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这里是哪儿!”
“啊啊啊……”
一个身穿白色衬内的古装衣服的汉子在仰天大吼,他披头散发,状若疯狂,在咆哮、嘶吼,发出的不是人类的语言,但却如同一种最本质的精神上的波动,似涟漪般圈圈散开,速度很快,触及到的人都能够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我是谁!”
“我是谁?”顺手抓起就近的一个人,他双眸怒睁,有乌光绽绽,大声质问,虽然他说的不是当下所有语言中的任何一种。
被他抓起的是一个身形瘦小的家伙,看起来像是个游戏宅男,穿着件印有LOL字样的T恤,鸡窝似的爆炸头预示着这主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
“你特么有病啊,你是谁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爹!”
“shit,就差那么一点啊,劳资的大宝剑就砍死剑魔了,小爷的五杀啊。”游戏宅骂骂咧咧,似乎刚苏醒了记忆,在懊恼自己临死前错过的那个pentakill。
“你敢欺我!”古装汉子竖眉,发出精神波动,他忘却了自我,但并不代表他失去了理智与常识。
游戏宅那一脸鄙夷与暴躁足以说明一切。
“……”游戏宅表示不想搭理这疯子一样的人,法律有规定的,疯子杀人无罪的,杀鬼应该也是无罪的,对,没必要和他计较。
“吼!”古装汉子并不想就这么算了,搭在游戏宅肩膀上的一只手下移抓住他的腰,而后横腰举起。
“喂喂!哥,我错了,大哥,我错了,快放我下来。”游戏宅急了,大声告饶道。
“救命啊,杀人啊!”
“杀鬼啦!”他扑腾着,拼命地打着眼色向周围的人求救。
然而终究是徒劳,倒是引来了附近的不少人来围观,事不涉己则静观其变,中华鬼众也有这样的良好习惯。
“喂,大兄弟,有话好好说。”一个穿着天蓝色建筑工人服装的农民工排开人群,走上前,“你先把那个小伙子放下。”
“哼!”古装汉子撇了眼农民工打扮的人,发出一声冷哼,手上动作也不停下。
“嘶啦!”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否还会有那种撕扯磨牙般的声音,但在场看到那一幕的人脑海里俱都浮现起这种渗人无比的声音。
伴着游戏宅痛苦的叫喊声,这古装大汉竟力大无比,直接蛮横地将游戏宅拦腰撕作俩段,像丢弃破麻袋般将游戏宅扔在了地上,而后转身离去。
哗啦啦,人群如潮似水般退散,就连之前那个上前劝阻的农民工也都戒惧地看了眼古装汉子,而后让开道路,退回人群之中。
“哎呦~”抱着自己的双腿,游戏宅叫唤着,他痛哭流涕,面有菜色,像是瞬间被人抽空了一般,腰部的断口处没有脏器,只有一团黑气在流转。
“呵呵,小弟弟,你受伤了呢,来,让姐姐看看。”带着些许挑逗的声音,慵懒中带着几许柔美,颤音甜美,仿佛可以抚平人的伤痛。
游戏宅抬头,他看到,一个身披黑纱的窈窕女子赤着双足,摇曳着身姿,朝他走来,恍若梦中的仙子。
她曲线玲珑,长发如瀑,随意披散着,玉颜精致,半遮半掩间看不真切。
游戏宅敢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也不见她多动作,就见游戏宅断去的双腿出现在她的掌心,不过已经是迷你尺寸,就像玩偶、布娃娃一般。
“仙女姐姐……”游戏宅望向女子,目光殷切,就冲刚刚这一手,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女子比之前那个只有蛮力的古装汉子厉害得多,他不指望这女子能为他复仇,但或许可以让他复原。
“呵呵、奴家也救不了你呢,真是个有趣的小弟弟!”五根葱白玉指合拢,轻轻捻动,捻灭了游戏宅的期望。
游戏宅目露悲哀之色,也曾在游戏里呼风唤雨,死后却落得个被人揉捻、宛如蝼蚁的下场。
这一刻,他无比地渴求力量。
弱肉强食,不论是哪里,永远是第一法则。
当玉掌再打开的时候,掌心只剩下一缕有些单薄的黑气。
女子冲着手心轻吹了口气,那缕黑气便随之飘飞、没入游戏宅的上半截躯体里。
不见传说中的躯体再生,但游戏宅的脸色却是好了很多。
“想恢复魂体的话,跟姐姐回百花谷吧,那里,男人很吃香的呢。”女子掩唇笑道,随意的一挑眉一撇眼里都充满了魅惑,刚刚还励志要在这陌生世界成就绝世强者的游戏宅眨眼间被攻陷,几乎是小鸡啄米般地点着头。
“呵呵,不该看的地方就不要乱瞟哦,还有、姐姐我叫月儿。”瞥了眼正偷瞄自己身前汹涌的游戏宅,这个叫月的女子挥手将游戏宅收入了衣袖里。
袖里乾坤!
之前围观的人还未散去,更何况出现了一个美艳如仙的女子,围过来的人反而更多了。
袖里乾坤!
有人惊呼,在西游记里这可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招牌神通,仅凭这一招就压制得唐僧师徒五人抗衡不得。
这个自称百花谷的女子月了不得!
“百花谷招收门徒,月儿在此给大家请安了。”柔美的声音里竟夹杂着一丝诚恳,月微一曲身,玲珑曲线展露无遗,她面带浅笑,朝着四周道了个万福。
百花谷!?招收门徒!?
原来死亡不是人生的终点,不见无常索命,倒是有仙女来勾魂,有些人的心思活络开了,那么当自己加入百花谷后,是不是自己也有机会成为如同月一样的存在呢,弹指间一袖遮天。
“我!”这是个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
“还有我!”
“仙女、带上我!”
……
不一会儿这附近的人都为之一空,被收入了月的衣袖里,只剩下寥寥几个作其他打算的人。
同样的、类似的一幕也发生在其他地方。
月望向不远处,轻声道,“我百花谷势弱,即便有祖师级苗子也不过引火烧身而已,不过这些来自物质界的凡人我就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