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车厢里,中场的餐桌自动升起,形成了一块巨型的天花板,紧接着,从车窗边缘延伸的一块海绵垫翻转下来,与躺坐的沙发合二为一成单人床。an?en???.??a?n??e?n?`“看什么呢,快过来,搭把手。”张方怒斥一声,呆滞的唐颂亦是赶紧过来,将昏倒的女子扶上了沙发床。
张方打量着昏迷中的女子,她全身近乎被冻僵了,浮肿的血块凝固成群,密密麻麻遍布了周身,即使靠在旁边也能感觉到一股异常的寒冷,索性接触颈部大动脉时,还有微弱地跳动。“你,你又在看什么?”唐颂大脑转动缓慢,眼神不由从她裸露的胸前划过,不由被张方当场擒获。“快去把车内温度稍微调低一些,我怕她血液流动太快而引发热症,再端杯热水过来,她都快冻成冰人了。”说着,张方给她披上了一张厚重的毛毯。
将所有的补救都施加之后,他俩儿呆滞地盯着面前这个仍旧陷入昏迷的女子,全身肌肉都在轻微地抽搐。“她怎么了?”
“或许是个流浪人吧,在旧城区里屡见不鲜。”张方口是心非,美貌的女子不至于会落得这番下场啊,难道是世道变了?
“哼,贫困的流浪人,还戴着卡扎西腕表?”唐颂注意到女子右手戴着的腕表,品牌属中等,这虽说算不上富裕,但也绝不是贫困。“你看她颈部细微的痕迹。”唐颂弯腰,无意间距离女子的****仅有几公分。“她之前应该佩戴了一条项链,从细腻的纹路上看,精致的妆花以及……”他右手试着触碰女子的右耳垂下,又缩了回来,继续说道:“以及“s”型的符号,想必是一条品牌的饰品,索亚。”
唐颂深吸一口气,扬起身,默然地点着头,然后看向张方,此时他正用一副惊异的眼光略带敬佩的情绪俯视着自己,随后喃喃自语着:“噢,好吧,看来,我,我误解你了。”
“咳咳……咳咳……”这时,昏迷的女子突然咳嗽着,死沉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痛楚。
“快快,拿水来。”唐颂挥指着,赶紧坐在沙发床的一角,将奄奄一息的女子扶了起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小姐。”张方及不乐意地将杯子递给了唐颂,本来做这件事的人应该是自己。他心里怒骂着,混蛋,又被这无赖抢了风头。
意识与眼里的成像一样模糊,当一股暖流浸入枯燥冰冷的肺中,还略带一丝甜润,挣扎的双眼终于敞开了。“嗨,你,你还好吗?”满脸络腮胡的唐颂憨笑着,一旁凑上来的张方也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
看着两张陌生的脸孔,女子吓了一跳,猛地一阵哆嗦,险些将唐颂手里的热饮打翻,她依偎在沙发床的一角,紧贴着车窗口,围裹着毛毯,全身抖得厉害,凌乱的眼神,止不住地狂扫。
“冷静,冷静,冷静一点。”唐颂起身后退了数米,轻声安慰着:“我们没有恶意,刚才,是,是你在敲车门吗?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陷入恐惧的女子看着车厢里齐全的摆设,突然想起来什么,立即慌不择言地说道:“你,你们,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
“好的,好的,你别紧张,有什么事慢慢说。”唐颂点着头,他和张方相视一眼,彼此都认为眼前这个女子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我,我想找那三位女士求助,有人告诉我,只有在这里能找到她们,求,求你们了,能告诉我,她们在哪儿吗?现在,现在几点了?”她惶恐不已,片刻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手上还带着表。“噢,天呐,七点了,十二点之前我必须赶回去,否则,否则就会……求,求你们了,带我去见见她们。”
看来她一定是遇上了怪事,午夜十二点,难不成和灵异事件有关。唐颂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揣测,这时张方开口说道:“可是,她们现在已经离开了,大概要等一阵子才回来。”
“等,等多久?”女子焦虑不已,红肿的眼眶里泛着泪痕。
“几天?或许,一天?”张方也不清楚,随口答复着,心里却暗道,哼,那三个大人物自从组建了一个驱魔女子队,便各路“行侠仗义”,神龙见首不见尾,换做是我的话,一定不会这样做。
“呜呜……”突然,女子绝望地抽泣着:“看来,看来我是难逃一劫了,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呜呜……”
“事实上……”唐颂深吸一口气,瞟了一眼张方,随后低沉着声线说道:“她们和我俩儿,是,是一个团队。”
迟疑了片刻,张方的眼神游走在二者之间,淡笑着:“是的,其实,我们或许更,更,更加……(厉害)?”他不知道该如何用词,大脑暂时短路。
唐颂上前一步,略显“谦卑”,随后摇头苦笑着:“事实上,我们经常交流,她们也是按照我俩儿的提议进行各种仪式,所以,你应该,应该……”他扫视着张方坚定的眼神,亦是正式说道:“应该找我们。”
女子很恍惚,随即突然兴奋起来,顾不得眼角的泪水,在沙发床上挪动着。“你们,你们能救我?”
“当然,不论你遇到何种怪事,遭遇何种鬼物的侵扰,只管交给我们,因为,我们是……”唐颂给张方使了一个眼神,随即异口同声道:“我们是,驱魔二人组!”还摆出了一个华丽的造型,显得极为浮夸、恶俗。
不过这一幕倒是令迷失的女人彻底看到了希望,她起身连忙道谢。“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那,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出发?”唐颂疑惑道。
“是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赶在午夜之前回去,这事情复杂,我会在路上给你们解释。”女子祈求着,情势看起来紧张万分。最终,张方给女子拿了一件大衣,他与唐颂二人各自手提一只黑箱,三人就这样朝着通车的路径,在阴暗的灯光下、尘雪四溢中逐步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