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天上红色的月光,拉布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山羊大叔的酒馆,沿途散落着许多魔兽的尸体,并且还留有打斗的痕迹。
他轻车熟路地摸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找到手机并且简单收拾好一些行李之后,他还从床底下刨出了一直攒的私房钱。
五百加索,虽然不多,但总比没有强。
就在他背着个包,猫着腰出镇门时,远处突然传来打斗声。
他一开始就很好奇,为什么刚刚还扎堆袭来的魔兽全都变成了尸体?难不成是被魔女杀的?那为什么现在又发生了战斗?
细细地听,能够听到男人的怒吼声。
“莫非是.......?”
他毕竟是经历过魔女被教会的骑士追杀的人,难免胆量大一些。
他的心开始痒起来了,本来是应该逃跑至上的,但这有违他有仇必报的个性,他太想看到自己的死敌被蹂躏的场面了,就好像自己也是蹂躏者的一员一样。
于是他循着声音来到了打斗的地点,而且藏在了一棵大树后面,露出头来向前方望去。
三个戴着恶鬼面具的黑衣人将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少女围了起来。
少女的衣袖上冒出了鲜血,显然刚刚的激斗让她落入下风。
“真是可惜啊,明明差一点就可以逃掉了,却为了救一个毫不相关的人而丧失了机会。”领头的黑衣人讥讽道。
少女右手上绽放出蓝色的光芒,先前还不断冒出鲜血的伤口此时慢慢愈合着。
这是属于精灵术中的一种,通过与精灵缔结契约可以使用精灵的力量,但很少有人能够获得精灵的信任。
“即使是到了这种地步,你的精灵朋友对你还是不离不弃啊,”领头的黑衣人目露寒光执剑冲了上去,“不过将死的结局仍然不会变!”
“冰之护壁!”
少女轻呵一声,在她的四周立即显现出一个圆形的寒冰护罩。
黑衣人的剑劈在了冰上,留下一道浅痕,就在这时,其余的两个黑衣人同时出现在了另外两个方位,他们全身绽放出灰白的光芒,只是一剑就将厚重的冰击个粉碎。
少女也被强大的冲击力击退到墙壁上,口角处流出了红色的血液。
“你们是灵武者?谁...谁派你们来的?”少女艰难地开口说道。
对面并不是普通的灵武者,她清楚地明白他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三星的水平,这样的人一般要受到光明教会的监管,以防止他们在人间滥用武力。
“一个快死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问题呢?追了你三天三夜,终于可以交差了,不过在此之前,”领头的黑衣人一脸淫笑着低身扯掉了少女胸前的衣服,一片白雪似的皮肤显露出来,这勾起了他内心的欲望。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少女惊恐地望着领头的黑衣人,想站起身来,但双手已经被其余两个黑衣人死死按住。
“真是一群畜生啊!”躲在暗处的拉布恨恨地点着头,“对面是魔女都敢上!这种勇气也是没谁了。”
面对自己的仇敌——魔女,他竟然开始同情起来了,按照刚才的对话来看,本来她是可以逃走的,却转过头来救了自己,不不,一定是她也想把自己抓起来当做祭品。
不过魔女也不全是坏人吧?
看着地上那名绝望地流下泪水的魔女,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不知为什么,他眼中那魔女的身影此时和另一个影子重叠在一起,让他感到心塞。
也正是这种感觉才让他始终没有离开,反而是挪起了右脚,随时准备冲上去制止他们。
他的脑海里开始拼命勾勒出各种营救计划了。
“意外的很有料啊!比之前那些猎物好多了,不如说,该不愧是贵族小姐呢!哈哈!”黑衣人大笑的同时继续撕扯着少女的衣物。
少女渐渐放弃了挣扎,精致的脸庞此时却是寒若冰霜,蓝宝石般幽美的眼睛闪动火焰。
“你们会付出代价!”一道冷酷的声音响起。
“哼,代价这种东西往往是强者对于弱者的宣告,很可惜,你不是强者!”黑衣人捏着她的下巴说道。
“父王,对不起......”
她的右掌心渐渐浮现出金色的光芒,组成了一个倒立的三角形形状。
“这是魔女的枷锁?”看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印记之后,黑衣人的手悬在了空中,心也跟着悬挂起来,“不可能,她还没有那么快觉醒!所有人赶快后撤!快后撤!”
他不安地大喊,另外两个黑衣人立刻心惊胆跳地退至一旁。
“罪司大人,我们该怎么做?”一个黑衣人请示道。
“没办法了,赶在仪式完成之前立刻杀了她!”
“是!”
应声的同时,他们高举着利剑一跃而起,就在他们的剑尖到达少女的纤弱的身躯时,另一道声音从后面传来。
“一群傻帽,看这里!”
拉布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脸上不知何时套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将手机对准了三个黑衣人。
“嚓嚓!”
几道闪光灯亮起,使得黑衣人们眼前一花,身体停顿了下来。
“是光明教会的奇迹之力——光猎吗?”
领头的黑衣人心惊起来,如果是真的,那对方一定是高阶圣职者,这毫无疑问加大了任务的难度。
一种恐怖的力量从少女身上传来,就连空气都开始不安地颤动起来,熊熊的烈焰包裹住了她。
“你们,全都得死!”少女抬起她的红色眼眸的同时,右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红色光波状的长剑来。
“初始的暴走就有这种威力,要是完全体,那该是何种姿态?”
领头的黑衣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另外两个黑衣人立刻低头将手中的利剑插入地上,然后齐声喊道:
“死灵召来!”
一股浓厚的黑雾从他们的长剑钻出来,呈流体状逐渐吞噬着空间。
“死灵?你们不会是想进入死灵界吧?”拉布这才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我等级还不够啊,等我跑开的,你们慢点来!”
但是已经晚了,黑色的浓雾如触手般将他拉入未知的空间里。
“怎么又是这样?就不能尊重一下人权吗?为什么每一次躺枪的都是我?”
他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个梦,一个与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的梦境。
耳边响彻着深沉的古老钟声,黑色的太阳悬挂在天际,无数的残骸堆满大地,前方耸立着不知名的宫殿,门前绽放着许多白色小花。
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位黑发少女,她穿着哥特式的黑色晚礼服,有着精致的脸庞,悠远深邃的眼睛,仿佛只是看上一眼就会被吸入其中,无法自拔。
拉布疑心她是个人偶,又或者是个鬼魂,因为在她身上弥漫着钻入骨髓般的冰冷的气息。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从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一直以来,他的感觉都很敏锐,尤其是在兽人小镇生活了一年多,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兽人,比如外出大便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周围有多少只蚊子对他虎视眈眈。
“自遥远时空漂泊而来的旅人啊,欢迎汝的到来,吾为零,乃死灵界的引渡者。”零对着张大嘴巴的拉布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是说青铜体质的人不能来到死灵界的吗?”拉布骇然道。
“无关等级,凡是能够觉醒灵器的人便有进入此处的资格。”她踱步来到拉布的身前,一张倾城的脸映入他的眼帘。
他入迷地呆滞了三秒,但很快晃过神来,现在可不是欣赏美女的时候!
“那要是不能觉醒的人呢,会怎样?”
“会变成游魂,永世在死灵界徘徊。”
“那算了,我还是回去吧。”
他果断地扭头就走,却发现四面根本无路可走,整个空间被直插云际的岩壁所包围着。
“这是闹哪样?又是单选题?”
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上,还没等他抱怨几句,却发现内心涌现出一股热浪,毫不留情地炙烤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他痛苦地蜷缩着身子,额头不断冒出汗珠来。
“我这是怎么了?是要......死了吗?”他视线中的景物开始模糊起来。
“啊,多么令人兴奋!又一个孩子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了!”零俯下身子抓住了拉布的双手。
她的那双手洁白无瑕,像是磁铁般将他身体里的那股热浪整个吸了出来,在空气的暴露之下,逐渐汇聚成不知名的黑色物质,像是有生命般在蠕动着。
“看啊,这就是你的灵魂。”零将手中的物体呈现在他的眼前。
“你是说这团黑乎乎的像是烂泥一样的东西就是我的灵魂?开什么玩笑?虽然我以前的老师总是说我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但也不能说我的灵魂就是这玩意吧?”
他不甘且嫌弃地咆哮着。
但零却做出了噤声的动作。
“嘘!你听,他在说话,瞧他多高兴啊,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活力的小家伙了。”
“不......他只是一堆烂泥.......”
“来吧,跳起舞来!这不是你该有的姿态!”零开始有节奏的拍起掌来。
“就算你这么说,也改变不了他是烂泥的本质,又怎么会是我的灵魂呢?”
然而下一刻他瞪大了眼睛,少女手中那堆烂泥状的黑色物质开始剧烈地跳动着,像是破蛹而出蝴蝶一样,升入空中现出一个人形。
他没有脸,全身上下光滑极了,像是一面镜子,不过拉布清楚地感觉到他正在对自己笑,那是欣喜的又带着孤独的笑容。
“你是......”
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又或者他本身就不会说话,那个人形猛然冲到他身上,像是史莱姆一样裹住了他的身体,逐渐变成一副黑色的铠甲。
“他便是你的灵器——无畏,再次欢迎汝的到来——洛子阳。”
“你为什么会,”
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起来,他的身体也变得格外轻盈。
“知道我的名字.......”
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他便已经飘了起来,飘到那个巨大的黑色圆盘处。
“现实中所有的谎言与真相,虚假与伪装,在这里全部都将被还原成本来的面目,这就是死灵界。”
她的回答却清晰的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