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宴后,尚吉安觉得本应得意洋洋的尚铭谦却是平平静静,偶尔眉眼中还流露出不应有的忧愁。尚家人向来不在尚吉安面前提到政治权益,是以虽然聪颖却依然被养的不识愁滋味的尚吉安并不晓得尚铭谦内心的纠结。不愿将心爱之人拉入政治这场浑水,可难道让她眼睁睁看自己娶别的人?秦妙儿不会愿意,尚铭谦更不会牺牲自己的幸福。所以只有站在对方的身旁,一起并肩而战。两个人相爱不是躲在对方编制的保护伞下,而是与他一起面对风雨。
想不通就不想,这就是人懒到一定程度了。尚吉安就是这样的懒人。也是人实在是不是那种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就无法像她想的那样,自己有颗七俏玲珑心且能处事淡定从容,行为举止间透出大气。是以她对南宫瑾那样得宠获辱皆不惊,行事中透着淡然大气,处事从容有翩然之风的人有着由心而发的崇敬。奈何南宫大公子对尚吉安从来都是亲民政策,她才敢和自己崇敬之人交友。
八月已经近尾,但那骄阳好似不舍这片天地。尚吉安每天窝在南宫瑾处避暑。南宫瑾府竹林后是一汪清泉。丝丝透凉的泉水顺着石道蜿蜒而下,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水至清则无鱼,所以这泉水中真是毫无杂物,只剩阳光透射的斑驳光影。
尚吉安脱了鞋子,将萝裙绑至腰部,挽起裤腿行走在水中。子鸾也学着她的样子挽起裤腿,下了水。
“公子不会突然回来吧?”子鸾问到
尚吉安此时心情正好,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头也不回的回到“噢,没事,我们不是告诉那小姑娘他家公子回来就叫我们吗?就算阿瑾知道也不会多说的,尧乾不是说这地方不禁止我们来吗。”
尚吉安心情愉悦的笑着,哼着。“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儿有这么好的地方,怪不得在他家后院总感觉不到烦热。”
寻了一块在树阴处突起的巨大圆石,那石头圆润无棱角,因在树荫下所以透着丝丝凉气。尚吉安用手拭了拭,感觉没有灰尘便坐了上去。没一会觉得不尽兴,身子向后一躺,舒服的叹了口气。子鸾在她旁边捡了一块也坐了上去。尚吉安闭眼假寐,凉风徐徐出来,好不清爽。子鸾一手支撑着头,一手把玩着树叶细细沉思。自小便被送来尚府,从小跟着尚吉安玩耍。很庆幸她不似那些娇小姐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似她们般将自己视作仆人,从来都是好事一起享,坏事一起闯。她和她其实更像是姐妹。她是姐姐,照看着尚吉安这个妹妹。
突然感觉一丝响动,她抬起头就看到南宫瑾正朝过走来。那样的翩翩公子竟然挽起裤腿下了水。看见子鸾,南宫瑾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便向这边走来。即使是在水中,他也走的那般从容不迫,翩然有度。子鸾看看旁边的尚吉安,果然睡着了,嗯,不过姿势神态都还好,不至于丢人。
南宫瑾很轻松的走到尚吉安身旁,附身看着她的睡颜。尚吉安睁开眼睛便看到南宫瑾这样看着她,如墨的长发从肩膀垂落,随风搔弄着她的脸颊,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看着她眨着迷矇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南宫瑾好心情的弯了弯嘴角,伸手就要来扶她。此时尚吉安忽的从石头上站起,不想脚下一滑斜斜的就朝水里栽去。“啊……”不等尚吉安惨叫完,南宫瑾便从身后拦腰将她捞入怀中。那姿势动作叫一个潇洒利朗。尚吉安余惊未平,双手紧紧揪着南宫瑾的胳膊。待她反应过来,反手就推开南宫瑾。南宫瑾被猛地一推,向后一个趔趄,还没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看尚吉安歪进水里。
她大半个身子向前扑进水里,手掌撑地,抬头不好意思的朝南宫瑾笑了笑。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南宫瑾却扯嘴露出了笑,伸手要扶她起来。尚吉安不好再矫情,把手交到他的手掌心。南宫瑾便趁势把她拉了起来。子鸾赶紧过来扶住她。她全身衣物已经看不到一片干的地方,腰间的裙摆不知什么时候也掉了下来,连头发也湿漉漉的披落在腰间。知道此时自己定然是很狼狈的,她却一边抖罗着一边笑。看着被自己弄湿的南宫瑾,她似乎笑得更欢了。
南宫瑾眼睛半眯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悠悠开口道“很高兴?还是很得意?”
尚吉安靠他更近了点,用湿鹿鹿的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佛说,能让他人快乐,是我的荣幸。”
南宫瑾瞅了眼被她手弄湿的地方,抓了她的手就朝岸边走去。“还是先把衣服烘干,小心到时着凉……”
“啊嚏,阿嚏,阿嚏……”还没等南宫瑾说完,尚吉安已经结结实实大了三个喷嚏。她揉揉鼻子,嘟囔着“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是放开我吧。让你的阿娇看见了多不好。”
南宫瑾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表情颇为严肃的看着她。“阿娇?”“上次都说了夜月是与别的婢子不同,就像子鸾与你一样。却不是我的什么阿娇。”说完又若有所思的上下打量了尚吉安随口说道“我要是找阿娇也找你这样的。比较呆的。”
后一句把尚吉安刚要开口的话堵在口里,便恶狠狠掐他一把“我哪里呆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呆了,姑娘我明明就是冰雪聪明,慧智如兰好不好。”
说完还顺便弯腰扬起一捧水,浇了南宫瑾一身。她直起腰来咯咯的笑,“叫你说我呆。”
南宫瑾瞅着被浇湿的衣裳无奈摇头,心里低叹“还真是呆的可以。”
南宫瑾淡笑不语,再次牵起她的手朝岸边走去。穿戴好鞋袜后,三人穿过竹林。南宫瑾领着不时打着喷嚏的尚吉安朝东苑走去。走至院内却恰好碰到正从南宫瑾书房出来的夜月。尚吉安心里讶异到,“这丫头果然比较特别,书房之地都可以自由出入,地位恐怕不比尧乾低。”
夜月视线淡淡扫过尚吉安落在她身后的子鸾身上。尚吉安感觉到子鸾似是有一瞬流露出惊喜的情绪,不待尚吉安细细觉察便消失不见。而对面的夜月却仍然一副淡淡的表情。尚吉安心里感慨,果然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子,表情都那么相像。
视线在子鸾身上短暂停留后便落在了南宫瑾身上,此时她脸上的表情明显柔和了许多缓缓开口道“公子,宫大人来了,正在书房等您。”
“嗯,知道了,你带她先去沐浴,再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上。”说罢便走至尚吉安身旁,低头轻声对她说到“你先随夜月去,之后我再找你。嗯?”语气里尽是柔情,温柔的能把人溺死
“恩”尚吉安似是被他的温柔蛊惑,听话的点点头。直到进房也还没从南宫瑾温柔的眼神中缓过神来。
子鸾随尚吉安一起被领进了一间房里。房间里设施看起来毫不起眼,也没有浴桶。正想不出用什么洗澡的尚吉安却在被领到屏风后时知道什么叫奢侈。屏风后是另一番景象。尚吉安估摸了一下,那浴池大概有四米长,三米宽,四周全是淡紫色大理石铺成。看起来雍容高雅,华丽不失大方。
尚吉安心里感叹“奢侈,浪费,但怎么看怎么享受。有钱人家就是会享受!”伸手试了试水温,挺舒服的。
看到她的行为,夜月解释到“水是自后山涧中的温泉引入,正适宜洗漱。”闻言尚吉安尴尬一笑,心里想到,自己怎么也是将门之后,怎么却像乡下小妞样没见过市面?觉得定然是自家老爹不够*而南宫瑾过于*。这姑娘一点都没有自觉人家是南雅公子,一方霸主之子。
将尚吉安送入房中,再交代一番后夜月就出去了。出房门前她告诉子鸾有什么事就去南苑找她。
尚吉安支走子鸾,在里面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她向来不习惯别人看着她洗澡,更别说是伺候她洗澡了,她尚吉安还没被养的那么娇贵。
南宫瑾推门进来时便看到宫煜低头坐在书桌前,唇边还噙着温柔的笑。听到声响,宫煜缓缓站起来,那抹温柔的笑还未隐去。
“在看你小妹的画像?”语气里透着明显的愉悦。
“嗯,这小妮子出落得越发清丽了,性情又颇为随性。还真当的了‘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呢。”说罢便满意一笑,心里念到,要不怎么能让名满天下的的南雅公子一心系于此呢?而且一牵绊就是十年。
“嗯,的确如脱兔。”坐到桌前,看着画中姿态神情各异的人儿,脑海里浮现起刚刚她朝自己泼水时那模样不由莞尔。
画中女子的确是尚吉安,媚眼款款,低头蹙眉,语笑焉焉,怒不可竭,迷眼享受,眉梢眼角皆是风情,喜怒哀乐全都悦目。也可看出作画者的细致与耐心。
思绪顺着手从画上收回,对宫煜说道“说正事吧”
“青原诸事顺利,皇帝派的督察使没有什么动作,近期应该会动身回兰黎城。”
“嗯,我那个文雅的姑丈一生对天启也无甚大的功绩,能撑的住偌大的天启还是靠我姑母的手段,妇人终究不能成大气。如今天启政局不稳,秦柯瑜又手握重兵,也是幸而朝中元老信奉祖宗规矩,坚持立嫡不立长。才让皇后那同他父君一样只信奉儒道的儿子承太子之位。”南宫瑾淡淡说到。
宫煜点头说“朝中元老势力也不容小觑,门生无数,根盘复杂。牵一发便会动其全身。”
“两方势力相当,我们只需静观其变。”南宫瑾开口道。
“皇后怕您动手脚,便以做客之名把您留在这儿,也只是看不准您的心思吧。”
“妇人之见而已”
“不过,她好似有意拉拢我父亲,铭谦的婚事足以证明。她原本打算指婚宁珊公主的吧,不知为何选了秦妙儿。”说完看了眼南宫瑾又道“估计,吉安也在她的算计之内”
南宫瑾眯起了眼睛,却只淡淡说道“我会安排,你只要负责寻到云归那老头想要的东西就好。”
“恩,我知道。”顿了顿尚铭谦又说,“那老头开口够大,东西蛮难寻的,得花费不少功夫。昆山的那批人马至今还未寻到无丝毫消息。”
“再多加派些人手吧,时间不多了。”
“是”
“好了,你去忙吧。”南宫瑾说道
“公子,我不忙。”尚铭谦淡淡的回道。
“需要我派活给你吗?”南宫瑾挑眉问道
“唉!公子,小妹她有很多异性朋友的。而且,我们两个是血亲,不会影响到您的”尚铭谦说道。
说到异性朋友,南宫瑾的眼里露出无奈。尚吉安本就是随性之人,加上性情活泼,不拘于礼法束缚,便结交了不少文雅或不羁的墨客及浪子。甚至身份卑微的卖油饼小贩都有来往。自打南宫瑾第一次收到此类消息之后便时常得到她又偶遇哪位墨客,又怎样佩服哪位好汉。虽然已经习惯,但每每听到她与谁谁一起开怀大笑便要抑郁胸闷。一直跟在南宫瑾身旁的尧乾感受颇深,每听及此类消息,我们的南雅公子便会温吞着欺负他手下这群人。有气不能找人家只有撒到他们身上。直至南雅公子的雅名及诗词传入尚吉安的耳中且被尚吉安崇拜至极后,南宫瑾才微微放了心。
思及至此南宫瑾瞥了尚铭谦一眼,起身向门外走去,尚铭谦正在得意,走至门旁的南宫瑾便回头淡淡的说道,“我记得湘城的私盐案还没有结,煜美人你即刻动身去吧。”不顾宫煜哀怨的眼神又道“处理完该到回青原的时间了,你要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