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冰冰年龄21,身高170,三围B90,W58,H83,活脱脱的一个,超级大美女。
本是可以靠美貌,吃饭的陈冰冰,三年前放弃学业,不顾家人的反对投身于警校,并以优秀的成绩在警校里毕业,毕业后更是在海市,当了一个特警队的队长。
在特警队里陈冰冰,混的风生水起,每年都能得到,很多很多的军工表彰和现金奖励。
在警队里她混的很好,但是在家里她却混的很差,每次放假她都不敢回家,一回家就少不了被啰嗦一整天。
这半年来因为怕被啰嗦,所以陈冰冰一次都没有回过家,陈冰冰不回家的举动,直接就惹怒了她那个有权利的爸爸。
于是,陈冰冰从一个特警队的队长,变成了现在的,一个小地方的地方片警。
昨天陈冰冰为了此事,回家跟她的爸爸妈妈大吵了一架,口才不怎么好的陈冰冰,直接就被她那有权利的爸爸给说哭了。
从家里出来后,陈冰冰实在是气不过,所以她就准备,去酒吧,喝酒,发泄,发泄。
陈冰冰本来是约了几个朋友的,但是她约的那些朋友,今晚上没有一个有空出来陪她。
两个朋友在拍拖约会,三个朋友在外面度假还没回来,剩下的警察朋友在值班不能出来。
家人不理解,朋友没有一个赴约,外加吵架还吵输了,所以心情郁闷的陈冰冰直接就喝高了。
在陈冰冰喝高期间,除了刘帅外,还有几个人上前调戏过她,只是后来那些人,都让陈冰冰给打了而已。
当刘帅上前调戏陈冰冰的时候,她已经醉的快不行了,看了看到刘帅青涩的脸庞,陈冰冰觉得他对自己没危险,索性就直接反调戏道;
“约约,我跟你约,我约炮不约会,有种你就带我去开房,没种你就给我滚蛋。”
本以为这样能吓跑刘帅,可是陈冰冰万万没想到,刘帅既然直接,将她讽刺的话当真了。
刘帅将她带回家,放到他的床上,然后拔掉她全身的衣服,随后还把她给那个了。
早上五点半,陈冰冰迷迷糊糊的,张开了双眼,看了看自己身处的环境,陈冰冰揉了揉双眼,满脸疑惑的道;“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刘帅一个翻身抱住陈冰冰,然后声音带着怒气道;“爱妃别闹,本王还想再睡一会,乖乖的陪本王睡觉,再闹本王就准备家法伺候了哦。”
爱妃?本王?家法?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啊?还有这个小帅哥是谁啊?他怎么会跟我睡在一起啊?
啊!!!我和他睡一起了,天啊,这下我真的是玩完了。
陈冰冰推了推,正抱着她的刘帅,气呼呼的道;“色狼,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为什么跟我睡在一起,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龌蹉的事情啊?”
刘帅从床上坐起来,对着陈冰冰光溜溜的PP,啪啪啪左右两边,各打了三巴掌,打的陈冰冰泪汪汪后,刘帅才抱着她躺下继续睡觉。
抹掉眼角的泪水,陈冰冰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莫名其妙的被睡了不说,刚才只是想要弄清楚问题而已,结果问题没弄清楚,PP却莫名其妙的被打了六下。
陈冰冰看着刘帅清秀的五官,咬牙切齿的道;“长得这么好看,却是一个内心肮脏的强【捐】犯。
你对谁下手不好,既然对我一个女警察下手,现在我头疼的厉害拿你没折,等我恢复过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陈冰冰宿醉的很厉害,靠在刘帅的胸膛上,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在陈冰冰睡着期间,刘帅突然猛地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让对她进行了侵犯。
昨晚喝醉了没记忆,但是现在陈冰冰能清楚的记住,刘帅对她做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次的撞击。
一个半小时后,陈冰冰昏睡了过去,而刘帅得到了最后的发泄。
看了看床上的可人儿,刘帅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在里面一边洗澡,一边刷牙洗脸。
看着浴室里先进的,热水器和牙膏牙刷,刘帅满脸佩服的道;“这里人真聪明,这些东西真好,这热水器洗澡,热乎乎的真他娘的舒服,哈哈哈...。”
洗好澡之后,刘帅挤好牙膏开始刷牙,刷完牙之后,刘帅再次感叹道;“这玩意,宝贝啊!!
有了这东西,以后本王就算是经常吃肉,也不会牙齿不好了,好好好...哈哈哈。”
陈冰冰在床上抱着被子,咬着牙齿想着刚才刘帅,侵犯自己时一脸满足的样子。
泪水滴答滴答的,从眼角流了下来,虽然很不想为此事哭泣,但是内心的不甘和委屈,还是让陈冰冰,小声的哭泣了起来。
哭着哭着,陈冰冰突然听到刘帅的自言自语;--这里人很聪明,他难道不是这里人吗?热水洗澡舒服,他难道一直洗冷水吗?哈哈哈.....呵呵呵洗个热水澡有那么好笑吗?
等等我怎么笑起来了,我被他那样了,我应该伤心才对,对对,我得伤心,我得哭,呜呜呜...。
陈冰冰哭着哭着,又听到刘帅在里面道;“这玩意,宝贝啊,有了这东西,本王以后就算是经常吃肉,也不会牙齿不好了,好好好...哈哈哈。”
对牙齿好,浴室里对牙齿好东西,他说的应该是牙膏和牙刷吧。
呵呵呵,刷一次牙他也这么开心,他是外太空来的吗?
刘帅洗漱完毕之后,换上衣服走出浴室,看着陈冰冰满脸微笑的道;“美女,要洗澡吗,我这里可是能洗热水的哦,洗了热水会全身很舒服呢。”
“噗噗噗.....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是从大山里出来的吗,洗热水澡很舒服,这事情也就只有你说的出口。”陈冰冰看着刘帅,捂着肚子哈哈大笑道。
刘帅看了看时间,再看了看陈冰冰,然后满脸微笑的道;“女士你好,我们的约炮时间结束了。
现在请你穿好衣服随我出门,等下我还要上学,就不陪你玩了,昨晚我很满意,我相信你也一定很满意吧。”
陈冰冰抱着衣服一瘸一拐的走进浴室,在里面洗了一个热水澡之后,穿上原本属于自己的衣服,然后冲出浴室拿出自己的警察证件,对着刘帅气呼呼的喊道;
“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因为对身为公安人员的我,进行了性侵犯,现在我要以强*奸*犯的罪名逮捕你,你给我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刘帅一招将陈冰冰放倒在地,然后捏了捏陈冰冰秀气的脸蛋,满脸笑嘻嘻的道;
“咱可得说清楚了哦,我们只是单纯的约【炮】关系,我们不存在强这个字眼。
你要是,还想继续逮捕我的话,那我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将你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什么,把我永远的留在这里,他他他......他是打算把我给杀了吗?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不要死在这里,我不能死在这里。
陈冰冰看着刘帅,满脸哀求着道;“你放过我吧,我会不找你麻烦了,真的,我发誓以后,都不再找你的麻烦了。
我要是再来,找你的麻烦的话,我就再被你强一次,然后再意外怀上你个孩子。”
刘帅点了点头,带着陈冰冰走出别墅,随后丢给陈冰冰一张银行卡,在告诉她密码之后,刘帅让约翰将她和另外两个女人,一起给带出了小区。
送走陈冰冰之后,刘帅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胸膛气喘吁吁的道;“尼玛,吓死老子了。
呼呼呼....娘的差点就被,以强女警察的罪名被逮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