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养刀剑是一门技术活。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白绯才彻底掌握这门技术。这绝对不是因为她手拙!使用太子长琴疗愈能力来治疗刀伤的白绯如是说。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白绯用左手稳稳地握住刀鞘,右手则紧握住刀柄。
稍稍地用力,先让刀锄的部分露出,而后一口气、缓缓地将刀完全抽离刀鞘。
这个过程就像是在脱心爱之人的外衣,小心而细心的,不让他产生抵触之意。
接下来,退出刀柄上的目钉。这就像解开内衣上系得完好的结。而后,拆卸刀柄。脱去他最后的遮挡,露出鲜少见人的部分。
白绯把刀刃朝前,右手握紧刀柄,左手则握拳,对准持刀的右手虎口处,以适度的力量捶下。
叮——清脆的金属声响在耳边。
刀茎跳出了刀柄。
白绯用左手的二指捏住了刀身,将刀抽了出来。
将切羽和刀镡除下,白绯欣赏着彻底赤/裸的小狐丸(刀)。坐在一旁的小狐丸则捂着羞红的脸,一对雪白的狐耳极为不安地晃动着。
“白绯,你的举动也太……太……”慌乱间,小狐丸咬到了舌头,不由得唔了声。
一手握着刀茎,白绯一手拿着打粉棒,轻轻地敲着刀身,浑不在意地接道:“怎么了?这不是保养刀剑的正常流程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小狐丸,微笑道:“还是说……”故意用手指抚过剑身,在刀茎处打了个转,“你在想什么糟糕的事情?”
“才……才没有!”小狐丸慌张地反驳道,“只是很难为情啊!”
“明明都做过那么多次了?”白绯笑着反问道。
“但是这种事情,根本就没办法习惯啊!”小狐丸气恼得连椿红的眼眸都蒙上了一层白雾,“虽然是白绯的工作,但唯独不想被你看到变钝的样子。”
“小狐丸……”
还未说完的话被宽大的手捂住了。小狐丸竖起食指,示意白绯噤声。
接着,房门被打开了。
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白绯知道是藤原时平进来了。
“哦呀,不在呢。”
白绯微微探出头,看见藤原时平摸过空无一物的刀架。
“是被小公主拿去保养了吧。”藤原时平轻笑了几声,“真是个认真、惹人怜爱的小家伙呢。”
又被时平小看了呢。白绯不由得鼓起了一边的脸。正想出来吓他一跳时,她突然听见了一声疲惫的叹息。
“要是他们也能这么可爱就好了。”藤原时平席地而坐,漫无目的地看向前方,“前路是一片迷雾泥沼,该如何跋涉而过……”用扇子敲了下腿,“还是说,会在中途被吞没呢。”
“作为藤原北家的当家和左大臣的我,本来不该说这些丧气的话。”藤原时平苦笑着,“在这无人的房间内,就请先祖屈尊来倾听一下我的软弱吧。”
“该从哪里说起呢。”
房间内响起扇子敲击时的咚咚声,一下又一下,回荡而徘徊,宛若迷途的旅人寻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啊,那便捡些重点说说吧。”苦恼的藤原时平突然笑了一下,“那一天,宫内正开着歌会。本是兴致极高的时候,突然遭逢雷雨天。那也是常事,毕竟天气变化莫测。可是……”
藤原时平稍稍停顿了下,原本轻松的语气开始凝重,“响雷打死了两名大臣,并且吓得天皇大病。宫内人心惶惶,皆说是菅原道真的怨灵作祟。”
“我原是不在意那些说辞的。即便天皇说要赦免他的罪行并追赠官位时,我也只为了让他安心而附和着。哪知道,天皇竟接连梦到菅原道真,身体也每况愈下。”
“那位大人更加笃定这是菅原道真作祟,整天惶惶不安。请了阴阳寮里的人来驱邪,效果却不甚好。”长叹一声,藤原时平感慨道,“就算是菅原道真的灵作祟,他最该找的人不是我吗?”
他自嘲地笑了笑:“这样子,我不就成为了害天皇生病的大恶人了嘛。其心当真可诛呀,却不像是他的作风。”
白绯知道时平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他们是最大的对手却也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哎呀,软弱的话说得有些多了。”藤原时平以扇掩唇,浅笑道,“不过,我可不会就这样被轻易地打败。就如她所说的那样,我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入那种境地的。”
站起来后,他舒展了下身子,又恢复成优雅而从容的贵公子模样。“接下来,该继续工作了。”用扇子连敲着疲劳的后颈,藤原时平跨门而去。
放松地呼出一口气,白绯不由得向后挺直身体。当背脊触碰到那结实的胸膛,她立刻涨红了脸,忙不迭地说:“对不起,小狐丸,我……”
嘴唇被修长的手指抵住了,小狐丸微笑着答道:“请多多依靠我吧。”
“你这样说的话……”少女漆黑的瞳孔深处迸发出璀璨的亮光,宛若闪耀在黑夜的花火。唇角微微上扬,勾出动人心魄的弧度,“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忽生出不好预感的小狐丸却在她狡黠诱人的笑容中败下阵来。在满头雾水的情况下,他搭上了名为“白绯”的贼船。
在藤原时平的领路下,白绯手持着小狐丸,在宫内行走着。
“这样真的可行吗?”不被常人窥见的小狐丸不安地反复问道。
握紧了手中的太刀,白绯回以一个沉稳而自信的微笑。压低的少女声音宛若一颗定心丸,溶解了小狐丸所有的忐忑。
“一定可以的。因为你可是受到神明祝福的小狐丸大人呀。而我……”抖了下左手的黑镯子,“也深深蒙受着神明的眷顾。”
长琴,请祝我一臂之力吧。
听到身后少女的自语,藤原时平不禁勾起了唇角。她还真是不可思议呢。他现在倒有点相信白绯是天女殿下这个传言了。
无论她是不是自九天而来,他绝对不会让她逃离开自己的身边。
与醍醐天皇隔帘会见后,白绯便与藤原时平暂时留宿在宫内。
不知怎么的,醍醐天皇特别喜欢召见白绯,更是多次求她弹奏古琴。当悠悠的琴声回荡在宫室之内,天皇只觉得自己的身心受到了涤荡,宛若初生的孩童般轻松无忧。
一曲终了,醍醐天皇不禁赞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陛下过誉了。”白绯低头答道。
“不不。我倒觉得用言语来称赞你的琴声,太过空洞无力了。真不知道能弹出如此妙音的女子……”醍醐天皇激动地向前倾身。正打算掀开帘子,却被藤原时平恰如其分地制止了。
“陛下,请保重身体。”藤原时平微笑着关切道。
听到这话,醍醐天皇顿时卸了刚才那股激动劲儿,不甘愿地应道:“是。真要谢谢时平的提醒。”话尾中竟有些咬牙切齿。
仿佛没听出话外音的藤原时平依旧笑着回道:“啊,能为陛下分担是臣的荣幸。”
在暗潮涌动的两人旁边,没有察觉的白绯坦然地开口:“陛下,请您好好休息……”正当醍醐天皇感到高兴之际,她继续说道:“正如兄长大人所说的。”
变得失落的醍醐天皇感慨道:“时平有一个纯净如露的好妹妹呢。”接着,他对白绯说:“白绯嘛,也请你好好珍惜时平的这份心意。”
“好的。”虽然这样应了,但白绯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都这么说。不由得摸了下自己的脸,难道她真的长了张薄情寡义的脸?
不知是阴阳师的结界起来作用还是白绯的琴音清除了秽气,总之醍醐天皇的身体正一天天地好转。
那一日,原本蔚蓝的晴空转瞬被黑沉的乌云覆盖。顿时,雷声轰鸣,宛若千钧齐落,震耳欲聋。大雨铺天盖地而来,像是齐发的利箭,射穿天地。
在游走如蛇的雷电间,披发黑衣的男人浮现在黑云之上。
“啊哈哈哈……”他大笑着看向宫殿里的众人,“真是好久不见了,天皇陛下。还有……”他的面目顿时狰狞若恶鬼,“藤·原·时·平!”字字若孤狼嚎叫,凄厉骇人。
白绯快速地拔出小狐丸,用剑身引导着洁净的灵力,以此来支撑岌岌可危的结界。而藤原时平护在天皇的面前,对天质问:“来者何人,速报上名来。”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嘛,左大臣!”他撩开披发,露出苍白褶皱的面孔,“我好恨啊!”
瞬时,狂风大作,一声惊雷落在了藤原时平的脚边。幸好有结界的庇护,他才免于一难。
按下心里的惊惧,藤原时平冷静地答道:“果然是你。你已经输给我了,莫要在此胡作非为。”
“胡作非为?”菅原道真的亡灵歪着头,不解地重复道。而后,他桀桀地笑了几声,“你说到底是谁在胡为,藤原时平!恶犬中的恶犬!”怪风更盛,雨水击打着结界,发出不祥的消融声。
扶住身形有些许摇晃的藤原时平,白绯紧握住手中的小狐丸,大声道:“菅原大人,请不要被人们的恶念利用!一心想着国家的您怎么可能做出损害国家安定之事!”
“丫头片子哟,你站在祸国恶犬的旁边却说着忧国的话语,这不是太可笑了吗?”菅原道真怒极反笑,“我只是想让被蒙蔽耳目的陛下听到真实的声音,哈哈哈……这都是出自我自身的意志,何来利用之说!”他的神情愈发癫狂。
“可是……”白绯刚说了两个字,无数道惊雷便劈天而来。
“糟糕,他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一旁的小狐丸焦急地开口。
持剑相抵,白绯咬着唇,苦苦支撑。雷落在结界之上,发出滋滋的烧灼声。一个不留神,她的手臂上便出现了一道焦灼的伤口。
“唔。”白绯强忍住吃痛的声音。在一晃后,她的身姿挺得愈发笔直,宛若一把雪亮的利器,立于天地之间,誓要斩裂漆黑的雷雨天。
明明是纤细柔弱的背影,此刻却高大挺拔得能与苍穹平齐。看着那耀眼的身姿,藤原时平抹去了心底的迟疑,上前握住了白绯的手。
对视之后,藤原时平带着自信满满的笑容,开口:“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为什么不能认清这个事实呢?如今,你竟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报复,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亏世人还认为你高洁正直。”
被戳中要害的菅原道真怒吼道:“闭嘴!闭嘴!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说罢,又劈下几道雷。
白绯面色一凛,抚摸着手腕上的黑镯子。长琴,请借给我你的力量。
像是回应白绯的请求般,镶嵌于黑镯上的乳白魂珠散发出温和的光芒。
感受到体内不断上涨盈满的灵力,白绯指引着它们,聚集于刀尖之上。“请清醒过来吧,菅原大人!”
随着一声呵斥,一束夺目亮光冲向黑云之上。
“小伎俩。”菅原道真挥袖,生起一列鸣雷。
两者相互对冲,白光冲破了雷阵,直击入菅原道真的身体。
“啊——”菅原道真捂着自己的胸口,倒在云层上。一瞬间,令人难受的污秽之气被驱散开,怪风不作,雷鸣渐少。连那落雨也不再迅猛若投石。
小狐丸惊奇地叫道:“他死了吗?”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白绯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我只是驱散了缠绕在他身上的秽气。”作为亡者又心有所怨,无怪会被污浊之气玷污,进而丧失理智。
“好久没有那么舒畅了。”菅原道真不仅面容变得祥和,还微微扬起了唇角,颇有生前大学士的风范。
他双目清明,对白绯说:“就这点,老夫还是得感谢你。”视线转向藤原时平时,就从温和春风转为刺骨冬雪,“老夫承认自己败了,但世人的眼睛总是雪亮的。你这小子也只能在现在笑了。且罢,看谁能真正笑到最后。”
话音刚落,菅原道真便不见了踪影。原本阴云密布的天空立刻变得晴朗。
怨灵作祟事件就此落幕。
之后,身体大好的醍醐天皇赞誉小狐丸为“斩雷”刀,并重重地封赏了藤原北家。给予白绯的礼物更是隆重到令她受宠若惊。
然而使者带给她的话,却令她不得其解。
“若是成了好事,请务必由宫内主持仪式。此心虽非露,寄情花上若置露,每逢风吹时,还恐玉露消散,忧思伊人零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