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读者朋友,很抱歉之前设置自动更新把九十二章漏掉了。只能从新发布在这里。真的是非常抱歉!
“李香君,我知道我弹一遍你就能完全记得住,刚才的想必你已经会了。那......那我该回去了。”萧老师说道!
兰儿原本就一直站在李香君身边,只是这么久她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她听到李香君的话立马动身去掀开李香君闺房里面的由一串串珠子连成的帘子。左手做出一个请的姿态。李香君闺房的陈设很精致很典雅。
萧老师走出李香君的闺房,由她的丫鬟兰儿带出花船,此刻花船已经停靠到岸边。
江南风光啊!不错。一出船门就能够感受到江南春风的轻抚。嗯!很舒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水上和河岸柳树散发出的新鲜空气。因为刚才在里面实在是太香了。
坐在李香君的闺房里那么久。一直都是闻着李香君身上的体香,虽然很好闻。而且还有股勾魂的感觉。但感觉是大自然的气息好啊!兰儿送萧老师出了船楼里。来到船边上准备从一块木板上下船。
在古代上下船都是这样的。就一副一尺左右宽的木板放在那。人就从上面行走。当然一不小心失足掉到河里的也是常有的事。
“萧老师,我就送到这了。你自己当心。”
萧老师朝兰儿点了点微笑道:“嗯,你进去吧!”
当心?肯定当心了。现在两岸的人这么多。如果就这样掉下去。被这么多人看见,还真是极度丢脸。
“大家看,那人是谁?他怎么由李香君小姐的丫鬟亲自送出来的。”
“此人肯定和李香君小姐有关系。”
“有关系,我看未必吧!瞧这小子的穿着,很一般嘛!以他的资格配和我们心中的李香君小姐有关系嘛?”这是一个小瘪三一样的人说道:
当然不仅仅是他们三个在讨论萧老师,而是此刻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讨论他。只因为他是由李香君小姐的贴身丫鬟兰儿送出来的。萧老师也当耳边的话没听见,他走上了岸边。便不理睬任何人直接回家。
萧老师刚走下船。:“莫非你就是萧老师?”眼前一个英俊公子看着萧老师说道:说他是英俊还算是好的,应该说他是英俊公子差不多,而且声音还这么尖利。
萧老师也学着古人拱了拱手回应道:“在下正是?难道小兄弟认得在下?”
闻言这位英俊公子突然叫起来:“哈哈,你真是萧老师!刚刚从从李香君姐姐那出来?你这是要走?”
萧老师:“家中还有些事等着我回去做。告辞了。”
英俊公子:“唉......别急着走啊!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英俊公子见萧老师不回头也不打理直接的尽管离开。也无奈。只好上船去找李香君了。
刚才英俊公子和萧老师的对话大家是都听到了,此人刚从李香君小姐那边出来。原来此人真的认识李香君小姐。
。“哈哈,兄台留步,兄台留步。在下彭玉伟见过兄台。”
在这位自称彭玉伟的人旁边还有一人也走到这边:“在下余红波,不知兄台为何从这媚香楼的花船下来,而且还得兰儿姑娘亲自送行。”
萧老师被他们两个叫住也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哦!没什么,只是在上面喝了两杯茶。兰儿是我朋友。那个......在下还有事,就先走了。”
“哎......兄台别急着走啊!竟然兄台是兰儿姑娘的朋友肯定也就是和李香君小姐认识。你我一见如故。不如就此义结金兰如何?兄台......兄台......怎么理都不理我。就这么走了。”这位自称是彭玉伟的人喊道:
萧老师恶汗:这小子也太无耻了吧!为了结识李香君竟然要跟我结拜。我可不是一个随便背叛祖宗到处乱认兄弟的人。萧老师没有去理会他,自顾着离开。
旁边原本还有一些人想来跟萧老师陶侃的人,见萧老师一副不太喜欢搭理人的样子,也都识趣的没想向前跟他说话。
这倒是正合了萧老师的心思。跟这些无聊的实在是没什么好聊的,现在的萧老师只想着快点离开此地。萧老师修长的身材很快就离开了钱塘江岸边。
在媚香楼花船里面李香君的闺房里。兰儿走进来:“小姐,萧公子他已经下了船。”
李香君在手扶着刚才萧老师教她的那首曲子。停顿了一下:“知道了,先让开船吧!”
兰儿:“是,小姐。我这就去安排。”说完兰儿偏退出李香君的闺房。
“李香君姐姐为何不高兴?”此刻一位英俊公子走进李香君的闺房。
李香君:“你这鬼丫头这么现在才来。害我等你这么久。”
英俊公子:“这李香君姐姐可就冤枉我了,其实我早就来了。只是刚才在下面听到姐姐的琴声太好听,所以没有中间上来打扰。这不你的船刚靠岸我就上来了。再说方才姐姐与重要的人在一起,小妹怎好意思上来打扰?”
李香君伸出纤纤玉指轻轻的点了点英俊公子的额头。:“小丫头,竟然开始学会取笑我来了。说吧!今日找我来有什么事?”
英俊公子吐了吐舌头:“人家整天闷在家里无聊,所以才过来找姐姐聊聊天。”
李香君:“你这位杭州第一大小姐还会无聊?都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公子哥儿缠着你吧!”
英俊公子:“那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整天被他们缠着都快烦死了。咦!李香君姐姐,刚才我在下面看见萧老师了?他还真的不错耶,姐姐眼光真好。”
李香君叹息的摇了摇头:“眼光好又能怎样。只怕是我有心,人家未必有意啊!”
英俊公子:“怎么可能?李香君姐姐生的如此漂亮,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姐姐?要不然他也不会经常跑到姐姐这来啊!”
李香君:“他是我萧老师,来这里只是教我曲子而已。你以为他是找我......。”李香君说完连连叹气。
“什么?姐姐你是说?他......他是你萧老师?也就是说你以前那些曲子都是他教给你的?”英俊公子张大嘴巴道!心中感到无比的惊讶?原来一直以来教李香君姐姐曲子的就是此人?可他......他年纪那么轻?这太震撼了。
李香君继续用纤纤玉手抚起桌面上的古琴。:“多好听的曲子。难道真是萧老师他自己的佳作?”
一曲琴声。
英俊公子再次震撼:“这......这难道也是那个萧老师教给你的?我沈云英服了他了。或许,他这么有才华,能帮到我的忙啊。”
萧老师下船后,媚香楼的花船也开渡行驶缓缓的返回,离开了钱塘江。钱塘江今日可谓是突然遭袭一样。
因为今日媚香楼的花魁李香君小姐突然毫无前兆的降临到钱塘江上为大家公然演出曲子。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一向般的砸到人们头上。
那位姓萧的曲艺老师,刚刚到家没多久,正准备出门吃饭。一出门,就感觉是惊艳一场,眼前站着一位婷婷玉立的妙龄少女。裹着紧身的红色长裙,显露出一条诱人的曲线。在她旁边还站着一个精巧打扮的小罗莉。不用想,肯定是这位红衣小姐的丫鬟。
面对着如此漂亮的姑娘,萧老师看着她皱了皱眉头,她怎么找上门来了。“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旁边的小罗莉:“怎么会走错门呢!小姐是特意来拜访萧老师的?”她不但人长得美,而且说话的声音还好听,有如天竺之音一般。
萧老师一脸的不解之色:“小姐怎的认得在下?”
那个小丫鬟听了一时心急,好像立马就要说话。
红衣女子:“兰儿住嘴,小女子并不认识公子,呃!只是听说过公子的盛名。所以特来拜访一下。”
萧老师暗笑,还盛名!我这一没功名二没财的,还有什么盛名!所以萧老师也继续和她唱双簧:“哦!原来如此!呃......家中太脏不便接待这位小姐。”
这时刚刚过完年,春风荡依。城东南曲江池的一泓碧水也是绿得逼人眼目,每到这个时节,即便是一年到头都不怎么出门子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也纷纷由自家人护送着,坐了体面的宝马赶车出来逛逛,游人士子那就更不用说了,因此整个杭州城顿时显出与冬日时截然不同的繁华热闹来。
游人一多,各种小商小贩也就跟着都活跃了起来,长乐坊里有位大伯驾着骆驼推着小车卖油葱饼。还有直接用一张桌子摆在路旁卖胭脂的。
当然如果说要最多的那得算是吃的了。什么雨露团!樱桃碧落园。都是光听名字就能让老杭州人馋的淌口水的名吃,其中最让萧老师眼馋的,却是琵琶街陈字号狗肉店里的春子狗肉。
要真说起来,冬天才是吃狗肉的最佳时期,狗肉性热,冬天吃了最是滋补,夏天吃且不免要内热,甚至可能会害病的。所以赶在这个春节来吃倒也使得。
浦边梅叶看凋落,波上双禽去寂寥。
吹管曲传花易失,织文机学羽难飘。
雪欺春早摧芳萼,隼励秋深拂翠翘。
繁艳彩毛无处所,尽成愁叹别溪桥。
西湖真如诗中写的那般美好。湖里的荷叶此时也长出了玩玩尖角。两条小金鱼时不时用嘴巴轻轻的碰它。荷叶掀起了小小的波纹。
萧老师便提议去吃狗肉。
她们二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其实对她们来说,吃什么都无所谓。
大火炖熟了直接捞出来乖在一个盆子里,通红的狗肉冒着腾腾的热气,一块组有半个拳头那么大,看上去真是豪迈出爽的很,不是江湖豪杰可真是吃不得~!
“就......就这么吃啊!”小丫头兰儿跟她的反映几乎一样,她偷偷的用小手轻轻拉住萧老师的衣角,好像生怕被别人看见一样。忍不住撅起小嘴儿:“这么大块儿,怎么吃啊!”
萧老师笑了笑,伸筷子从盆里夹了一块在面前的小盘子的春汁里沾了沾塞进嘴里,顿时满满的赌了一嘴,他大口的撅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嚷:“怎么没法吃,这才好吃呢!真香。”
李香君和兰儿看着他吃的那么个吃法,又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她们两人当然不敢学着萧老师那么吃。只是用筷子蜻蜓点水般的沾了下锅里的汤水,放到嘴里宓了一小口。
一顿狗肉后,萧老师也吃饱了,李香君递过来一张带着她体香的手绢。萧老师这个人性格大大咧咧的,也不会怎么太讲究,结果手绢就直接悟到嘴上一抹,使劲在嘴上抹了几下,干净了。拿开才发现原来原本一块干干净净的手绢已经被他搞的狗肉之碎都粘在上面。
刚刚吃饱又坐在楼阁里继续享受那春风的沐浴:“李香君?今日你为何突然跑到我家来了?”
小丫头兰儿吐了吐小舌头:“都怪我嘴快,差点害了萧公子。”
李香君:“我有位朋友非常仰慕萧老师,想请萧老师也收她做学生。”
还收学生?“这个就算了吧!教你一个人我就吃不消。我肚子里那点东西都快被你掏空了。”
李香君:“萧老师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我的这位朋友家可是杭州城大家族。如果萧老师能够当她的萧老师的话以后做什么事都可以一帆风顺的。而且她有些想法,要做一些事,的确很困难,急需要有人帮忙出谋划策,我是没这个本事了,但她觉得老师你足智多谋,能够帮到她。”
看来这个学生还不是一般的人啊!不过萧老师也稀罕,:“大家族?的确很诱人,只不过嘛!不用靠别人,我做什么事也照样可以一帆风顺。”
李香君见萧老师这样直言拒绝,也不再强求。坐在楼阁里歇一段时间,便继续游逛西湖。走过一条条石拱桥,和一段段柳荫小道路。
“李香君?前面的那座楼阁下面怎么挤了那么多人?难道是什么特别日子吗?”又逛了一段路程后。来到一个比较高大的楼阁下面。萧老师看着眼前站着满满的人问道。
李香君:“萧老师又不是刚来杭州城?难道连西湖里面的瓷都阁都不知道吗?”
刚走到门口:“公子请留步。”门口两个看门的拦住萧老师。
萧老师看着旁边有不少人都能够走进去,为何偏偏拦住我?难道进去要门票?
李香君跟上来:“这位公子是和我一起的?劳烦两位让我们一起进去。”
这两个看门见到李香君这么说偏不阻拦萧老师:“几位请进吧?”
萧老师郁闷的走进瓷都阁楼里面:“刚才她们为什么不让我进来?”
李香君解答道:“瓷都阁里面只欢迎贵族人士进门参观?他们是看萧老师你穿的普普通通所以阻拦的。”
阁楼一共有三层,里面装修的还算是华丽堂皇。地上和楼梯处都铺上一层鲜艳的红地毯。一进第一层大厅看着周围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各种精致陶器。这些东西顿时吸引住萧老师的眼球。它们每件陶器都摆放在光滑精艺的红木上,一种充满古典的味道。
“乌泥大师下来了,大家快看。”
“果真是乌泥大师,没想到大师今天也在此。”
这时从二楼走下一位衣着华丽宽大的老人,下巴的胡须有些苍白却细剑笔直显得相当精神。气质非凡。他傲然的挺起胸膛缓缓的从楼梯处走下来。:“多谢各位杭州父老光临本瓷都阁。老夫在次有礼了。”
这位老人说完微微弯腰向大家致敬。看他穿着的样子还的确有股艺术性的气质。
“哈哈,乌泥大师多礼多礼。”
“小生见过乌泥大师。”“小女子拜见乌泥大师。”
顿时大厅的众人都纷纷向这位乌泥大师表示礼节。此刻站在大厅内的人基本都些杭州成的贵族。因为平常的人都被挡在门外。不过萧老师是幸运者。因为他是跟着李香君来的,李香君虽出身青楼,但她衣着绚丽,气质优雅。婷婷玉立。怎么看都想是一个出自大世家的大家闺秀。
“李香君,这什么乌泥大师是谁呀?怎么大家都这么追捧他?”萧老师道:
“乌泥大师是我们杭州城在陶瓷文化中最出名的大师,也是最有权威的鉴定家。萧老师为何连乌泥大师都不认得?”李香君说道:
萧老师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哈哈,各位杭州乡亲不必多礼。今日老夫来此为了向大家推荐一件我杜家珍藏多年的绝世珍品。”乌泥大师走到楼梯的中央就没有继续再走下来了。这是为什么?因为站在楼梯上高啊!这样大家都才能看得见他。
“噢!不知大师今日又带来什么样的稀罕之物啊!”
“竟然是乌泥大师推荐的,就肯定不是一般的凡物。”
“那是当然,乌泥大师可是我们杭州城最有权威的陶瓷鉴定家。”
大厅的众人都纷纷大赞起那位乌泥大师起来。
乌泥大师闻言开怀大笑:“哈哈,多谢各位抬爱。老夫实在惭愧。”说完他把头转向后面:“把东西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