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之余
<<<
桃井五月身处于一家偏僻的咖啡店。》
她之前从未来过这个地方,怀着好奇感,时不时打量着这家咖啡店精美的装潢。
大概是因为位置偏僻,知道这家店的人实在为数不多,客人也是寥寥几个。
不过幸好,大概是因为门庭冷清的缘故,这家咖啡店的基调十分独特浪漫。空气中飘扬着舒缓的轻音乐,充裕的阳光轻盈得像羽毛,透过精美的玻璃窗,照射在实木地板上。
温柔覆盖了整个空间。
桃井五月点了一份意式卡布奇诺,坐在靠窗的位置,托着腮,看着外面的美丽世界。
窗外,有个小孩子牵着父母的手,手里把玩了一个玩具风车。风来了,小孩肉嘟嘟手上的风车随之而动,咕噜噜的转个不停。
店门旁还有有二三平方米的土地,上面种植着正红色的玫瑰花,晨露点缀在她们雍容华贵的花瓣之上,像是镶刻在丝绒之中的水晶。
天色很蓝,万里无云。
一切都是那么适宜。
与此同时,咖啡店内,沉稳的店主在磨客人需要的咖啡豆,咖啡的香味氤氲在咖啡馆的每一个角落里,苦中带甜,令桃井五月不禁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您好,这是您的卡布奇诺。”就在这时,那个额头上冒出了两三颗青春痘的花季服务员站在了她面前,用脆生生的嗓音对她说道。她递过来来两杯咖啡,一杯是卡布奇诺,另一杯则是拿铁。
桃井五月道谢接过其中的一杯卡布奇诺。甜美的笑道:“非常感谢。”
就在这时,坐在桃井五月对面的黑发少女也接过了拿铁,也回了一句:“谢谢。”
谢灵灵微微的敛下眉眼,颔首,随后端起咖啡,对着杯口轻轻的尝了一口。咖啡刚泡好有点烫,她只是用嘴唇碰触了黑色液体。
鼻翼靠近鼻沿的同时,一股缠绵甜美的香味就在鼻子旁徘徊,挥之不去。
“好香。”谢灵灵低头盯着陶瓷杯。
对比谢灵灵轻微的表情流露,桃井五月则是比较夸张,她喝了一口,托着腮做出了一副沉醉的表情。“啊,真的很好喝呢。”
之前郁闷的心绪完全一扫而动。
她其实前一秒还在郁结着。
因为在图书馆的时候,她费尽心机的诱惑着谢灵灵陪她去的地方可不是这里,她最初,明明是希望灵灵酱陪她一起去市中心逛街的呀。
可是,大概是因为谢灵灵太过冷漠,好说歹说到最后,反而是桃井五月被迫屈服。
当时——
“灵灵酱、灵灵酱!你真的不去吗?~”桃井五月没脸没皮的撒着娇。
“不去。”谢灵灵眼皮动也不动。
桃井五月攥着她的一角,鼓着腮帮子一脸委屈:“真的不陪我逛街吗?”
“没得商量。”
桃井五月:“……”
“你陪我逛街的话,我也可以陪你的qaq……”桃井五月最后没办法,只好说,“你想去哪里的话,我都可以陪你去的……”
她已经是放弃之前的最后挣扎,因为她目光之中的谢灵灵依然是面无表情,冷酷无情的样子。
心里有个声音在喊,放弃吧,谢灵灵不会答应你的,不要再挣扎了!
事实就是如此,果然。
等待了十秒,对面的少女目光不动。
桃井五月心中期待的火苗熄灭了,她有点失望的转过身。
就在这时,耳畔传来了一个嗓音。
有一瞬之间,桃井五月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少女磁性而清丽的声音轻而动听。
“那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地点当然是这里。
起初桃井五月有点失望,她本以为谢灵灵选择的会是更加独具一格的地方,至少,不应该是这个复古的咖啡馆。
但是这一杯香气扑鼻的咖啡让她的想法在瞬间改变了。
两个人一直喝了十分钟,期间谢灵灵掏出了咖啡馆书架上的一本时尚杂志,慢悠悠的翻开着上面的图片。
“你逛街的话,是要买衣服吗?”谢灵灵突然问道。
桃井愣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谢灵灵在问她问题,眨了眨眼睛,干巴巴的说:“就……随便看看。”
其实如果阿大在的话,她大概就去逛街买衣服了。虽然她的竹马态度懒散,很没礼貌,经常气得她无语凝噎,但是在看女人衣服搭配这件事情上,他的敏锐度就跟投篮一样,十分的精准。
只可惜,他总是不领她的情。
想到这里,桃井五月内心一瞬之间跌入了谷底,心头的小火苗蹭蹭的往上冒,她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开始一番深刻而长远的抱怨。
“本来我是要去看衣服的……只不过青峰大辉那个家伙,哦你可能已经对青峰大辉这个名字没有印象了,就是上次篮球场上那个得分最多的家伙,这家伙是我的青梅竹马……”
一说到这个可恶可憎的人,桃井的话题就水龙头似的,怎么也止不住。
然而,就在她准备向谢灵灵大吐苦水之际,坐在她对面的这位少女却忽然抬高视线,把目光挪移到了她身后。
“……”
桃井五月情不自禁的把接下来的话梗在了喉咙里。
身后微风吹拂,桃井五月的脖颈上扫荡了一阵凉爽的风,靠门墙上悬挂的铃铛清脆的响起,开门声咯吱一声的同时,服务员用甜美的嗓音的嗓音喊了一声。
“欢迎光临。这位先生和这位小姐。”
桃井五月并没有往后面瞥,事实上,她一直盯着谢灵灵。
少女仍然面无表情,她把刚才的杂志收起来,安静的垂下眼眸,把剩下最后一点变凉的咖啡全部吞入腹中。
虽然无声无息,可是敏锐的桃井五月仍然感觉到谢灵灵微妙的变化。
她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
目光是冰冷的,像是敌意,又像是杀意,一股浓郁的凉薄感在她的脸上流露出来。
如同毫无温度的残酷月光。
桃井五月不知为何心里打鼓,屏住呼吸,她莫名觉得这样子的谢灵灵很危险,像是即将开鞘的尖锐的刀。
“发生了什么事吗?灵灵酱。”桃井声线绷得紧紧的。
桃井五月轻声的问候令谢灵灵的面具再度缝合而上,她的脸一秒之间恢复了一贯的神情,勾起嘴角,轻声笑道:“没事呀。我就是觉得这里的咖啡磨得挺香挺好喝的。”
就在这时,身后的服务员再度用甜美的嗓音问道:“两位想要点什么呢?”
一个温润潺潺如流水的嗓音:“嗯,一杯焦糖玛奇朵和一杯白咖啡。”
多温柔的声音啊。
像是簌簌而落下的雪花跌落于无垠的夜晚,融化在深邃而长情的河流之中。
桃井五月在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下意识的瞥了瞥头,她被青年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门口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青年五官秀丽淡雅,轮廓流畅,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衬衫,皮肤白皙。他拥有一头柔软的褐色头发,瞳孔是褐色的,目光如水般,像极了森林中孤芳自赏的清澈深潭。
白衬衫,休闲西装裤给他的容貌加了分,而外套是一件淡灰色的风衣,衬得他又白又明亮。
温柔似水。
如果要说一个词语形容他的话,大概就是干净吧。
他拥有干净的、诗人般的气质。
而且极致的纯情。
而在他一旁,站着一位橙色长发的漂亮姑娘。她穿着素雅的碎花长裙,如童话书里美好恬静的公主。此刻她拉了拉青年的袖子,试图要跟他说什么。青年于是弯下腰,一脸认真的倾听她的话,面容安详,嘴角勾起一个羞涩的微笑。
画面如静止在那儿的珍贵胶片。
美得要冒泡。
桃井五月本能的觉得这应该是一对甜蜜的、正在热恋中的情侣。
然而在内心判断完之后,她用余光扫视了谢灵灵的脸。
啊,灵灵酱的表情……真可怕……
桃井五月噤若寒蝉,她吞了吞口水,试探着想说什么话,可是一看到谢灵灵冰冷的面容,不得已只好憋屈的把所有的话都压了下去,然后把头埋在那渺小的杯子之中,收缩肩膀,避免和谢灵灵的对视。
脑袋里只想到一点——谢灵灵跟那个青年一定认识,也许交情不浅,还伴随着感情的纠葛。
也许是,谢灵灵喜欢着门口的青年,然而青年不喜欢她,喜欢的是那位橙色的姑娘。
这场景太戏剧性了,桃井想。
然后,更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刚才在门口的那对男女走向了咖啡馆里头。
选位置的时候,谢灵灵选的是进门靠窗的第一个位置,于是,几乎所有进咖啡馆的人都可以看到她们这一桌。
沢田纲吉和笹川京子也不例外。
先注意到谢灵灵的是笹川京子,她与谢灵灵只有一面之缘,但是这一面足以让她对这位少女印象深刻。
黑发少女坐在沙发上,面容冷漠,轮廓的柔美和秀气被她的冷漠气质消磨得一干二净。
“纲君,这不是……”
京子有点惊讶的看着坐在那儿的谢灵灵,同时又把目光挪向沢田纲吉身上,低声温柔的说道。“好巧啊,你的朋友也在这里。”
这三个人终于面对面对上。
谢灵灵这时忽然勾起一个笑,很愉悦的说:“很高兴见到你,久仰大名了哦,笹川京子小姐。”
随后,把目光投到一旁沉默不语的沢田纲吉身上,语调缠绵的说道:“沢田君,下午好啊。”
这两句问候的差别隐晦而直白。
但是沢田纲吉知道她想说什么。
沢田纲吉动了动唇,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眉眼像海一般,不知从何时开始,青年变得讳莫如深,安静而忧伤,目光深邃得见不到底。
明明刚见面时的沢田纲吉,是如此温柔而坚韧,羞涩而文静,像温室里萌芽的花朵。
现在截然不同。
他拥有了令人心驰神往的力量。
他藏有更多的秘密、更多的故事。
“下午好,灵灵。”他眨了眨眼睛,低声说,表情像是弥漫在云端的雾气,看不清晰,“和朋友一起看喝咖啡吗?”
“对呀,要一起坐一桌吗?”谢灵灵抬起下巴,懒洋洋的说。
恶之种子埋在了泥土里,发酵着,发芽着。
“可以啊。你觉得呢,京子桑?”沢田纲吉抿唇笑了笑,低下眉眼十分纯良。
<<<
桃井五月没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
四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了。
笹川京子坐在谢灵灵旁边,沢田纲吉坐在桃井的旁边。服务员把点好的焦糖玛奇朵和白咖啡搬了上来。
大概是因为沢田纲吉的气质很吸引她,这位正处于青春期的服务员多看了他几眼,然后把白咖啡搬到了他的面前。
“客人,你的白咖啡。”她甜美的嗓音此时此刻多了几丝羞涩。
“谢谢你。”沢田纲吉笑着说。
这一笑令这位姑娘当下就红了脸,有点神志不清的回去了前台。
服务员一走,桌子上的气氛就以光速冷下来了。
笹川京子小口小口的喝着黑糖玛奇朵,她是个小巧精致的女人,五官漂亮得像洋娃娃,气质却很温婉。
这是典型的日|本人最想要娶的女人。
“这里的咖啡确实很好喝呢。”忽然,她像是为了拉动冷场的气氛,不经意的抛出了话。
凝固的空气终于有点松动。
在她对面的沢田纲吉却并没有喝多少,他杯子里的白咖啡只动了少许。
“是呢,我也觉得很好喝。”他说。
桃井五月并不认识沢田纲吉和笹川京子,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此刻沢田纲吉坐在她旁边,不由得令她注意起来。
说实话,女人天性热爱八卦。
这坐在她旁边的这三个人,明显一副每个人都藏着很多秘密的样子。
谢灵灵此刻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去一趟厕所。”
她起身,忽然对着桃井微笑,微笑莫名,让桃井五月不知所措。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回应的时候,一旁的沢田纲吉忽然也说:“我也要去上一趟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