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垂眸对上她清亮的眼睛,目光顿时一柔。“娘子,莫要信我祖母妄言,不会有那么多的春香!”
长乐望了望天。“我不是说那个,我是想说时候不早,你快些去把肉担出来吧。”
项大郎立即应承。“哦,娘子莫急,我马上就去。”
旁边皮氏见状大是嫉恨地怒骂出声。“赵翠花,你个小狐狸精又在迷惑我儿子,老娘迟早叫你好看!”
长乐冷冷看了一眼胳膊肘子一直向外拐的项皮氏,深感她这位不识好歹的婆婆真是个白眼狼!索性便也不再惯着她。
“娘,您口口声声说我是狐狸精,这恐怕不妥吧?
夫妻和睦叫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素来当为人所称道,只有男人过份宠溺侧室小妾那才会被称为受了狐媚!娘您反而把个小妾奉若神明,一再来挑剔我这正牌儿媳,到底是赵春香迷惑了您,还是我迷惑了您儿子?全村老少可都清清楚楚看着呢,如果说真有什么精怪,那也定然
是上了我小姑姑的身!
您不要以为赵春香应承了给你些好处,您就能颠倒事非黑白,大家伙全是长着眼睛的,也由不得你胡乱造谣!
我一再敬您是项郎的亲娘,所以对你百般孝敬从不曾忤逆,若您还如此事非不分,便也不要怪我对您无法继续纵容了。”
村人闻言无不点头称是,皮氏见此顿时又拍着大腿呼天抢地起来。
“唉哟我的天呐,这狐狸精这张嘴,连不孝敬我都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我说不过她,快叫老天收了她吧……”
长乐感觉到她身边男人双拳紧紧握起,身上杀气弥漫,眼瞅便是要跳过去揍人的架势,忙伸手抱住人家小臂往高老爹家院门口拉。
“项郎,咱们去担肉。”
当众打娘可不是啥好形象,要下手也得背着点人不是?再说要真闹到自家男人为了她去打亲娘,那她可真就成了狐狸精了……
还好项大郎没动手,只是回眸狠狠一瞪,目光尖刀一样割在皮氏脸上,老女人不由自主地全身一个哆嗦,声音也跟着卡了壳。
项老爹匆匆自远处奔了过来,上去一把扯住他女人手臂,扬手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刮子。
“我叫你不许再来骚扰大郎,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要不是小宁跑去金山上通知他,他还不知道这婆娘又在作死!
这一巴掌扇得极实,皮氏嘴角都裂开了,一手捂上火辣辣的腮帮子,还不等号出声来,项老爹又是一巴掌扇到她另外半边脸上。
“你还敢拉扯上我娘,是不是活腻了?今天我非得打死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婆娘不可!”
瘸了脚的男人揪住皮氏便向项家的方向拉去,长乐和一众村人全都定定瞧着这一幕,直到项老爹将人扯过一处拐弯,皮氏的尖叫声才扬了起来。
“啊……你这死鬼竟然想打死我?老娘和你拼了……”
项老爹怒吼。“你这个死婆娘给我闭嘴,我早就想好好教训你了,我叫你再胡搅蛮缠,我叫你再撒泼耍坏,我叫你再和那赵家人一起胡作非为……”
皮氏的尖叫和着被闷打的声音一起渐次远去,村人们无不窃窃私语,说这项老爹难得爷们一回,打得是真的大快人心!
长乐侧头看了一眼项大郎眼底松懈的恨意,小手再度扯了扯他。“去担肉吧,时辰不早了。”那边项家院门“咣!”地一声,高蛮已经担了满满一担的肉出来,仿佛刚才那一团乱根本没发生过,生龙活虎地奔到牛车旁边,把两只大筐往车板上一放,粗着嗓门叫嚷开
来。
“给钱上车,走喽、走喽!爹,您不去就上一边儿待着,别占我的地方!”
高老爹回手就照他头上敲了一记。“你这憨货,没大没小!记住了,好生给我赶车!”
村人们立马回过神来,各种挑子篮子一齐朝着牛车上放去。长乐也被项大郎不吭不哈地抱上了车辕,一如既往地坐在最好的位置,身后车板上一大车村人要卖的东西,不难闻出来阵阵鱼腥气,想是她娘编那些鱼笼子总算见了成效

赵六娘喜滋滋地拉了长乐主动搭话。“翠花啊,你娘编的鱼笼可真好用!我已经卖回本钱了,瞧瞧,多快!”
长乐点头轻笑。“那是当然,我娘这么老实的人定然不会坑大家伙儿的。”
“那是,那是!谁不知道你娘人最实诚了!”
赵六娘奉承完才拐上正题,满眼好奇地瞧了瞧项大郎担来的鱼和蛮子放到车上的肉,以及长乐自己挽着的那一篮子肥皂。
“翠花啊,你这么些东西不会全是鱼吧?”
长乐早看穿了她那点好打听的意图,难得也不隐瞒。“不是的,还有我家项郎猎到的野猪肉,和我自家做的一些小物件儿。”
村人们无不出声称赞。“大郎可真是本事!翠花你真有福气啊!”
“可不是,这要不是赵老太太一家总刁难你们,这小日子得多让人羡慕!”
“诶?这话说的,翠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人家小两口好日子还长着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说还是有些羡慕嫉妒,却也都充满了善意,长乐笑眯眯听着,小手被她家男人大手紧紧握在掌中,感觉其实真的不错!
她倒也没忘了前日给村人们的承诺,加上刚才的意外,某女更加意识到了收买人心有多重要!心里迅速计较一番便有了主意。
“各位叔伯婶子们,我昨日说了但凡帮过我们家的人我都有谢礼,今儿晚上我就去高老爹家,把谢礼带去,诸位一定要记得来取哦!”
村人们听到这话无不欣喜,都点着头客气地应下了,接下来少不得又是对着他们小两口一顿好夸!
牛车到了镇上之后,高蛮自觉自发地将缰绳往巷子里纳凉的老头儿手里一塞,也不和人家客气一下,便挑了那担子肉,颠颠跟在项大郎和长乐身后去了酒楼。
这回他们刻意走远了一些,来到镇上最繁华的街区,选了家最大的酒楼进去卖东西。
无疑那野猪肉和鲜鱼都很好卖,掌柜的不仅收了,还声言他们下次再猎到好肉一定还要上他家来卖!连鱼带肉总计十两银子到手,可谓是好大一笔钱了,长乐开心地掂了掂手上的荷包,回手取下腰间一串铜钱大方地交给高蛮,叫他自己去买好吃的,买完早些回牛车那里
,然后才拉着帮她拎篮子的项大郎去了集市。
她已经想好了,先把手上这些肥皂卖出去,再多买一些制作檀香皂的材料,回去便做上一百块的檀香皂来给村人做谢礼!卖肥皂的事左右也瞒不了人,而且她还想在短期内把这项生意当成最主要的经济来源,长乐甚至已经为此想好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但叫众人都不会怀疑她为何能制作出这么古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