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看到的不是更新内容就请过6小时再来看。  风魔一族袭击宇智波族地?
宇智波斑兄弟身死?!
宇智波一族换了族长?!
千手柱间恍如堕入一个荒诞的梦境,情报上的字字句句变得扭曲。他的脑子乱糟糟地闪过无数的画面,年幼时的相遇,多年的征战,终结之谷的决战,四站的重逢,以及最后的最后,宇智波斑躺在他的怀里,安详死去的模样。
“不……”
“我不相信……”千手柱间抬头看向扉间,漆黑的眼瞳中因为盈满太多负面情绪而几乎变得扭曲起来。他看着千手扉间,一字一句,像是在告诉他,又像是在告诉自己,“斑不会死的,斑绝对不会死的。”
千手扉间定定地看着千手柱间,片刻后,他耸了下肩,道:“兄长,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因为宇智波一族有自己鉴定血缘的方法,他们已经确认尸体确确实实是属于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的了。”
千手扉间皱了皱眉,“只是没有想到,宇智波一族竟然还藏着万花筒,还有,他们已经与羽衣一族达成联合,千手的情况很是不妙。”
千手扉间努力想要让千手柱间认识到如今千手一族的形势,然而显然,他的话,他家大哥根本没有听在耳朵里。
情报在手中化为齑粉,千手柱间的声音里掺杂太多激烈的情绪反而变得平静起来,他慢慢地道:“我不相信。”
下一刻,千手柱间“砰”地消失在眼前。
千手扉间愣了一下,他下意识感应了一下他的查克拉,旋即脸色大变。
“白痴大哥!”
千手扉间怒骂一声,迅速结印,也“砰”地一声消失了。
&&&
这段时间的宇智波族地,注定热闹无比。
先是风魔一族袭击,前族长身死,这件事情在宇智波中闹了几天才平静下来,其中不乏前族长太过铁血,而新族长虽然实力不高,但在安抚族人情绪上很有心得。
不过三日的时间,宇智波提及前族长的人渐渐少了起来,他们更多地将目光放在了宇智波新兴的双子星身上。
如今的宇智波与羽衣结成同盟,两族联手,一定能将千手彻底铲除!虽然他们瞧羽衣不怎么顺眼,但和千手的覆灭不起来,让他们暂且接受一个名为羽衣的盟友也不算什么。
虽然宇智波内部经历了变故,但对外他们接手的任务反而更多,以昭示那场变故的无足轻重。但考虑到族内的安全,身为兄长的宇智波川一领人出任务,而宇智波泰一则留在族中镇守。
今天早晨,起初是平静的。
直到,族地的防御结界再一次被打破。
这一次,撞开结界的不是地狱蚁之术,而是一头模样狰狞的木龙。
木遁·木龙!
宇智波的人在看到族地中陡然闯入那头木龙的时候先是懵了一下,然后就出离愤怒了——这群混蛋,当宇智波是什么地方!
无数的宇智波忍者蜂拥地赶到结界被破坏的地方,只见木龙之上站着一个异常眼熟的男人,眼熟得只要见到那张脸就恨不能砍死他。
“千手柱间!!!”
在宇智波,千手就是吸引仇恨的利器,而其中以千手柱间的脸为甚。一见到千手柱间,在场的宇智波眼睛全红了,一时间,各级的火遁狠狠地砸向那个连铠甲都没有穿的千手族长。
宇智波一族在擅长瞳术的同时,最常见的查克拉属性便是火属性。众志成城,火遁一同使出后,威力竟异常惊人,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
然而,千手柱间竟理也不理,甚至也不防御,直接驱使着身下的木龙往那个地方冲去。
他虽然不是感知忍者,而宇智波一族阴属性的查克拉气息都差不多,但对于千手柱间而言,无论多远,他始终能够精准地找到那个人的查克拉。
无数火遁融合在一起,火势之大,但凡火及之处,一切都变成了焦炭。
千手扉间赶到时,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他飞快结印——水遁·水阵壁!
自口中喷出的水墙牢牢地将火遁挡在外面,蒸发的水汽雾气弥漫,瞬间就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千手柱间根本没有理会身后发生的冲突,驱使着木龙就向一个方向赶去。
那里是……宇智波一族的墓地!
千手柱间死死咬住牙,他能够感应到微弱的属于斑的查克拉,就在地下。
但千手柱间却不相信那个人已经死去。
没错,宇智波一族的瞳术是那样的神奇,有着伊邪纳岐那种能够将施术者包括死亡在内的一切不利因素转化为梦境的瞳术,就像是当初终结之谷,已经死去的斑以一只眼睛失明的代价复活。
斑,即使死了,他的执念也会促使他重回人间!
千手柱间双目灼灼,眼睛之亮仿佛在燃烧着自己的灵魂之火。他自木龙之上一跃而下,查克拉聚集在他的手掌上。他并指如刀,用力地斩进土地之中。
一下一下,千手柱间跪在地上,凝结着查克拉的手将土刨开。他的手很稳,在他的手下,棕色的棺椁渐渐露出。
他抬起手,手指用力地嵌入木板中,而后用力地往外拽去。
收纳着忍者尸身的棺椁上绘制着封印的术式,防止着本族血迹的外泄,而身为忍界大族的宇智波一族,棺椁上的封印术式尤为牢固。
然而,这分牢固在千手柱间的手上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木板崩裂,露出入葬不久的尸身。
千手柱间怔怔地看着棺椁中,双眸紧闭的宇智波斑。
棺椁中的宇智波斑穿着黑色的长袍,往日里总是显得桀骜的黑发散落在身下,他的双手交叠覆在小腹处。即使惯出美人的宇智波一族也找不出五官如斑这般,俊美得近乎凌厉的容貌来。
千手柱间的手指颤抖着,似乎想要去确认他是否真的死去,可他却怯懦地伸不出手来。
在他的感知中,斑已经……
千手柱间用力地攥住手指,不对!上一次他也确认斑确实是死了,但没有想到宇智波还有伊邪纳岐那种逆天的瞳术,所以,斑一定还没有死。
千手柱间的手指有些僵硬地伸展开,覆在了宇智波的眼眸处。
——只要确认一下斑的眼睛……
千手柱间忽然呆住。
正在这时,虽然有千手扉间阻挡,但大批的宇智波族人仍是快速地赶来。而当他们发现遇袭的是族里的墓地时,宇智波众人的眼睛红得滴血。
族中墓地中埋葬着的是历代为宇智波牺牲的忍者,是宇智波一族的英雄。没有什么比墓地为人所袭击,先辈的尸身为外人所亵渎更令宇智波愤怒的事情了。
为首的,便是在那一场变乱中声名鹊起的宇智波泰一。
宇智波泰一脸色阴沉地看着不远处跪坐在地上的千手柱间,猩红的写轮眼中,三勾玉疯狂地转动着,即使他对前代族长的观感不怎么样,但这种被盗墓的行径在他镇守族地的时候发生,简直就是在往他脸上甩耳光。
宇智波泰一深深地吸了口气,若是不能将这件事处理好,他这些天在族里积攒的声望也差不多废了。
他目光一厉,眼中的三勾玉猛然聚集在一起,最终凝结出三菱形。他握紧手中的长刀,族中的精英已经去拦截千手扉间了,而他需要做的是,将这个千手柱间的命留下来。
宇智波泰一厉声喝道:“千手柱间,私闯宇智波族地,今天把命留下来吧!”
“……不见了……”千手柱间却恍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他跪在宇智波斑的棺椁外,覆在宇智波斑眼眶处的手掌微微颤抖着。他眼中流露出来的,竟是惶恐。
“怎么会……不见了呢……”
千手柱间的心思昭然若揭,宇智波泰一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只要能够杀死千手柱间,区区千手一族,他什么时候都能够毁灭。
同样是一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在战斗中换上铠甲,千手柱间脚踩木人,游刃有余地与须佐能乎状态下的宇智波泰一交手。木遁的忍术一个接着一个,无论宇智波泰一使出什么样的忍术,他都能够恰到好处地将其狙击,甚至还在战斗中冷静地评估宇智波泰一的实力。
比起斑来,还是差远了。
木遁·扦插之术!
尖利的木刺刺穿须佐能乎的铠甲,将其牢牢地钉在地上,并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宇智波泰一的查克拉。
宇智波泰一闷哼一声,他单膝跪地,双眼鲜血直流。他的面容扭曲而不甘,他不敢相信,即使拥有着宇智波一族最为强大的双眼,他还是奈何千手柱间不得。
“需要帮忙吗?”一个声音在宇智波泰一的耳边笑嘻嘻地问道,“千手柱间好像不怎么容易对付的样子。”
“闭嘴!”宇智波泰一厉声道。但沉默片刻,宇智波泰一的眼中掠过一丝厌恶,却道:“你还在等什么!”
“嗨嗨。”
宇智波泰一咬住嘴唇,下一刻,他的后颈处蠕动着探出两片绿色的叶子。绿叶迎风舒展着身体,它扭动着,最终长成了一株猪笼草模样的植物。最后鼓出来的是个花苞模样的东西,但当花苞从当中裂开后,里面却伸出一个顶着绿色短发的脑袋。
漆黑的皮肤,黄色的眼睛,裂开的嘴巴里是野兽的利齿。
“猪笼草”继续生长,最终长成一个拥有脑袋,两根手臂但下半身却与宇智波泰一后颈紧紧相连的半个人。他的手臂紧紧抱着宇智波泰一的脖子,漆黑的手臂逐渐融入宇智波泰一的身体。
宇智波泰一即将告罄的查克拉迅速变得充盈起来,他的脸上出现黑色的纹路,花纹几乎占据了宇智波泰大半张脸。
千手柱间的目光一凝,那个东西……黑绝?!
千手柱间微微眯起了眼睛,强烈的杀意弥漫。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宇智波泰一肩上,正在与他缓缓合为一体的黑绝。
千手柱间目光冰冷,等你很久了,大筒木黑绝!
千手柱间双手结印,朱红的纹路在脸上蔓延,仙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