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本大爷下来,你这个秃驴。@樂@文@小@说|”夜叉悬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挥着他手中的小叉子。
青坊主无悲无喜,任由自己禅杖勾住夜叉身上那点少得可怜的布料,单手竖起做出礼佛的姿态,语调平淡地道:“贫僧不是秃驴,贫僧是有头发的。”
为了让夜叉能够看得清楚,青坊主特意将自己的斗笠往上顶了顶,露出略显妖异的面容,白色的头发垂落到胸前,在微风的轻抚下微微地晃动。
夜叉别扭地双手抱胸,扭过头哼了一声:“本大爷才不管你有没有头发,叫你秃驴你就是秃驴,臭和尚。”
耳尖却淡淡地泛着粉红。
青坊主无奈地笑笑,眼中满满的全是宠溺。
果然是小孩子的心性,说好的秃驴转口成了臭和尚。
“喂,臭和尚,你什么时候把我放下来?”夜叉瞪了一会儿青坊主,见到青坊主仍旧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还未长开来的小脸上一双上挑的桃花眼此时瞪得大大的,充满了不耐。
青坊主并没有理睬夜叉,微微闭起眼,口中念起了经常念叨着那几句佛偈。
“戒嗔戒痴,避色避贪,方得极乐。”
声音愈来愈低,斗笠也愈来愈低,遮挡了青坊主的面容。
夜叉看不清此时青坊主的神情,却也感受到青坊主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孤寂。
这个臭和尚还会有这样的情绪?夜叉诧异地挑了挑眉,原先应该对此畅快的心中却莫名地升起了一种叫做感同身受的情绪。
看不下去的夜叉使劲地扭了扭身子,用力地伸出自己手中的小叉子,勾住了青坊主背后的那一条白色的大辫子,然后拉过来扯在了手中。
稍微使上了一点点的力道,夜叉扯了扯青坊主的头发,成功地将青坊主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青坊主蹙眉,口吻依旧带着些冷淡的意味,“请不要戏弄贫僧。”
然而夜叉却反常地没有反驳。
而是开口道:“呐,臭和尚。”
“你知道吗?本大爷是夜叉。但是那些人类似乎更喜欢称呼本大爷为[恶鬼]。”
青坊主抬眼,静静地注视着夜叉,眸色柔和,有着浅淡的心疼。
“不过那些人都被本大爷给吃了。”夜叉扬起脸,露出一个笑容,有些恶劣,却又带着些炫耀。
“所以说啊,要是有什么你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东西,吃掉就好了。”
夜叉瞥了一眼青坊主,继续道:“你要是下不了手的话,就让本大爷来帮你解决。”
“反正本大爷也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东西,即使被诅咒[会失去珍惜的东西]也无所谓。”
忽然一只手覆上了夜叉的脑袋,轻轻地拍了拍,属于青坊主的声音响起:“慎言。”
夜叉反射性地松开手中的辫子揪住了脑袋上青坊主的手,暖意顺着指尖传递到他的心中,似乎驱散了他心中因为刚刚说出那些话而产生的阴霾。
“贫僧一直告诫自己,戒嗔戒痴,避色避贪。”
“然,天下能斩断尘缘者,能有几何?”
“你是贫僧的劫。”
青坊主将夜叉从禅杖上放了下来,脱下外衣裹在夜叉的身上,神色仍旧是淡淡的,弯了腰注视着夜叉。
“贫僧等你进入成熟期。”
夜叉愣愣的看着说出这一番话的青坊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之间难得地窘迫了一下,而后又涨红了脸,掩饰般得大声道:“本大爷已经进入成长期了!”
而后泄愤地踢了一脚青坊主,气呼呼地走开了去。
青坊主看着夜叉离去的背影,低下头低笑出声。
隐约间,一句一句的佛偈传来,带着不可名状的庄重,金色的佛光在青坊主的身边闪烁。
一声轻叹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
大天狗在伤势好透了之后,便回到了爱宕山,顺便带走了某个自称“小生”的家伙。
嗯,没错。大天狗是揪着妖狐毛茸茸的尾巴一路飞回爱宕山的。
没有想到那么严肃正经还略有点中二的大天狗也有着报复心,还在记恨妖狐在他受伤时候干的那些事情。
只是到了爱宕山之后,大天狗才发现妖狐有些不对劲儿。
——妖狐早就已经因为在空中被劲风吹的头昏眼花,苦不堪言。等到大天狗落地之后干脆利落地双眼一翻晕了过去,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
晕过去的前一秒,妖狐还想着,他一定是得了一种名为“晕狗症”的疾病。
他发誓——
他一定、绝对不要再次被大天狗抓住尾巴飞到半空中了。
绝对!
大天狗无奈地将妖狐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的榻榻米上。
将妖狐放下之后,大天狗伸手从妖狐的狐耳触摸要妖狐眼下的红痕。
这家伙,不闹腾的时候还是挺乖巧的。
大天狗微微俯下身,将自己微凉的唇贴上了妖狐的唇。
妖狐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便看见了大天狗的脸呈放大的状态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个气没有顺过来,险些翻了白眼。
差点又晕了过去。
察觉到自己的嘴巴上有着柔软的触感,妖狐的视线往下移,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他、他、他他他看到了什么?!
他、他没眼瞎吧?
大天狗在吻他?!
心脏有些不争气的加快了速度跳动起来,妖狐就那么傻愣愣的等着自己的狐狸眼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察觉到身下的动静,睁开了眼睛望向妖狐。
两双眼睛的视线就这样交汇起来,彼此之间仿佛看到了对方的心底。
慢慢地,两张白皙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漫上了粉红的颜色,似乎有着粉红色的泡泡萦绕在两人周围。
恍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大天狗赶紧起身,垂下眼眸将视线转移到了地面。
轻咳一声,大天狗窘迫得飞了出去。
但是由于莫名的尴尬氛围,大天狗不小心撞上了门。
看的妖狐瞪直了眼。
大天狗没有去看妖狐的表情,急匆匆地出去了。
妖狐坐了起来,抚着自己心脏,喃喃自语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小生的心脏跳动的那么快?”
“难道……大天狗就是小生的命定之人?”
在妖狐被大天狗掳去很长一段时间后,源九央收到了一封来自爱宕山的信件。
展开来一看,信纸上赫然是大天狗清隽的笔迹。
“吾和妖狐,过的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出这三个字啦!
这篇文也就真正的落下帷幕了030
随便说一句,专栏里那篇《屏幕里的烛台切[综]》现在只是个构思,文案也是,在没有开文之前随时会变化,可能会改文名文案和设定,不过确定的是一定会写刀剑乱舞、花丸、夏目友人帐和冰上的尤里ww
今天的活动清酒的大号全是R,想换皮肤也只掉了三个晴明的扇子和两个源博雅的弓【作者菌太懒啦做完日常就下了】
小号倒是抽了一目连小哥哥,然而……那个小号清酒已经有连连了呀!!作者菌还觉醒了呢!
为什么这个连连二号机不能给清酒大号呢?
小天使们我们下篇文见√啾咪!
感谢不是火星是水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1517:54:26
长歌莫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1519:19:47
读者“迎迎”,灌溉营养液+202017-03-1600:32:13
读者“不是火星是水星”,灌溉营养液+12017-03-1517:54:26
感谢你们的一路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