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3号机呼叫网管”
“网管来桶老坛酸菜泡面,谢谢。”
“A036号机呼叫网管”
“网管来包中华!”
排列整齐的网吧里,一个头戴鸭舌帽的青年在人群中穿梭,灵活地将手中的泡面和香烟递依次给顾客。
等到呼叫网管的声音逐渐变少时,展白才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休息,摘下鸭舌帽扇了扇风。
他最后还是答应了魏元的邀请,来到了文天网吧当了一名网管。身为职业选手的自尊自然还在,但他也是要生活的。卡里剩余的钱不足以支撑他的生活,毕竟他不是对生活质量没有要求的乞丐,光是设备问题就需要解决。于是,他还是选择了放下面子来当了网管。
不过,不能说是普通的网管,因为他享有“随时可以休息”的特权。文天网吧并不缺他一个网管,他去休息不会影响到整体的换班,所以魏元父亲魏文天给了展白这个特权。
而且,他的特权也不是白拿的,除了正常的网管职责以外,他还有额外的工作要做……
“兄弟,该换班了。”网吧内的其中一个网管拍了拍展白的肩膀说道,示意他现在已经到了换班的时间。
“好。”展白扣上鸭舌帽,深呼吸一口,大步迈向楼梯间,准备好迎接自己的特殊工作——
——
“卧槽!你这个不孝子,不救你爹?”
“你自己浪我怎么救?玩个VN往武器脸上Q,你上去跟他啵嘴?”
“我VN这么肥,你玩个牛头来救我我就反杀了啊!不救ADC你玩什么辅助!不救你爹你当什么儿子!”
“你自己这个ADC混得一批,抢人头抢起来了就BB我?混子ADC发育起来了就忘本了?忘恩负义骂辅助?”
“你再回嘴信不信我跳起来就给你一个重锤!我真是恨不得当年把你射死在墙上!”
一父一子,两人坐在起居室里的一排电脑前,正在疯狂的操作,并毫无节操地对喷。
即使在游戏中,两人也没有停下嘴来。
ADC是个混子(牛头酋长):辅助又卖我?你是畜生?还有这个中单怎么又开送了?
Carry丶杰少(迅捷斥候):呵呵?BB尼玛?辅助你死了亲爹了?
很强的ADC(暗夜猎手):中单你脑子有问题?想快点打完去开着你全家的灵车在下水沟漂移过弯?
Carry丶杰少(迅捷斥候):我骂你了?弱智?
看着这充满逗比气息的聊天室,展白运用了非凡的意志力才克制住了自己想笑的冲动。
“小白你来了啊?”魏元的父亲魏文天扭头过来瞟了一眼展白说道:“来得好!我现在去上个厕所,你帮我操作一下!”
“白皇快啊!我已经受不了这个巨菜的VN了!”魏元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损魏文天的机会。
“卧槽!我去上个厕所都BB我?等我出了厕所你就死定了!”已经走到厕所前的魏文天狠狠说道,对着魏元挥了挥拳头。
展白笑着坐在魏文天的电脑前,操作起屏幕中的VN,准备应对眼前一触即发的团战。
是的,魏文天之所以能够接纳展白,正是因为魏文天自己也是一个忠实的LOL玩家。魏文天很年轻,在作为一个室内设计师时就经常在闲暇时光玩些电脑游戏来缓解压力,在LOL出现后更是彻底迷上了这款游戏。几年后,魏文天辞去了设计师的工作,带着长大的魏元搬到了这个城市,凭着积蓄开了一家大型网吧,生活趋于平静。
有一个这样开明的父亲,魏元很幸福。来到文天网吧的几天内,展白时常这样想道。
身为父子,魏文天和魏元却经常一起双排上分,互喷甩锅,俨然一副同龄兄弟的模样,然而由于两人经常对喷,把队友心态都搞崩了,所以虽然两人水平都不算低,但却一直卡在白银段位,不上不下。
展白来了以后,两人的上分之路就轻松多了,一遇到比较难打的局,便马上让展白来顶包ADC或是辅助位。这便是展白的“特殊工作”。
展白好歹也是个职业选手,对付这种白银局根本就是虐杀,不管是作为AD还是辅助,都能打出让队友叹为观止的操作。这一盘也是一样,一个6/2/4的VN,在他手里发挥出了惊人的作用,由于敌方的中野选择去切嘲讽值极高的提莫,VN便直接在牛头的掩护下冲入敌阵。只见展白熟练地操纵VN开启大招【终极时刻】,使用了苍穹之光皮肤的VN通体泛起金光,一记翻滚进入隐身,敌方三人本想围殴VN,却不想直接失去了目标。而当牛头一发WQ敲起敌方AD女枪时,VN便从阴影中杀出,接上E技能定墙眩晕打出控制combo,再接电刀平A叠出三环被动,恐怖的输出几秒就将女枪秒杀,而失去了ADC的辅助娜美也被轻松击杀,不知所措的上单奎因在一记惊天动地的闪现撞墙后,被VN开Q过后一发无情的强化弩箭收割掉了最后一丝血量,展白的VN直接拿下三杀。而敌方中上切死提莫后,恍恍惚惚转过头来时,才发现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
最终,己方拿下团灭,一波推进拆掉了敌方的高地塔,扭头刚刚打完大龙时,敌方居然就选择了投降。
游戏进入结算界面,展白伸了个懒腰,看着从厕所中走出的魏文天,说道:“老板,打完了。”
“什么老板,都指望着你帮上分呢你还这么见外,叫我魏叔就行——卧槽打完了?这么快”魏文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膛目结舌地说道,快步跑来仔细一看屏幕上的结算界面。片刻后,魏文天一脸笑容地拍了拍展白的背,语气和蔼地说道:“小白啊,我马上就晋级赛了……好好干,回头给你加工资,怎么样?”说完,魏文天摆出一个“你懂我意思吧?”的表情。
展白也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分明是在说“我懂你意思”。
魏元看着心有灵犀的两人,愤愤地一拍桌子说道:“你要晋级赛了?卧槽,你白银1晋级以后不就黄金了吗?我还是白银3诶!”
魏文天满脸鄙夷之情看着魏元说道:“那是你自己菜,关我屁事。唉,为父的游戏细胞传到这个逆子身上的时候就死光了。”
“卧槽!我打辅助难上分啊!队友老是坑,你又不能经常跟我双排!”
“你找小白陪你,回头我给他放个长假,相信在小白的带领下,你的水平能突飞猛进到白银2的地步!”
“哪有你这样损儿子的爹啊!”
“你还有脸说我!老子弄不死你丫的!”
说着说着,两人直接旁若无人地扭打起来,展白站在一旁偷笑,恨不得此时手中有一包爆米花以供看戏。
终于,他摆脱了那件事带来的阴影,迈入了全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平静而安稳,网管的工资不菲,并且还有魏文天提供的高端游戏设备,他有足够的钱可以挥霍。或许,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也不错,偶尔跟这对父子一起打打组排,帮他们上分,享受下低端局的轻松写意……
这是紧张的职业赛场上所没有的东西,这是他曾经在赛场上奋斗,挥洒汗水与泪水时感受不到的东西……
这是……
展白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
这……是他想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