缠绵致死,各种感情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舌尖传递给她,好似要将整颗心都掏出来给她看,让她知道他对她的思念,他对她的担忧,他对她的爱,还有他对她的恨。
这个吻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权古驰才不舍的放过了她,声音柔软似水,“洛儿,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凉拌呗。”白洛吐了吐舌头,她还是被他给认出来了,刚吐了几口气,她忽而想到,他们现在还是在大厅里呢,指不定刘振宇什么时候就回来了,而且,青竹在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来,她赶紧就要从权古驰的身上爬起来,权古驰却身子一翻,将她直接压在了身下。
“你要做什么!你先给我起来,就算要说什么,换个地方好不好?”白洛的声音很小,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的声音中已经透着几分哀求。
权古驰生气,很生气,但是,经不住她的那份哀求,还是抱着她起身,进了房。
一进房,白洛赶紧将房门反锁住。
权古驰直接将她压在墙壁上,双眼死死的绞着她。
“洛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句话,道出了他好几个疑问。
白洛还没回话,权古驰已经先开了口,“不管洛儿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认得出来!”
“不管洛儿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洛儿。”
“洛儿,跟我走,好不好?”
“洛儿,我会对你好,绝对比那个什么刘振宇对你好上万倍,你跟我走,好不好?”
“洛儿,就算你想要报仇,我也会帮着你,但是,我见不得你为了报仇,这样的委屈自己,这样的伤害自己。”
“每当看到你和刘振宇一起进了房,我的心都要爆炸了,洛儿,不要再让我伤心了,不要再让我心痛了好不好?我怕我坚持不下去了……”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权古驰抱住白洛的头,一滴泪浅浅的滑落,流进了白洛的后背里。
而白洛听到权古驰这般说,心大大的被震惊住了,就算她和权古驰滚过三次床单,但是,她和权古驰两人并没有经过什么生死历练等等,他怎么可能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而她,对他,最多只不过是因为他是她这具身体的男人。
相反,听到这些话,她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雷北捷的脸,是雷北捷那双对她充满爱意的鹰眸,而不是权二爷。
忽的,她想到了什么,猛地推开权古驰,当看到眼前的这一张脸的时候,她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她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却觉得不可思议,毕竟两人的性格太不一样。
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在不断的证明权古驰就是雷北捷!
“你!”白洛所有的话最后只化作了一个‘你’字。
“洛儿,很多东西等回去后我会向你一一解释,你现在愿意跟我回去吗?”雷北捷双眸绞着白洛,鹰眸中含着满满的浓得化不开的爱意。
“可是……”白洛犹豫了,如果不是知道了权古驰是雷北捷,她会坚定的说个‘不’字,但是,得知了权古驰就是雷北捷,她的大脑一片混乱,好多事情都还没有理清头绪,她犹豫了。
“洛儿,我说过,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是,前提是,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一点点的伤,不想看到你受到一点点的委屈,更不想看到你这样的作践自己。”雷北捷的声音低沉而带着几分哀伤。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洛和刘振宇之间的关系竟然这么的深。
而他也没有忘记,刘振宇以前的妻子是叫白洛!
“你真的会帮我?”白洛有些迟疑,她要做的事情太大,她一个人做起来是真的有点如履薄冰,如果能够得到雷北捷的全力支持,她要将医门从刘振宇的手里夺回来,要轻松很多。
上一世被亲密的两人背叛,又被师门那么多的师兄弟师伯们背叛,她对人再也不信任了。
只是,如果这个人是雷北捷,她真的可以考虑下。
而且,从上次她在监狱被抓那事开始,她就领悟到有一个信任的人的重要性。
别看她表面坚强,其实,她的内心还是脆弱的,她也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信任的人,将心里的一切和对方分享,这样,她也不会活得那般的累。
而雷北捷,真的可以吗?
“相信我,洛儿!我都可以把命交给你,你还有什么不可以相信我的?”雷北捷捧着白洛的脸颊,鹰眸中有受伤,有坚定。
白洛好似在打一个赌,其实,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她也不想这样天天的这样面对刘振宇,虽然,她把不住刘振宇对她的心到底如何,但是,她知道,刘振宇对她这个身份上心了。
如果此时离开,更是给他一个重击。
她又算计了刘振宇一把,又利用了雷北捷一次。
欠雷北捷的,等她报完仇之后再还吧。
如此想着,她慎重的点了点头。
看到她点头,雷北捷欣喜雀跃,捧着白洛的脸,就忍不住在她的娇唇上啄了一口又一口,最后还是憋不住,深深的吻了她。
直到白洛听到屋外有了动静,生怕刘振宇回来了,抬手轻推着雷北捷,想要让他停下来,可是,雷北捷压根就不管,而且,因为白洛的这般推拒,他吻得更带劲了。
“叩叩叩……”房门声响了起来。
而后是刘振宇担忧的声音,“小洛,小洛,你还好吗?”
白洛狠狠的瞪着雷北捷,让他松开她的唇,被白洛这般瞪着,最后雷北捷才满腹委屈的松开了她的唇,但是,末了还是幽怨的在她的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白洛尖叫了一声。
雷北捷眼神中满满的得意。
白洛白了他一眼。
而刘振宇担忧的声音更是焦急的传来,“小洛,你没事吧?你快开门。”
白洛赶紧收敛神思,恢复到平常的状态之后,回道:“我没事,我只是想一个人休息下,宇,你走吧。”
刘振宇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才道:“好,小洛,你要是有事找我就让青竹来通知我,我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好,谢谢宇。”
只是,这句话刚说完,她就看到雷北捷的眼神已经快要冒火了。
下一秒,她的唇再次被雷北捷攫住。
狠狠的折磨,死死的纠缠。
白洛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刘振宇还没走呢,这个混蛋就不知道看下时间。
“小洛,今天的事,你不要想太多,我刚才已经警告了云倩,以后她不会再这样对你了。”刘振宇的声音还在门外响起。
白洛狠狠的咬了雷北捷一口,而后呼吸到新鲜空气之后,赶紧回了个‘嗯’字。
而雷北捷貌似更加不满了,双手也没闲着。
白洛死咬着唇,瞪向雷北捷的眼神几欲要将他给吃了,混蛋啊!
竟然在这个时候对她下手。
“小洛,你好好的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白洛这时要回句话,但是,她怕她一开口就是尖叫声,因为雷北捷这个混蛋,像是故意一般,力度更是加大,让她将唇都要咬破了。
“小洛,你回我一句,你不回我,我走得不安心。”
白洛的脸蛋憋得通红,最后,压住所有的尖叫声,她吼了一声,“你走!”
刘振宇的心一痛,但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他还是离开了。
只是,出了大厅之后,他唤来青竹,“看好小姐,若是再出现上次你被打晕的事,就提着脑袋来见本尊!”
“是,主上。”青竹恭敬的应道。
刘振宇离开之后,雷北捷变得更加的狂肆,他脑海中浮现出来的都是白洛和刘振宇在这间房间里做的事。
虽然他当时看到的是刘振宇和柱子在……,而白洛则坐在一旁,但是,他不知道,那么多次,是不是每次都是和他所看到的那一次是一样的。
“洛儿,你有没有让他碰你!”雷北捷的鹰眸中噙着满满的嫉妒之火。
“你相信我吗?”白洛不答反问,她看向雷北捷的眸子中也是带着份赌注。
“只要你说的,我都信。”雷北捷依然是这句话,对她,他只有这句话。
“你说的碰是指哪方面?”白洛还是比较小心的问道。
上辈子她和刘振宇确实是滚过床单的,毕竟是相恋八年,结婚四年,怎么可能没滚过床单。
只是,她明白雷北捷指的是她这辈子。
但是,雷北捷听到这句话,就直接疯了,他亲眼看见过刘振宇亲吻她的脸颊,即使滚床单的事可以作假,但是,亲吻呢?
一想到她被刘振宇亲了这,亲了那,滔天的嫉妒之火轰然爆发,他一把将她身上的裹胸裙撕裂。
“喂,你做什么!”白洛惊呼道。
虽然她和他滚过床单,但是,她也是和他另外一个身份滚过床单,而且,每次还都是在黑暗中,唯一一次不在黑暗中的时候,她还没有意识。
可是,现在,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他是想要吃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