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HN,天蓝海也蓝。
六人围坐一桌,踩在软软的沙滩上,捧着果汁望着远方海天相接处,心情顿时放松下来,思绪也随着微风飘向远方。
换个环境便是换种心情,看着大家灿烂的笑容,一一觉得以后应该和大家一起,多多计划这种集体出游。
昨天晚上到这里时,商琳、凡雪、曼雨就和酒店订了潜水计划,这会儿三人正坐着快艇,冲沙滩上的另三人招着手向深水区驶去。
“那个大厅刘经理,目前还没有什么动静。”
结束了通话,艾晴盯着一一继续说道,“康路还在酒店。”
听了艾晴的话,也察觉到了她的眼神,一一沉默了一阵儿,半晌才看着两人开口说道,“我不想参与商琳的感情,但无论她做出什么选择,我都站在她这边!”
见艾晴仍然一直盯着自己,一一垂下双眸。
现在商琳和康路,两人之间的这种结果,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是,当初康路去西南实习后,他的表现是赢得了一一的一些同情,从那以后她是有意无意的,总撮合着他们在一起;可谁想到这还没怎么样呢,康路的母亲会跳出来?难道这一切就是她一一的错?错在她不该给商琳那么多空余时间,应该天天缠着她不让她去约会?
虽然艾晴没有说什么,但感觉到那埋怨自己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一一心底生出一丝压抑,一丝不快,甚至更添了一丝恼怒。
她一直知道,艾晴对商琳的友情一直多过对自己的,可商琳是她的闺蜜,难道她一一就想伤害商琳?
仿佛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低气压,蒋珊打破了那一刻的压抑。
“我们不是来度假的吗?你们俩怎么不下水?”
坐在两人中间的蒋珊捧着饮料,眼珠在两人间来回转动着。
“我去过了。”艾晴终于收回目光,淡淡的说完,面无表情的盯着饮料杯。
见蒋珊好奇的看着自己,一一叹了口气,也给了她一个答案。
“我对海底不感兴趣。”
得到了答案的蒋珊,继续望了两人一阵儿,这才不慌不忙的开口。
“我们是一个互相信任的集体,谁都不会伤害谁的,对吧?”
听了蒋珊的话,一一诧异的抬头望着她,却见艾晴正盯着自己。
又是那种怀疑的眼神,一一心中一火起身站了起来。
“我们谈谈。”
说完自己先向酒店走去。
客房内,隔着茶几一一和艾晴两人面对面的坐着。望着艾晴一副轻松满不在乎的模样,一一也静了静心,既然已经这样了,大家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商琳是我的闺蜜,我不可能伤害她,你用不着总是一副跟我敌对的样子。”
“我用不着跟你敌对,只是不相信你而已。”艾晴仍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为什么?”一一不明白,自己做过些什么,让艾晴总是一副怀疑的表情。
看着一一一脸疑惑的表情,艾晴笑了笑,“就像你不相信我一样,我们互不信任。”
“我只相信朋友,保护朋友。”见一一愣在那,艾晴说完便出了客房,和沙滩上的蒋珊会合去了。
一一仍坐在沙发上,风吹着落地的窗帘,在眼前不停的摆动着。
回顾从相识到现在,一一承认自己还没有完全信任艾晴,因为自己并不了解她,对于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怎么信任?
经历了工作和重生,看了那么多事情的发生和结束,一一承认自己已经无法像过去的自己,或者说像商琳一样,还可以那样无条件的,只凭感觉就去随意的相信别人。
艾晴,一个保全公司的负责人?她有太多的秘密!而一一确定,艾晴的危险性甚至大于二哥滕宇!
一一跟自己保证过,不会再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不是吗?
正这么想着,一一忽然眼前一黑,脑中又出现一幅画面。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丁点从门缝下透进来的缕缕光线。
谁?跟自己背起来的手绑在一起的是谁?
“别动。”一一眼前漆黑一片,耳边忽然传来艾晴沙哑的声音。
心中一惊,一一伸手抓住了在脸庞上,不停的飘来蹭去的东西。皱着眉睁开眼,看了看手中抓着的纱质窗帘。
黑屋,捆绑······
自己和艾晴应该是被绑架了吧?
自己为什么总是看见这些充满危险的事?什么时候会发生?说还是不说?······
“一一,你怎么了?脸色怎么变得这么苍白?”拉着艾晴一起回来的蒋珊,一推门便看见了还坐在沙发上,目光发直面无血色的一一。
感受到蒋珊关切的目光,一一回了神。看了看正专注着倒茶的艾晴,一一还是开了口。
“我······我刚才看见······”
“看见什么了?”蒋珊好奇的瞪着大眼看着一一,究竟是看见什么了,让一一这幅魂不守舍的表情?
“绑架!”一一盯着艾晴,一字一顿说的清晰有力。“我和艾晴,黑屋,绑在一起。”
听见自己的名字,艾晴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一一。
见艾晴只瞥了自己一眼,又拿过一个杯子,继续低着头为蒋珊倒茶。难道是自己大惊小怪?为什么艾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们为什么会被绑架?你的仇人?”一一向艾晴询问。
“你没有仇人?”艾晴看着一一,将茶壶放在茶几上,一瞬不瞬的盯着一一反问。
“你在害怕什么?你不停的想掌控一切,你又有什么秘密?!”
艾晴咄咄逼人的问句,彻底打破了一一的底线。一一站起身睁大眼瞪着沙发上的艾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虽然在瞪着艾晴,但一一眼前,却是正向自己驶来的那辆超重挂车;顺着眼角淌下的红色粘稠液体;模糊的视线······
“我不想死!我掌控一切是因为我想更好的活着!我的秘密就是我要活着!我要更好的活着!”
作为医生,蒋珊立即察觉到了一一的不对劲,揽着一一转过身背对着艾晴,并将一一的头压在自己肩上,一边抚着一一的背一边出声安慰。
“没事的,没事的,有我们大家在,没事的!”
被蒋珊安抚着,一一渐渐回了神,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有些激动。
“一一,没有人会出任何事情!我们都在一起!”替一一擦着泪,蒋珊有些担心的望着一一。
“你最近很紧张,干嘛把自己逼的那么紧?你可以想到让商琳来换种心情,干嘛不让自己放松一下呢?”
“如果是我引起了你的不安,那我向你保证,我可以照顾我们的安全,即使是在被绑架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