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紫苏带着江寒回到了威尼斯,相同的情况同样发生了,江寒遭到了方维虎的反对,原因是,顾家什么都没有了,江寒拿什么来养费紫苏。www.Pinwenba.com
费紫苏才不鸟他,心里就认定他是个倔老头,头一甩,很帅气很果断的反问他,“外公,我是他老婆还是你是他老婆?”
方维虎一听气得差点断了气,拿她左右不是,气呼呼的瞪着站在她身旁的江寒,越看越不顺眼,最后哼了声一屁股坐了下去。
方铃一看又是这种情况,站了起来对方维虎道,“爸,好不容易找到小含了,您就别跟她置气了,而且她不也早就跟江寒结了婚嘛,那时候都不知道她是我们方家的人,也没反对,现在知道了反而反对,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对了,要是小雪知道了,你想她会怎么做?”
方维虎一听到小雪,本来气呼呼的脸色一下子缓了下,其实他生气并不是因为费紫苏,而是因为江寒的家世,虽说他是商人背景,但毕竟一切都没有了,全家只剩他一人,这……
费紫苏挑了挑眉,突然微笑了起来对他道,“外公,我跟小雪都想请您到G城过新年呢,您不会拒绝吧?”
方维虎闻言轻挑了下眉头,这倒是让他大感意外,小雪那丫头会邀他去?还有费璋云那臭小子,跟他家倔老头一个模子印出来,现在他是满意了,可他的态度他还是不满意。
“我为什么要答应?她不会亲自来?”他一口回绝了。
费紫苏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与江寒对望了眼,又看了眼一旁的方铃与方理斯才道,“人家小雪不是行动不方便嘛,再加上费璋云宝贝她多一点,当然无法亲自来,所以我们安排了私人飞机请你们过去。”
私人飞机?他方家又不是没有,凭什么要坐他们费家的?嗤!方维虎暗嗤了声,不过听到她说简雪身体不方便,以为她生病了还是怎么样,有些急的道,“她出什么事了?”她们同是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外孙女,他谁都不偏,同等对待。
“怀孕。”
两字一出,除了她本人跟江寒之外,所有人都呆掉,看来不去都不行了,又添喜事了。
另一边同样的事情上演着,费璋云跟费天龙说了简雪怀孕之后就一下挂了电话,不再多说,因为他知道,爷爷知道了肯定会二话不说的答应过来。
不出他所料,费天龙一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不得了,马上让人准备准备前往G城。
简雪一个人在一边吃着他削好的水果吃着,大腿上放着本书,一边对他道,“爷爷怎么说?”
“当然会来。”到时候G城就热闹了。
“你是今天开始休息?”她又问他,手里翻着本今年最流行的孕妇装,她在看哪套比较好看,适合穿着过年,而且她现在不能紧身裤了。
费璋云凑过看亲了下她,“宝贝,我上去处理点事情,等一下下来陪你。”然后转身就上了二楼。
简雪看着他走上去,再咬了口水果将它放回水果盘上,书也放了下来,想着打电话给费紫苏,才想起来,今天早上手机己经被费璋云没收,说是有辐射,她都快疯掉了。
现在她才明白当初晓晓是什么感受,电脑,手机,电视,凡是他觉得有辐射的东西她都不能碰,她好想说,她后悔怀孕了!
当初尼拉德也没这样好不好,最多就是不准她碰太多这些又不是不能碰。
她偷偷瞟了眼刚好消失于二楼转角处的费璋云,一下子就坐到了沙发的端头,一手抓起了座机拨号给了林晓晓。
“喂?”被接起的同时还传来了宝宝啼哭的声音。
简雪听到啼哭声首先是拧了下眉心,因为她有好久没听到这种哭声了,有点…想念,不过她也不久就可以听到了。
“晓晓,是我,小雪。”
“小雪?!”林晓晓一听到是她,兴奋得叫了起来,“你等一下。”接着那边很小声的传来将宝宝交给保姆的声音。
“小雪?”林晓晓的声音又回来了,有些不高兴的抱怨着她,“这么久都没打电话给我了,从实招来,都干嘛去了?”
简雪嘿嘿的笑了两声,对她道,“晓晓,我又要当妈咪了。”
林晓晓先是怔愣了好一会,然后开心的叫起来,“啊,是真的?!恭喜你又要当妈咪了!咱们也有伴了!”
接下来就是抱着个电话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于是费璋云下来看到的就是她抱着电话在跟人说话,眉心打了个蝴蝶结,走过去于她身后坐下,两手环住她的腰,于她耳边低道,“说了多久?”
由于太入神,简雪真没发现他来了,有些做贼心虚的低低说了声之后就挂了电话,转回身看他,“没多久。”说出来的话也是底气不足,否则她,岂会让他这样问自己。
费璋云似乎心情不错,对她道,“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了。所以,老婆,有什么心得要总结一下么?”
心得?过个年也要心得?额!瞟了眼他,“你有什么心得?”
费璋云笑,“娶了个好老婆,有个乖女儿,还准备第二次当爹地,而且今天之后将全事事顺心,费家与方家的事都己经圆满解决。”
简雪点了下头,“说得是,今年确实发生的事挺多的,不过总算有了个结果。”只是紫苏那里,似乎有些不完美。
虽然她如此说,他还是听到了她轻微的叹气声,“怎么了,还有什么事烦着你?”
“没,只是觉得又是一年,又老了一岁。”她有些闷闷的说着。
他一手轻挑起她的下颚,细细盯着她双眼,“没说实话了吧。”
简雪刚想说没事,管家就走了进来,恭敬的立于不远处,“少爷,马尔代夫的来电,有位克里先生找您。”
费璋云应了声,伸手横过简雪面前拿起话筒接听,然后滴的一声响了起来电话接到了这里来。
“迈克。”清淡的一声,没有淡漠。
“璋云,好久不见了,没有打扰到你吧?”迈克微笑着说。
自从几个月前瑟琳来过趟G城找费璋云帮忙之后,费璋云又因为简雪的关系不再树敌,也乐意退出黑道,所以跟迈克成了朋友,虽然还谈不上像跟方正那样的关系,但对迈克来说也是不错的关系了。
而费璋云也是非常欣赏迈克这个人的。
简雪听着他们打招呼,他们男人的谈话她一般没兴越听,于是她走了开去。
费璋云也没叫住她,继续说他的。
简雪走上了二楼,然后进了房间,本来她是想要休息一下的,却看自己的手机还要床头柜那里躺着没动,看来费璋云也不是有心要没收她的手机。
于是又打了个电话,就躺在床上打。
“喂?”是费紫苏有些漫不经心的声音,像在想着什么事情来不及收拾心绪。
简雪微顿了下,才开口,“紫苏,你什么时候回来?”她还是想当面跟她说说。
“快了,晚饭前。外公也答应回G城。”费紫苏笑了下,因为江寒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简雪没说话了,心里若有所思的应了声,也没注意费紫苏有没有说话就挂了电话。
她没动,就这样平躺着望着天花板出神,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之后,就只剩下平淡,或许还会有些波动,但不会有大起大落,大起大落的生活并不是最理想的方式。
一手轻抚上小腹,想到了几年前小米出生的时候,简雪忍不住还是笑了,上次她惶惶不安,想着拿掉孩子,这次,该是幸福的迎接他的到来。
躺着的简雪突然听到了飞机的声音,她自床上跳了起来。
大宅的后面有一块草坪,是专门放飞机的,而费璋云就有两架,除了两架,还有四个机坪位置,所以属于费璋云的这座半山大宅其实是很大的。
简雪看了眼时间,六点二十分,这时间会是谁来?
飞机的声音慢慢小了下来,想是降落了下来。
费璋云走了上来,走进来拉过她的手又往外面走,简雪问他,“谁来了?”
他只道,“你猜,猜中了有奖。”
简雪才懒得猜,反正人总会进来的,要是她没猜着反而被他吃一餐豆腐反而划不来,也就不作声。
结果……
“你还好意了你,条件没答应就敢来这里!”方维虎的声音,而且很生气的样子。
“什么没答应,是小雪不同意,干嘛怪我头上?倔老头就是倔老头!”费天龙的声音,很激动的样子。
简雪听到这两人的声音嘴巴立张成O型,眨了眨眼睛。
费璋云乘机弯身轻啄了她一记,才慢步带着她走出去,外面没有下雪了,今天白天因为有些阳光地面的雪水有些己经干了,所以过年会是个不错的天气。
没多久,方维虎与费天龙两人走了进来,只是不止他们两人,还有方铃,方理斯,费紫苏,江寒,小米。
“妈咪!”小米两下子扑入了妈咪的怀里撒着娇,还不忘亲亲她的脸,“妈咪,小米很想你呢。”
“才怪,你要是想妈咪的话早回来了,还会在老爷爷那儿玩那么久?”她想,肯定是因为雷诺在那边的原故,不过今天他没来哇。
“真的嘛!不过老师都教尊老爱幼,老爷爷那么老了,当然要多陪陪是不是?”小米小大人的说着,双手抱着她的脖子。
简雪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亲了亲之后放她下来,“去问一下管家阿姨可以开饭了没有。”
小米很乖巧的去了。
两个倔才老头就在那里站着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跨一步,后面的人全都等着他们走,他们才走。
“爷爷,外公,欢迎你们来G城住。”简雪走上前,一边挽一人走回客厅内。
换作费璋云他可不会做这事,反正他跟方维虎的八字还没怎么合,也就随便,当视线对上费紫苏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反应。
倒是江寒开口了。其实他并不怎么想来,他早就想带着费紫苏离开G城前往伦敦的了,因为不见面总比见面好,他的心里总是觉得内疚,但费紫苏很想跟家人一起过个年,因为…能待的时间不多了啊。
“费总,我为从前的道歉,希望我们的到来你不会感到不高兴,如果费总还在意的话……”
“不必如此说,”费璋云轻微的低笑了下,“从前的误会很多,现在既然是一家人就不用太见外。”说完一手拍了拍他的肩。
费璋云突然间觉得,之前是他想得太多了,原来要原谅一个人得面对面的时候才会知道要怎么做,不单单是两个老人人冰释前嫌,他们年轻的这一辈也需要互相原谅,才能真正融为一家人。
费紫苏听到他这么说,突然就鼻子酸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今天会说这样的话,要是从前,这些话绝对不会自他口中说出。
费璋云看向她,又看了眼简雪,简雪朝他笑了下,眼里有某种暗示,不知是他从前的坚持,还是无法面对从前自己与她之间的事,但有他一直都有简雪在身边。
“紫苏,欢迎你回来。”
费紫苏闻言,眼泪哗的下来了,忍不住上前抱了下他。
五年的分离,很多人都改变了,不再是从前的冷漠,高傲,目中无人,如今己是一家,无需太多的语言。
费璋云拍了拍她的背,然后放开她,“好好保重。”又对江寒道,“娶走了我们家的大小姐就要好好待她,否则不绕你,天涯海角也会追杀你。”
“当然。”江寒笑得幸福。
费紫苏听着这话觉得温暖不己,这样的费璋云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可是小雪却让他变成了这样。……真好。
简雪看了眼他们,觉得一切都圆满了,今天又是年三十,如果莫非和晓晓也能来一起吃饭多好。
江寒与费紫苏己经走到了一边的阳台上坐着说话,江寒在安慰着她。
费璋云低头看自己老婆,“小雪,咱们的朋友等一下也会来呢。”
“你是说莫非跟晓晓会来?”他有请他们来?!
“当然,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就是新的一天,该过去的要在今天完全了结掉,不是么?”他话落间手机就响了,看了眼来电,就知道是到了。
简雪看了眼手机屏幕,转身跑到玄关处,费璋云挑了挑眉望着她己跑到玄关的身影。
没多久莫非带着林晓晓出现了,还带着奶娃子。
简雪一看到林晓晓就拥抱了起来,还伸手抱过小娃娃,不过己经睡觉了。
“小雪,咱们以后可以经常串门了,如果认识多点还可以组一桌麻将桌。”林晓晓笑着道。
一边的莫非瞪了眼她,大手揉了下她的秀发,“身为妈咪这么太不负责任了。”说完就走了进去,跑费璋云一手相握,一手拍肩,像是老朋友般。
有谁会料想得到,当初明明就是没有交涉点的两个男人,在今天会成为好朋友,两个都不屑还有着自己骄傲的男人,今天会低声交谈。
简雪带着林晓晓上了二楼,将小奶娃放到小床上睡觉,这里有些东西完全是费璋云购的,好像怕来不及买似的,一股脑的全都买了回来。
小米看到了小奶娃来自然是跟着上去了,可是没多久又下来了,因为虽然有话要说,但今天是年三十,最好不要躲着说悄悄话,而简雪还是主人家,当然不可以啦。
才下来,又有客人来了。
迈克与瑟琳。
看到他们的时候简雪瞪大了眼珠子,险些没掉下来,费璋云带着呆傻的她来到了他们面前。
他与迈克自然是拥抱以示友好,同样与瑟琳拥抱了下,不过没有亲吻。
“小雪,又见面了,我们是不是很有缘?”迈克笑着跟简雪说。
结果与简雪拥抱完的瑟琳揶揄他,“有缘也轮不到你,没了费总还有别人呢。”果然是兄妹,说话都是这样。
迈克没好气的瞪了眼她,又对费璋云道,“今天咱们要好好喝上一杯,不醉不归。”
费璋云才想要说好,可是被简雪瞥了眼,就将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改口道,“喝酒要适可而止,不要喝得太过分了。”
兄妹两人一看便知他为什么这样说,全都哈哈笑了起来。各人心知肚明嘛。
小米这时候跑了过来,首先是问了叔叔阿姨好了之后,拉着爹地的手臂叫道,“爹地,小哥哥说会来,你不会拦人吧?”
简雪闻言转眼看了眼门外,还没有动静,不过她倒想坐一下了,站得太久有点不舒服。
而此时迈克与瑟琳己经走了进去,看了眼四下,先去跟费天龙与方维虎两位老人家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走到了一边坐下,与方理斯交谈了起来。
小米见妈咪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了下来,跟着过去,“妈咪,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转头去看爹地,费璋云正打电话,对他叫了声,“爹地,妈咪不舒服。”
打着电话的费璋云匆匆说了句,两三步走到了简雪的身旁,柔声问她,“哪里不舒服?”
“别大惊小怪,只是站久了而己,坐一下就没事了。”简雪看了眼他,转脸对小米道,“宝贝,你想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小米想也没想的说,“莫叔那里有个小弟弟了,要个小妹妹吧。”
小孩子都这样想,也不明白那个小弟弟是别人家里的,呃,或许她己经将小弟弟当成了自家人。
费璋云跟简雪都笑了笑,男的女的都好,反正是他们的孩子。
没多久,有个人影走了进来,是雷诺迪万,小米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他,转回头对爹地妈咪道,“小哥哥来了!”
费璋云抬眼看过去,其实他有些不爽他来,但也不晓得是谁叫他来的,有可能是爷爷,也有可能是他这个宝贝女儿,呃,貌似他宝贝女儿很喜欢这跟这小子玩。
在雷诺进来之前他问小米,“宝贝,你很喜欢小哥哥么?”
“当然!”小米用力的点着头,“因为他会很多原理,你们都没他懂的多!”说完就一溜跑了。
费璋云脸抽了抽,简雪闻言再看他的脸色,有些又臭又硬,不禁乐了,“看来你女儿比你还聪明。”
他嘀咕了声,“太聪明的女儿会成熟得早,也会很快不需要我们父母,所以,不能让她再这样下去。”
她拉住要起身的他,有些微急道,“你去干嘛?”
他挑眉,“你以为我去干嘛?今天来者是客,当然不会轰他。而且那小子看起来也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他会来想必是不得不来。”
费璋云转身走回了客厅里面。
简雪扫了眼客厅,真的是很热闹啊,真像过年的样子,以往都太冷清了。
小米拉着小哥哥走了进去,首先当然是跟费天龙与方维虎打了招呼先,然后又被拉着到了她的房间内,因为里面有台电脑,她的电脑里面里全都是些简雪看不懂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次想必是她要献宝给雷诺看了。
简雪突然想起了杰迈,那天她叫他留下来过完新年再走,她今天有通知他,不晓得他会不会来?看看时间六点半过了,应该也快开席了,于是她站了起来,走到玄关处穿好鞋子走了出去。
外面还是有些冷,管家给她披上了件费璋云挂于衣架子上的外衣,因为她现在都不出门,也没放有预用的。
打开铁门,简雪踏了出去,没看到有人,一转眼间有辆车驶了过来,然后停了下来。
简雪以为是杰迈来了,可当人下来了之后发现不是,而是方正。
方正一眼便看到了她,开着玩笑道,“总裁夫人如此隆重的来迎接,实在是不好意思。”
她眉一挑高,皮笑肉不笑的回他,“对,很隆重,但是不好意思,我可不是来迎接你的,别自作多情的往自个脸上贴金了,赶紧进去吧,两位老太爷在里面呢。”
方正一时间自糗了,然后听说两位老太爷就不解了,这些日子他实在是忙天昏暗地,没心思去管外头的事,所以很多事他都不知道了,就像是井底之蛙。
方正进去了自刻之后,简雪又等了一下,发现还是还没杰迈的踪迹,心想着他是不会来了,他都决定离开了不是么。
可是她转身之际有车辆的声音,她又回头,果然看到了杰迈下车,但是他没动,只是开着车门看着她,很难得的,这回他冲她轻淡的笑了。
“不进去?”简雪也淡笑着问他。
“不了,来跟你道别。”杰迈淡声说着,眼睛掠过车身,又道,“希望有缘的话,我们还能见面,想必那时候一切都不同了。”
简雪似乎有预感他会这么说,点了下头,朝他招了下手。……有缘再见。
车子自她面前滑了过去,然后消失于己经有些暗的暮色中。
“在等人?”费璋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身后,两手握住着她双肩。
她回头,摇了下没,“没有,只是感觉今天有些不同,所以就出来看看还会不会有什么人来,结果没有,你倒出来了。”
他捏了下她俏鼻,“进去吧,外面冷。”随手将门关了起来,该来的人都来了。
只除了那个……永远睡着了的裴曜。
还有那个让简雪安心度过了五年时光的男人,尼拉德。
烟花在空中绽放的声音响起,声声报新春。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过,新的一年到来了。
年三十的晚上热闹非凡,费家亦是如此,只是此刻己深夜,外面的烟花之色依然浓烈,而房间内寂静不己。
习惯了夜晚留一盏灯,有些暗淡的房间内,隐约可见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人。
简雪习惯性的在午夜的时候翻身,费璋云也习惯性将她抱满怀。
可是今天,简雪醒了,一半是因为听到了稍稍有些大声的烟花之色,一半是因为真的有些难以入眠,因为心情的转变。
她缓缓睁开眼,一瞬间睡意没了,就这样看着费璋云,然后转头看向窗帘的方向,那里偶有一波轻淡的亮光划过,然后又消失。
轻柔的拿开费璋云放于她腰间的手,缓缓的下了床,房间内打着地热,很暖,随手拿了件外衣披上就出了门。
费璋云在她出去之后就醒了,说具体点,就是她拿开他手的时候他就醒了,他想看看她想干嘛,没想到是起床,开始以为她是想上洗手间,因为孕妇一般都上得比较多,但是在看她走出房间之后就否决掉这个想法了。
那她去哪?
简雪走出去之后,在走廊之上蓦然看到了刚好自客房间走出来的费紫苏,不禁有些讶异她们两人居然做着同一件事,就是走出来。
费紫苏看到她当然也是同样的感觉,对她低道,“下去坐坐?”她指了指一楼,下面有微弱的灯光亮着。
“好。”简雪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下了一楼。
费紫苏倒了杯酒,然后倒了杯开水给简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还喝酒?”简雪皱眉,脑子有病的人能喝酒么?最好是少喝吧?
“为什么不能喝?”她反问她,一脸的莫名奇妙。
简雪望着她半晌,将开水杯放到了茶几上,想了想对她道,“紫苏,你的事…我都知道了,还想瞒下去呢?”
她的话如当头一棒敲在了费紫苏的头上,本来喝着酒的动作停了下来,就样愣愣的。
“紫苏,”简雪看着她的眼睛,“我觉得…认识你很高兴,知道你是我表姐我更高兴。真的,所以,你不应该瞒着江寒。”
她的话说得虽然短而浅,但对费紫苏来说己经够了,真的够了。亲情,是她从来都不敢奢望的,可是到了最后,她竟然真的有了自己的家人,她该知足的,不是么。
简雪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抬眼瞧了眼,是江寒,呃,主角来了,她该走了,对她低声说了句,“你考虑一下,我先回去了。”
与江寒擦肩走过,笑了下,各归各位。
才走上二楼,费璋云就等在门口处,朝她伸出了一手。
她走上前将一手放于他大手中,两手相握,互拥了下。
“要不要看烟花?”他问她,说话的时候就己要拉她往走廊那头的偏客厅走去,那里有个小阳台,他们偶尔也会躺在躺椅内谈天说地。
简雪笑看他,由着他带自己在躺椅上躺下来,由着他抱着自己,由着他与自己耳鬓斯磨。
高空的烟花一朵朵绽放,坠落消失,然后又一轮绽放,就这样循环着。
“小雪。”
“嗯?”她低声应他,这样的氛围有些不想说话。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当年遇到十九岁的你是什么感觉?”他突然说到了从前,眼中有抹回忆。
简雪转头看他,“没有。”
他微微收拢双手将她抱紧一些些,“当时你穿一条白色连衣裙,很漂亮,站在太阳底下,就像个天使一般,一瞬间就掳获了我的心。我能不能你很有魅力,多少女人都做不到的事你一秒种就做到了。”
她有些吃吃的笑了起来,“那是因为我是你的克星,你注定要被我克住,所以纵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选择其实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天使的我。”
这两人低低的说着话,时间一溜而过。
简雪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费璋云抱着她回了房间,他自己则打开电脑……
半个月后,有本叫《走过十年》的畅销书掀起了狂潮,供不应求,网络上也为此书而闹开了锅。
有人专门为此书而发了张帖,回帖的数量再一次成为了网络史上的颠峰,点击更是疯狂引爆众人眼球。
写这本书的人有个很浪漫很诗意也很俗气的名字,像个女孩子,可是笔锋却又有些像男人才会有的文彩,宁静的枫叶。这样的名字,那样的笔锋,确实令人揣测。
简雪此时也正拿着这本书,是费璋云给她的,她看着上面的作家名字,觉得谁会起这么庸俗的名字?走过十年?
再细细看有些迷蒙之美的封面,是一对男女相拥接吻的瞬间,四片唇之间有道微远的亮光。
随手翻开书页,一张便签自书页的夹层内掉了下来,她拿了起来看,上面是费璋云刚劲的字迹:仅以此书送给我最爱的天使,为我们走过的十年写个回忆录一一小雪。
刹那间简雪整个人都冻结了,这…这是璋云写的?!
她开始回想着他是什么时候写的,然而想了几遍也没想到,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在飞机上那一次看到他拼命的敲着笔电,也不让她看,就那次最可疑了。
费璋云这时候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杯牛奶,现在简雪每天必须做的事是,一天喝三大杯牛奶,而且是纯的那种,喝得她想吐,不喝又不行。
简雪一看到牛奶就苦着张脸,可怜兮兮的问他,“能不能不要喝?少喝一杯可不可?”
“不可以,这是为你的健康着想,你要营养,宝宝也要营养的嘛,乖,先喝了再说。”他将牛奶递给她,哄着她。
她的脸又苦了许多,硬着头皮,皱着眉头像是喝毒药般一口喝了下去。
费璋云看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不禁被她逗笑了,不就是喝杯牛奶嘛,有那么委屈?
简雪喝完了之后瞪着他,将手中的杯子推开了他怀里,恶心味还在她嘴里,这几个他这样虐她,她会记住了,君子…不,女子报仇十个月…不,八个月不晚!
费璋云好笑的揉了下她的秀发,看了眼她另外一手中的书,“喜欢这份礼物么?”他可是花了好些心血才完成的,没想到他也能成为作家,哈哈。
她没眼一挑,有些赌气的意思,“不好,写的什么玩意。”其实她连看都没看。
“哦,原来费夫人不喜欢啊,那好,我就撤了吧,当我白写,多少人想要都没有呢。”费璋云满是遗憾的说着。
简雪觉得他话中有话,于是翻开书页随意看了内容,这一看就细细的看了起来。
乖乖,这家伙不错啊,记得挺详细的……
《走过十年》这本书薄厚适中,价格也不是很贵,发行量很大就对了。
见她就这样忘我的看了起来,费璋云其实是满意的,说明她跟他是有共鸣的。
“小雪。”
“嗯?”专心看着书的简雪应了声,头也没抬的继续看着。
费璋云没说话,用一个拥抱说明了他此刻的心情。
简雪放开了手中的书,回了个拥抱给他,并于他耳边低语,说了句从没听她认真说过的话。
四唇相贴的刹那,就像曾经被人拍过一样,被永久的记忆了下来。
简雪的心瞬间明亮了起来,知道了书面的封面是什么,是她跟他被一个叫张帅的小伙子拍下来的相片,封面有些迷蒙,有些神秘感,隐隐约约让人揣测是谁,知道是本人,却猜不出来,真有够吊人胃口的。
最后的最后,雷诺迪万正式接手黑洞,小米依然喜欢跟他说一切机器原理。
杰迈没再有消息,至于去了哪里无人知道。
江寒带着费紫苏到了伦敦,为期一个月的时限也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