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狂妃,邪王求上位,一百二十章青屏山庄庄主
乾德帝并没有听出来人的声音,只是当他看到突然跃到青珂身边的男人之时,他才知道,来的竟然是冷逍遥。舒悫鹉琻乾德帝心里不由得懊恼,刚才他不应该拖拉的,如果一早就下令放箭,杀了云青珂,就能除去一个大燕国最大的威胁。
想着乾德帝更是不满地看向燕璃,燕璃此时正面色轻松地看向青珂和冷逍遥,见此,乾德帝的眸光更加地深沉。
“外公,你怎么来了?”漆黑的双眸中漾着欣喜的笑意,青珂拉着冷逍遥的手,眉宇间有着娇憨的神色,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对长辈撒娇的小女孩,若不是身上沾染了点点血迹,哪里看得出她刚刚才经过一番激烈的生死之斗?
冷逍遥看着青珂,脸上也漾着慈爱的神色,声音却有些清冷不满地说道:“外公再不来,是不是谁都可以欺负你了?你这丫头,当初不是挺狂的吗?怎么到了京城,不是被这个欺负,就是被那个算计?外公真要怀疑你这丫头是不是假冒的?”
冷逍遥像是没看到乾德帝,没看到周围虎视眈眈的弓箭手和侍卫似的,只顾着和青珂说话,根本挤没有向乾德帝行礼。
想要杀他宝贝外甥女的人,还想他冷逍遥给他行礼?他敢受他的礼?他受得起吗?
“外公,你竟然连珂儿是不是假冒的也看不出?你实在太伤珂儿的心了。”青珂拖着冷逍遥的手摇晃着,心里却因为外公对自己的维护和关心而感动。这个世界唯一让她感受到血脉亲情的人,就是这一位财霸天下的老人。
冷逍遥又是好气,又是无奈,要说这个世界上让他毫无办法生气的人,就是这丫头了。
“好了,外公知道你是外公的珂儿,不是假冒的。这样,你心里高兴了吧?”
青珂促狭地看着最疼她的外公,闷闷道:“伤了的心,即便又高兴了,还是会有伤痕的,外公,下次你可不能在说珂儿是假冒的话了。”
“行了,你这丫头,还越说越上瘾了是不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冷逍遥无奈地看着青珂,神色间却没有半点责怪之意。
青珂眨眨眼,倒是乖乖地闭上嘴,不再说话。外公来了,估计乾德帝也不敢当着外公的面要杀她了。所以今天的事儿,暂时就此结束了。乾德帝再想除去青屏山庄,也不敢在他的皇宫里,对青屏山庄的庄主动手。
“原来皇上也在,草民倒是眼拙了,竟没有看到。”
冷逍遥终于把目光放到一旁脸色阴沉的乾德帝身上了,不过他的话,却让乾德帝本就阴沉的脸色更是再黑了几分。他这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谁会相信他刚才没有看到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帝皇冷着脸站在一旁。而且不仅皇上在,皇后,皇贵妃,容妃,甚至是几位王爷都在。
乾德帝神色幽然,看着冷逍遥,笑道:“不知冷庄主莅临,是朕失礼了。”
冷逍遥笑着开口,看向乾德帝的目光却是极快地划过一抹冷厉,道:“呵呵,皇上说笑了,是草民不请自来才是,今天冒昧进宫,只因看到我那外甥女放出的信号,草民以为我那外甥女又在宫里生了什么事,所以才进宫来一趟的。”
确实是生事了,杀了不杀人,伤了不少人呢。只是这冷逍遥担心的不是他宝贝外甥女杀了谁伤了谁,而是担心她被人欺负了。
乾德帝脸色很僵硬,看着冷逍遥,心里很清楚,今日绝对不可能再杀云青珂,日后想要除去云青珂,只怕机会不易。
不过乾德帝心里也有些没把握,如果今日他杀了云青珂,冷逍遥会怎样做?看到他对云青珂的疼爱,乾德帝毫不怀疑如果他今日杀了云青珂,冷逍遥会还不犹豫血洗皇宫。
也许,没有杀了云青珂,也是幸事。
要杀云青珂,这样光明正大不是好办法,即便她今日忤逆了他这个皇帝,可冷逍遥和青屏山庄的人未必会因此而不找他麻烦。
杀云青珂,怕是暗中谋划才是上上之策。
“今日是朕与云小姐之间有些误会,是以才会动起手来,倒是让冷庄主担忧了。”
“原来是误会?”
冷逍遥似笑非笑地看着乾德帝,那像是含着嘲讽的目光,却让乾德帝眼中闪过冷戾的杀气。只是冷逍遥既然出现在这里,青屏山庄的人,绝对就在附近。不管是因为周围的人,还是因为冷逍遥所掌控的势力,都不宜与他交手。
“自然是误会,云小姐是云尚书之女,是容妃的外甥女,若非误会,朕又岂会为难她?”
殊不知乾德帝放低姿态的话却让冷逍遥眉头倏然蹙起,冷厉的目光看向乾德帝,冷声道:“怎么?皇上因为对珂儿有所误会,所以为难她了?”
乾德帝脸色一僵,冷声道:“冷庄主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冷庄主以为朕会故意为难一名小女子?若不是误会,今日这宫里又岂会有那么多的侍卫受伤甚至丢了性命?”
冷逍遥似笑非笑地看着乾德帝,幽幽道:“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也就罢了,不过这样的误会,希望皇上日后不要再犯了,不然,如果因为皇上误会,而让这么多侍卫丢了性命,那丢了性命的侍卫,倒是冤死了。”
“父亲,其实错不在皇上,是珂儿性子执拗了一些,屡次冲撞皇上,冒犯君颜,不然也不会有眼下的局面。”容妃忍不住开口,从云青珂离开云府前往山庄之后,她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位父亲。却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父亲一个目光都没给她,却对姐姐的女儿这般疼爱维护,这样的对比,让容妃心里极其不是滋味。
容妃的话音一落,乾德帝倒是没有再开口,本以为容妃到底是冷逍遥的女儿,听到多年不见的女儿说的话,冷逍遥总该会有所感触才是,却没想到冷逍遥就当容妃不存在,她刚刚说的话就像空气一般,根本就不给一丝丝的反应,看都没看她一眼。
冷逍遥对容妃的漠视,让容妃更加不是滋味,虽然当年他与她这个女儿早已脱离了父女关系,可她无论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是他的骨血,他就能怨恨她这么多年?
“珂儿,你是青屏山庄的继承人,外公便是马上把庄主之位给你,也是放心的。凭你的能力,足以让青屏山庄的人过得更好。有些事,只要你认为该那样做,就不需要顾忌什么,外公别的能耐没有,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足以护着你横立于世。你是外公连责备一声也舍不得的宝贝外甥女,外公自己都舍不得责备你,又哪里能容忍别人欺负你?所以,那些个欺你之人,你只管欺回去。”
冷逍遥没有搭理容妃的话,可就在乾德帝要开口的时候,冷逍遥说出来的话,却让乾德帝和容妃脸色青白难看。语气说冷逍遥那些话是说给云青珂听的,还不如说是再警告他们。
青屏山庄再强大,可冷逍遥这般,也太过狂妄嚣张,目中无人了吧。
青珂眼里闪过感动,轻轻地抓着冷逍遥的手,笑道:“外公,你就放心吧,珂儿可是跟在你身边长大的,若是珂儿让人欺负了,却没有还回去,那岂不是丢了外公你的脸面,头可断,血可流,外公的面子绝对不能丢。”
燕璃看着青珂,看着那个自她最亲最敬的人出现之时,就一脸娇憨依赖纯真的人儿,不由得有丝丝的羡慕,什么时候,她也会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有这样的一面呢?
冷逍遥满眼的慈爱笑容,瞅了情况一眼,道:“你这丫头,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话来逗外公开心。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去好好收拾一下,女孩子家家的,弄得这一身狼狈,还说不丢外公面子呢。”
青珂朝冷逍遥无辜地眨了眨眼,却不在说话。
冷逍遥的目光自青珂身上转到乾德帝身上,眼中的慈爱在目光离开青珂之时,就快速地褪去,深邃锐利的眼中,是意味不明的深意,沉声道:“皇上,时候不早,这丫头今儿个也弄得乱糟糟的,草民就先带她回去了。日后有时间,草民定会亲自前来拜见皇上。”
乾德帝面色冷峻威严,沉沉开口,“冷庄主请随意,朕就在这宫里等着冷庄主前来,过几天就是祁仙节了,如果让各国使臣得知冷庄主也在京城,定然会很期待能够与冷庄主相见。”
“与各国使臣相见之事,草民也很期待,草民此次来京城,一来是因为青珂回来京城已经有些时日,草民担心她不适应,是以就来看看。二来,草民也听说祁仙节最是热闹,这人上了年纪,就喜欢凑凑热闹,是以即便皇上没有相邀,草民也是要诞着脸来看看的。”
众人听了冷逍遥的话,不由得一脸的黑线,云青珂会不适应?她如果不适应,今儿个能在皇宫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倒是云青珂一回京城,他们就各种不适应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