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恒是在头痛欲裂的情况下苏醒过来的,他睁开眼睛,身体移动了一下,手臂就碰到了旁边的人。
第一反应,便是惊慌。等看清楚旁边的人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左梦洁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惺忪的眸子望着他,显得很疲倦。
其实,在他醒过来之前,她就醒了,只是在佯装睡觉。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沈逸恒不顾昏沉的脑袋,坐起来将身子移到了一边。
他这么一动,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自然随着他的动作移动,她胸前的大片春光就暴露出来,还有深深紫紫的印记,到处都是。
“逸恒,昨天你喝醉了,我们.”左梦洁见他慌张的神色,声音里泛着委屈。
她并没有伸手去拉被子盖住身体,反倒坦然自若的面对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沈逸恒喃喃着,仔细的去回想昨夜的画面。
他还记得,听到左梦洁说溪儿和宫言晔在一起,并且因此不过来后,他就喝了很多很多的酒。随后还打电话给溪儿了,说了好几句话。
回想起那些话,他整个人都是一颤。他到底昨天都做了些什么?
他还可以回忆到溪儿的语气,那么失望的话语,他怎么就没有任何的理解?
挂断电话后,他更是继续灌酒,后来发生的事情根本是记不到了。
没有想到,早上醒过来就是这样的场面。
“梦洁,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原本是想要请你帮忙的,怎么事情就会弄成这个样子.。”他埋怨自责着,伸手把被子拉在她身上盖好,整个人都显得很慌张。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的,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喜欢溪儿,我都知道.”左梦洁愣愣的说着,眼泪扑簌着从眼角滚落下来。
沈逸恒正不知道该怎么抚慰她,门突然就被推了开来。
紧接着,好几个记者毫无预兆地跑了进来,闪光灯对着他们一顿闪。
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能是拿着被子帮她遮挡住。
毕竟,在昨夜这场事情里,受伤害的是左梦洁。
“沈少爷,她是什么人?”
“沈少爷,你们是在交往吗?”
“沈少爷。。”
一连串的问题不断的提出来,闪光灯还在不断的闪动。
左梦洁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原本只是想成为他的女人,或许他会接受自己。现在被拍了照片的话,是不是代表新闻上都会有照片,她会成为所有人口中他的女人?
这样想来,在他的遮挡下,她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面容显露出来,势必要让记者拍到。
沈逸恒在这种没有穿衣服的情况下,也没有办法起身驱赶这些记者,只能是尽可能挡住两人。
记者连续提了好几个问题之后,突然陆续往外边离去。
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里边恢复了平静。
沈逸恒也顾不得其他,跑过去直接关上门,然后慌慌张张的开始穿衣服。
而左梦洁全程下来都没有动,只是坐在那里默默的流眼泪,楚楚可怜。
等到沈逸恒穿戴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那边的消息,他的脸色当即一黑,随后吩咐人过来照顾她,便着急的往外边走了。
连一声招呼也没有留下,火急火燎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