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齐安其小姑娘发现哈利没有看到自己,便直接在后面喊道。哈利闻声自然立刻停下了脚步,而躲在花丛里的那只狗,也使劲伸着耳朵想要听清楚小姑娘和哈利之间会说些什么。
“安其?”哈利一脸惊喜的样子,连忙又从路上走回来,“真巧,没想到居然能碰到你。”
齐安其小姑娘笑了笑,“嗯,我路过而已,刚刚在车上看好像是你,我就追过来了。你这是要回家了吗?”小姑娘伸出手指指了指哈利手中提着的购物袋子。
“嗯,我姨妈家在就在附近的女贞路,”哈利把手中拎着的购物袋换了个手,免得时间长了太勒手指。
“哈利,你八月一号有时间吗?”齐安其小姑娘直接开口笑眯眯的问道。
哈利稍稍愣了一下,旋即立刻反应过来,那是齐安其小姑娘的生日,去年那个时候,齐安其好像是在国外过的生日。“生日聚会吗?”哈利直接开心的笑着说道。
“嗯,我外公和外婆今年终于肯来伦敦了,所以我今年的生日就在这里过了,我还邀请了赫敏和德拉科,还有给霍格沃茨城堡里的康洛尼送过去的邀请信,他也会来的。”齐安其小姑娘笑眯眯的详细解释道,也让哈利对那天的情况有一个简要的了解。
“没问题,我那天会把生日礼物直接送给你的,”听说德拉科还有赫敏他们都会过来,哈利也变得更加期待起来。
“对了,还有,我给康洛尼的那封信,小龙诺维拉也看到了,然后阿拉法给我回信了,我觉得,他很可能会带着诺维拉和斯图尔特出现……至于德古拉,虽然我没有邀请他,但是,如果他万一也冒出来了,我一点都不奇怪……”齐安其小姑娘从口袋里摸出一沓便笺和黑色签字笔,然后一边写着自家的地址,一边和哈利闲聊道,“罗恩给你姨妈家打电话那事,我从赫敏那里听说了,现在还方便往给你打电话吗?”
“早上的时候,越早越好,”哈利很坦然的笑了笑,“清晨的时候,我要去花园处理草坪,那个时候,达力他们都还没醒。”
“嗯好,我会注意时间的,回头给你打电话!”齐安其小姑娘将写好的便笺递给哈利,然后摆了摆手,“我先走啦,回头见!”
两个道别后,哈利继续拎着那一袋子的东西往德斯礼家走去,齐安其小姑娘则是转身往停在路边的车那里走。
两个小家伙都没有注意到,一只脏兮兮的、十分消瘦的黑色大狗将自己大半个身子都藏在路边的花丛里,只探出来个脑袋,睁大眼睛依依不舍的看着哈利渐渐远去的背景,随即,又把注意力盯在了齐安其小姑娘的身上——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个和哈利认识、并且邀请了哈利去参加生日聚会的女孩也是一个小巫师,并且,身为一个居住在伦敦的麻瓜世界中的小巫师,甚至还邀请了一个叫做德拉科的人神服德拉科——天龙座这么富有黑巫师特征的名字,在麻瓜中是极为罕见的。就算是巫师里,愿意用这种带有黑巫师含义的星座给孩子命名的,其实也不算多,不过碰巧,马尔福家族和布莱克家族都在此列……
这个叫做安其的女孩是哈利的朋友,并且,他们都认识德拉科——小天狼星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搞错,和哈利在一个年龄段的小巫师里,的的确确只有一个德拉科马尔福,自己表姐纳西莎和卢修斯·马尔福、那个总是摆着一张似笑非笑脸很招惹人想要往他脸上狠狠来一拳的阴险的斯莱特林的独生子……
“汪呜!”小天狼星一脸纠结的卧在花丛里,觉得自己可能是在阿兹卡班待太久了,詹姆和莉莉的儿子、自己的教子哈利·波特,一只善良的、英勇的狮子,居然和自己那个显然会继承他父亲卢修斯的阴险、狡诈的怎么看怎么斯莱特林的外甥德拉科是朋友?
世界观有些受到冲击的小天狼星反复想着刚刚齐安其小姑娘和哈利说过的话,越想越觉得不科学!哈利和德拉科他们两个中间,还有一个生活在麻瓜世界的小女巫?并且,德拉科那个完美的继承了马尔福家族性格的小斯莱特林居然还会出现在麻瓜世界参加他的一个麻瓜出身同学的生日聚会?卢修斯和纳西莎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不科学!
小天狼星抬起头来,看着那个和哈利认识的女孩上了车,想来想去,还是当机立断的沿着路边跑过去,看清楚车牌号之后,循着那辆汽车行驶的方向,不紧不慢的小跑着跟过去。
这只英勇的大黑狗不会知道,他一直追逐着的那辆里,后座上的三个人,全都扭过头来,透过后面的玻璃,远远的看着那个虽然浑身脏兮兮、黑色的毛皮都杂乱的粘在一起、但是始终不紧不慢的大黑狗的身影。
“我就说,那条狗有点意思!”在齐安其小姑娘刚刚下车跑过去和哈利说话的时候,就注意到大黑狗的齐外公乐呵呵的说道,“你们看,他还跟过来了呢!”
“身上毛都脏成那样了,有灵性的狗不该把自己整得那么狼狈啊……”齐外婆也觉出不对头来了,可是,鉴于那只大黑狗的皮毛一点也不油光水滑,对于他的灵性,齐外婆持保留意见。
“外公,外婆,难道问题的重点不应该是,那只大黑狗为什么要跟着我吗?我刚刚和哈利说话的时候,他可是躲得挺远的!”齐安其小姑娘单手托腮趴在车后座上,依然是笑眯眯的样子,却有些兴致勃勃的说道。
“那只狗从车前面窜出去的时候,是追着哈利的吧?”在和宝贝女儿聊天的过程中,已经对女儿的同学有了非常详细的了解的威廉突然插了一句的说道。
“如果他是冲着哈利去的,为什么现在却追着我们?”齐安其小姑娘依然有些不解。
“曲线救国呗!”威廉回答的没有丝毫迟疑,他最近两年围绕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直在做这种事情,真是深有体会……
晚餐过后,威廉送齐安其小姑娘回家,和齐外公齐外婆也礼数周到的告别后,站在齐蔺的房子外面,连门都没有进,直接转身离开。
威廉和齐蔺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个人的神态都很平静,齐蔺的笑容优雅冷漠而客套,威廉也是同样的只拘泥于形式、细致到上扬角度的微笑——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齐安其小姑娘的存在,当年就已经分手后的他们,在十几年后再遇时,可能还会友好的坐在一起像个许久不见的朋友一样聊聊天,连现在这些彼此厌烦的情绪都不会有……
“今天威廉那个私人助理,是叫克里斯是吧?那小伙子挺有意思!其其宝贝哟,竟然有人叫你外婆齐夫人,哎哟可笑死我了!”等到威廉和他的私人助理离开后,齐外公搂着宝贝外孙女,悠闲的拍了拍自己身上没有丁点灰尘的衣角,然后冲着自己还有些茫然的老伴戏谑的眨眨眼睛,故意咬着字清晰的念叨:“可不就是见天的‘欺负人’么黑白碎全文阅读!”
正跟齐蔺说话的齐外婆因为见着了女儿和外孙女,心情正好,对于齐外公今天的故意挑衅,也不恼,只是一抬手,把那个重的私人助理根本拿不起来的行李箱,就跟扔一个苹果一样,朝着齐外公的脸上砸过去,然后,继续跟自己的女儿说话。
齐外公一把接住行李箱,一边“啧啧”的继续故意逗着齐外婆,然后把行李箱又放回到了地板上。
闹过一会儿之后,齐蔺帮着齐外婆收拾老两口的行李,那个虽然体积不大、但是重量不轻的行李箱被放在客厅的地板上打开,里面塞满了空间袋——当然,空间袋里也塞满了新鲜的水果,甚至还有炖好了的鸡、鱼……
“妈,你又带这些东西……”齐蔺扯了扯嘴角,小声抱怨,然后在齐外婆毫不留情的*下,老老实实的把空间袋全都整整齐齐的放进了自家的冰箱里。
齐外公和齐安其小姑娘则是在水池边上洗水果,两个人一边洗一边吃,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开开心心的闲聊着。
“窗户外面那是什么东西?”齐蔺突然说道。
嘴里还咬着水果的齐外公和齐安其小姑娘同时抬头,看向齐蔺视线方向的旋转楼梯那边——傍晚时候,他们遇到的那只黑色的大狗正老实的趴在草丛里,眼睛也闪闪发亮的看着他们。
“哇哦!”齐安其小姑娘发出一声惊叹。
齐外公已经走过去,一点也不嫌那条大黑狗身上脏兮兮的,直接把他领了进来,看着干净的白色地板上清楚的印下了黑色的爪印,齐外公、连同那只正乖巧的使劲摇尾巴的大黑狗,面对着炯炯有神的齐外婆的眼神,身子都瑟缩了一下。
“……等会儿我擦地板?”齐外公弱弱的看向齐外婆。其实,平时的时候,齐外公比齐外婆更加的洁癖,只不过齐外公只在乎自己那九条蓬松松、毛皮光滑柔顺的尾巴,而现在,来女儿家的第一天,因为他把外面的大黑狗领回来,就把地板弄得全是印,饶是脸皮厚如齐外公,即使知道女儿齐蔺不介意,可是,齐外婆为了泄愤一定会使劲拽他尾巴的!
“汪呜呜……”大黑狗的叫声都有些蔫了,他果断的在地板上打了个滚,倒是用身上的毛将非常明显的黑色爪子印蹭掉了,不过,那块地板明显由白色变成了浅灰色,和旁边干净的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齐外婆面容严肃的盯着齐外公,没有说话。倒是齐蔺,坚持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板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摆摆手,“没事,爸,明天叫钟点工就行。”
齐外婆也挑了挑眉毛,轻描淡写的说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真是笨死了!”
齐安其小姑娘则是已经走到了大黑狗的面前,和他互相对视,半响,小姑娘突然伸手,一把按在了大黑狗的脑袋上,险些把一直保持严肃的盯着小姑娘的大黑狗按到地板上。
“虽然脏兮兮的,不过,他可真可爱,”齐安其小姑娘缓慢的站起身,暗绿色的漂亮眼睛亮晶晶的,由衷的赞叹道。
“汪!”险些扭了脖子的大黑狗假装兴奋的叫道——欠揍的熊孩子我记住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外公、外婆对有灵性的动物都是非常有爱心的~小天狼星成功潜入齐安其小姑娘家中~~
下一章小姑娘的生日聚会,神马稀奇古怪的神奇物种都会冒出来的!!!
四个小巫师+伪装的大黑狗+外公外婆爸爸妈妈+龙蛇轮椅三口+冠冕+变种的小蝙蝠妖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