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原本在怡然居,听丫鬟说三少爷气冲冲的便往玲珑阁而来,谁也不理,心里就担心是发生什么事了,惹怒了儿子。
凤依君和凤依羽是龙凤胎,虽与凤鸾同一天生日,却比凤鸾早出生两个时辰,原本吴氏比楚玉晚怀孕,按理说凤依君和凤依羽应该晚出生才对。
可偏偏吴氏的孩子先出生,吴氏暗忖着:当年自己暗中用了催产药,导致儿子性格扭曲暴力,私下里玩死了不少丫鬟,都被自己悄悄替他处理了。
这件事情府里谁也不知道,有一次却被玲珑悄悄看见告诉了自己,她警告过玲珑,这件事情谁也不准提,不然她也不认玲珑这个女儿。
凤玲珑以为吴氏是重男轻女,正因为三哥是儿子,所以母亲才更加疼爱他,只要三哥不惹她,平时凤玲珑对凤依君都是乖巧听话的。
“娘,是三哥先打我的,凭什么要我向他道歉。”
“玲珑都是被您宠坏了,她干了什么好事只怕父亲回来饶不了她,外面都传翻天了,说她勾—引望春楼的王二,丑事败露,父亲一气之下将王二打杀了。”
一语道破,霎时间,天空在此变了颜色,晴天霹雳,似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
吴氏努力压住自己怒气,心里无比恐慌,呢喃着道:“这事是谁传出去的?”
“娘,你也知道这事。”凤依君凝眸盯着吴氏红白交错的脸,冷声问着。
吴氏脸色惊得雪白,细细的把昨日府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凤鸾?”凤依君冷声说出这两个字,怎么什么事都和那傻子有关系,今天听到的全是关于凤鸾的消息。
首先是她被无故赐婚,再是玲珑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
凤依君怎么想也想不清楚凤鸾会有什么本事嫁给亦王爷,更想不通,她又有什么本事扭转乾坤,玲珑没害她成功,反而还被她害了,现在事情竟然被传了出去,是谁传出去的?
“君儿,你是说,是凤鸾传出去的。”吴氏凝眸轻问。
凤玲珑此时惊慌不已,全身吓得瑟瑟发抖,她以为这件事情不会有人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那个傻子成了王妃,而自己却成了人人口中的荡—妇,以后她还有什么脸面出去见人。
“娘,是凤鸾,一定是凤鸾要害我的,除了她,别人根本不敢把这事传出去。”
“可是,她一个傻子,能做这事。”吴氏皱紧了眉头,回忆着白天凤鸾异常的举止行为,满脸的不屑,这一切似乎都在按着某个轨迹行驶,是她们掌控不住的。
吴氏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为什么会这样,被人打了个措手不急。
“娘,她不傻了呀,真的不傻了,我亲眼看见她把王二打倒踩在脚底下。”凤玲珑言语急切,眼露凶光,恨不得把凤鸾撕碎煮来吃了。
“凤鸾不傻了?哼!我看你比她还傻,王二那是什么人,下作之人,你也去惹,现在惹得一身腥,我看你怎么办。”
凤依君眼露狠光,都傻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不傻了,凤玲珑脑袋里装的全是草,竟然会在王府后院做这种事,即使要陷害凤鸾,就应该把事做绝。
“呜呜!三哥,那我该怎么办啊?我就想戏弄那傻子,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呀!”凤玲珑心如死灰,怎么也没想明白,会是谁传出去的。
“不是凤鸾,那就是凤柔洁和凤烟儿,她们也被王二脱衣服了,为什么她们没被传出去,她们想将此事推脱在我一个人身上,对,一定是她们,哼!那两个小贱人,竟敢背后陷害我,我要把这事告诉父亲,父亲说过,谁要将此事传出去,家法处置。”凤玲珑心急如焚,胡言乱语。
凤依君怒视着凤玲珑,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这么蠢笨,气愤之下,狠狠的又给了凤玲珑一巴掌,怒道:“她们没有你蠢,从今日起,哪里也不许去。”
“啊!你以又打我,凭什么我不许出去。”凤玲珑再也忍不住,怒及跺脚尖叫起来。
最想将此事息事宁人的是凤柔洁和凤烟儿,她们不可能自掀伤疤,玲珑连这点都想不清楚,简直白活了。
凤依君冷哼一声:“蠢货。”
遂而一声不吭的出了玲珑阁。
“君儿,你要去哪儿啊?”吴氏此时也没了主意,但是她知道如果玲珑躲着不出去见人,谣言一定会越传越大,到时候没有的事都会被传成有的了,君儿也不能糊涂啊。
“香雅小苑。”
“娘也去。”
此时天色漆黑一片,凄凄冷冷,夜空中稀稀疏疏的几点星光,夜色宁静得有些可怕。
屋内微黄的烛火轻轻摇曳着,火红的身段,似鬼魅起舞。
凤鸾浓妆艳抹,正对着两个熟睡的丫鬟冷笑,气质与她的妆容完全不符。
陡然,熟睡中的两个丫鬟突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双漆黑闪亮,冷若寒潭的绝色眸子。
凤鸾婉转微笑,满眼风华,眼眸慑人心魄,寒冷嗜骨,仿佛能望穿一切。
紫儿和蓝儿吓得面色发白,冷汗直流,紫儿口齿不清的喃喃着:“傻……子,你看着我们做什么?”
陡然,凤鸾深沉而冰凉的声音缓缓道:“漂亮。”
“什……么漂亮?你要做什么?”蓝儿被凤鸾犀利的眼神吓得踉跄后退,正要起身,却被凤鸾生生压住动弹不得。
“翠竹,她们是不是很漂亮啊?”凤鸾无辜的歪着脑袋柔声问着。
翠竹彻底傻了眼,只见紫儿和蓝儿的脸上被画得像只公鸡。
以前紫儿和蓝儿没少跟着七小姐欺负五小姐,现在这样是她们罪有应得。
瞬间一块铜境递到紫儿和蓝儿面前,只听到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叫:“鬼啊。”
铜境被她们摔在地上,清脆悦耳。
凤鸾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越靠越近凝声问着:“哪儿有鬼?”
“那里面有鬼。”
遂而,凤鸾又将铜境捡了回来,对着紫儿和蓝儿,呆呆道:“这里面有鬼吗?”
紫儿和蓝儿看到境中的自己瞬间惊叫:“有鬼啊,呜呜……”
翠竹呵呵直笑,她还从没有瞧见紫儿和蓝儿这么惊慌失措的模样过,以前都是她们把人吓得瑟瑟发抖,现在竟然被自己吓得发抖,真好笑。
“小姐,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