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逸尘敏锐的察觉到了秦云神色的变化,他慌忙上前,“丫头,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华贵妃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秦云,秦云垂首站在一旁,倔强的咬牙不肯吭声。
蓝曼希黑眸一闪,心底的笑意已经抑制不住,方才她的那些话,一定是尽数都落入了秦云的耳中。
“丫头,说话!”君逸尘的双眉拧了拧,语气有些焦急了起来。
秦云豁然抬头,看向君逸尘那绝世无双的容颜,这样俊美犹如谪仙一般的人,让她真的毫无抵抗之力。可是,为什么,今夜为什么要让她撞见?
扭了头,秦云根本不理会君逸尘,看向华贵妃,“贵妃娘娘,劳烦您派人送我回秦府。”
华贵妃点了点头,身旁的宫尚仪立时领着秦云直直地往梧桐宫外而去。
君逸尘的眉心已经纠结在一起,秦云这是怎么了?
“华贵妃,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君逸尘语气阴冷的问道。
华贵妃抿了抿嘴,她亦是紧紧盯着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的秦云,“君逸尘,云和县主之事您不该去问她吗?问我做什么?”
君逸尘的黑眸一凝,冷冽寒芒犹如实质,“说!你到底与秦云说了些什么?”
华贵妃冷笑,倾城容颜冷若冰霜,眸间怒火腾腾,“君逸尘,你我之间的恩怨,本宫铭记于心。今日之事,你有本事自己去问,若想让本宫开口告诉你?哼,做梦!”
话落,华贵妃一甩袍袖,直接扬长而去。蓝曼希站在原地,看了一眼全身笼在阴冷气息之中的君逸尘,强忍着心头浮起的不可抑制的想要狂笑的冲动,装作担忧的问道:“你不去追吗?若需要我解释,我可以帮你去解释的。秦云她一定是误会了。

君逸尘看了一眼蓝曼希,眸光冷冷,方才他还在奇怪,今夜的蓝曼希怎么就突然转了性,却原来是为了这一出。
“不必。”
君逸尘淡漠转身,方才刚刚涌起的几分对蓝曼希的兄长之情瞬间化为乌有。
……
秦云被宫尚仪以县主的庞大仪仗送回了秦府,秦府立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秦锦荣与秦致远面色复杂的看着宫尚仪指挥着一众太监们从一辆又一辆的马车上搬下来的箱子,那眉心的抑郁之色几乎都掩饰不住,再一听一旁的太监操着一口公鸭般的嗓子在那念唱,他们两人更是气闷
的想要吐血。
“蜀锦二十三匹,东海夜明珠一箱,紫貂大氅、狐白裘各六件,血色珊瑚一座,白玉观音一尊……“
柳姨娘与秦佩云却是看的双眼发光,华贵妃赐给秦云的东西,老太爷与老夫人是不能收到秦府的库房去的,那些都将成为秦云的私产,亦是他们大房的所有物。
等将来他们弄死了秦云,这秦云的所有东西还不都是他们娘俩的?伍雪雁站在秦老夫人身侧,眉心忍不住跳了跳,宫里的贵人出手可真够大房的,随随便便拿出来一箱子的东西,恐怕就够他们二房十年的开支了,可恨,为什么她就没那么好的命能有个让贵人另眼相待的
女儿?
一想起自己嫁给秦世元那个废物一生不能生育,伍雪雁心底又是一阵气苦。
又这般闹了足一个时辰,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
宫尚仪替秦云安排完了一切,这才走到秦云的身边小声道:“县主,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您看您是否还有别的吩咐?”
秦云一直坐在一旁,神不思蜀,精神恍惚,此时听见宫尚仪的话,这才点了点头,道:“劳烦宫尚仪,另外可否请您去将我的婢女春桃寻来?”
宫尚仪笑了一声,“县主客气了,能替您办事是我的福分。”
说着话,宫尚仪便退了出去。
秦云怔怔坐着,脑海里时而回旋着苏衍与君逸尘的对话,时而回旋着蓝曼希与君逸尘月下私会之时的情景,只觉得心乱如麻。
春桃被宫尚仪寻来的时候,秦云已经睡了过去。
折腾了一夜,方才她又伤了心神,胡思乱想之际竟然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被秦锦荣与秦致远施了一顿杖刑的春桃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伤处,又见自家小姐即便睡着,眼角也还带着泪珠,不由想起那宫尚仪临走前对她说的话来。
“什么逸王,狗王的!敢欺负我们家小姐,下次见一次我就打一次!还有那个随风,也不是个好东西!呸……”
春桃气的咬牙切齿,却又不放心秦云一人,只得唤来一个小丫鬟,在秦云的床榻下铺了一条被子,就这么趴着睡了过去,她也是一夜未睡,此刻累极了。
两道均匀的呼吸声响起,君逸尘与随风这才从房梁上一跃而下。
随风呲了呲牙,“王爷,这回属下可被你害惨了!”
王爷和秦家大小姐闹矛盾为什么要波及他?呜呜……这回他可算知道什么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君逸尘的眉心自离开梧桐宫后便一直没有解开,此时听见随风呲牙的念叨声,君逸尘语气阴冷的道:“本王有难,不该你们做属下的冲上去挡着么?”
随风被君逸尘的话给噎了噎,又见自家王爷一副想要杀人的表情,立时扁嘴,“那个,王爷,我家春桃受伤了,我先带她去治伤。”
话落,脚步一转,迅速的连被子带人的一夹,裹着春桃便飞速的从窗外窜了出去。
春桃,我这可是为你好。你若再在这房间里碍事,王爷那脾气一来,说不定就一刀砍了你了!所以,一会你醒来之后不能揍我!不能骂我!也不许生我的气!随风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屋子里没有了旁人,君逸尘这才一步又一步的走向了秦云,她此时睡得很熟,可是眉宇间有着一股淡淡的悲伤,看见她眼角挂的泪珠,君逸尘的心忍不住狠狠颤了颤。抬了抬手,君逸尘很想替秦云去抹掉那眼角的泪珠,可是又生怕将她惊醒。一只手停在半空之中犹豫许久,终究还是决定收回之时,却听秦云喃喃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