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所有人叫醒,聚集到一个房间,白云千山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对达伊问道,“认不认识他们?”
两人都是一身黑衣,一个左脸有道疤,另一个嘴角有颗痣,样子都很醒目。达伊仔细打量,最后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先前不是有人追杀你吗?难道不是他们?”白云千山道。
“我是和秀智一起出来的,刚出村的时候确实有人在追杀我们,但被秀智引开了,也不知秀智现在怎么样。”达伊担忧道。
“看来只能从他们嘴里问了。”白云千山道。
“让我试试。”心云道。
“你懂审讯?”白云千山道。
“不懂,不过我有办法直接查看他们记忆。”心云话落,伊鲁卡和芽衣纷纷后退,看心云目光如同看怪物。
查看他人记忆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山中一族就有这种能力,白云千山和山中一族认识,并不觉得稀奇,只是据他所知,这应该是山中一族秘术,难道鞍马一族也有类似秘术?
“行,交给你了。”白云千山道。
心云走到刀疤男旁边,将掌心贴到其额头,双眼闭上,再次睁开,周围环境立变,眼前出现一个巨型大脑。
众所周知,查克拉有五种基本属性变化,风雷水火土,但事实上除了五种基本属性,还有两种特殊属性,阴和阳。
阴遁,利用精神能量,能从无中创造出物质形象。阳遁,利用身体能量,将查克拉或意志注入无机物,使其拥有生命。
所有幻术,基本都是运用阴遁力量,鞍马一族擅长幻术,其血继限界更是幻术中的幻术,心云天生便能掌握阴遁,甚至到了阴极阳生地步,鞍马一族的血继限界,在心云看来已经称得上阴阳遁,阴遁创造物质形象,阳遁使其具现,这就是幻术真生原理。
山中一族秘传忍术正是阴遁,早已掌握阴遁性质变化,心云直接就能模仿,不仅模仿,甚至修改。
人的记忆浩如烟海,想从中找到自己想要信息,就如同大海捞针,不过心云创造出了一个方法,简称数据检索。简而言之,将人的记忆当做一个数据库,再根据特定条件进行检索,从而找到自己想要数据。
心云意念一动,眼前大脑消失,取而代之出现一块大屏幕,屏幕上是个大型表格,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数据。
达伊是七天前离开铃之村的,心云根据时间检索,先将时间定位在七天前,屏幕上的数据顿时消失大片,只剩一行,正是刀疤男七天前一整天的数据。心云迅速开始浏览,如同看录像,不重要的地方直接加速甚至跳过。
现实中,众人只看到心云闭上眼,不过片刻,又睁开。
“看到什么了?”白云千山问道。
“他们确实是在追杀达伊大哥。”心云道。
“那秀智呢?秀智有没有事?有没有被他们抓到?”达伊连忙问道。
“他没死。”心云道。
“太好了,秀智没死。”达伊松了口气。
“他虽然没死,但已经加入山贼。”心云道。
“这不可能,秀智绝不会这么做,他的妹妹也是被那伙山贼抓走的,他怎么可能加入山贼?”达伊叫道。
“你来木叶消息,正是他透露给山贼的,所以才会有人一路追杀你,幸好你迷路了。”心云道。
“怎么会这样?”达伊喃喃道。
“有没有关于那伙山贼情报?”白云千山问道。
“有。”心云脸色渐渐凝重,“事实上不止铃之村,附近其他几个村子也被他们抢劫了,不过有些奇怪,虽然也抢钱财,但更主要是在抢人,而且只抢十多岁的女孩。”
“这有什么奇怪?说明那伙山贼很好色。”伊鲁卡道。
“关键就在这里,那些被抢回去的女孩,全部都被送到他们大寨主那里,这个大寨主,据说是个女的。”心云道。
“女的?”除了白云千山,其他人纷纷大吃一惊,男人抢女人还说得过去,这女人抢女人又算什么?
“难道那个大寨主也喜欢女人?”芽衣道。
“或许吧,就是不知道哪种喜欢。”心云道,众人顿时一阵恶寒。
“那些女孩现在情况怎么样?”白云千山道。
“这个他不知道,在他记忆中,那些被抓走的女孩,除了刚被抓上山的时候,之后再也没人见过。”心云道。
“再试试这个。”白云千山踢了踢另一个黑衣人。
“嗯。”心云开始检查另一人记忆,片刻后,心云摇了摇头,“两人知道的差不多。”
“看来那些女孩下落,只有那个大寨主知道了。那个大寨主长什么样?实力如何?”白云千山道。
心云再次摇了摇头,“没人见过她的样子,只是听声音像个女人,日常用品也都是一些女人用的东西。据说是一年前忽然出现的,杀了当时那位大寨主,占了整个山寨。”
“荣武山的上一位大寨主名叫伊藤健次郎,是个被通缉已久的A级叛忍。能杀了伊藤健次郎,这个新寨主很不简单。”白云千山道。
“A级叛忍?他是哪个村的?”心云稍稍诧异,叛忍,已经叛离忍者村的忍者,通常根据危险程度进行评级,A级,已经差不多上忍水平。
“我们木叶的。”白云千山道。
“那这次任务……”心云立刻明白,这次任务绝不是普通C级任务那么简单。
“达伊先生,你先去隔壁房间休息,伊鲁卡,芽衣,你们两也过去保护达伊先生。”白云千山道。
伊鲁卡和芽衣满腹疑问,还想开口,白云千山目光一寒,语气冰冷道,“这是命令!”
忍者很讲究上下级,下忍必须无条件服从上忍命令,伊鲁卡和芽衣立刻意识到问题严重性,连忙闭嘴,带着达伊离开房间。
“相信你也猜到了,这个伊藤健次郎身上有很多关于木叶资料。”白云千山道。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交给暗部处理吗?”心云道。
“谁让某人自以为是,接下这个任务。”白云千山淡淡道,心云脸色一囧,达伊之所以指名委托他们,自然少不了某人暗中做了手脚。“上面或许也想借此机会测试你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