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云看人的眼光不是一般的狠,牵头走着的男人的确不是什么好的货色。
和云默默的收回手,手上捏着一块半圆形的玉石。
“你!”男人难以置信地瞪着和云,似乎想要在和云身上戳几个洞。
“礼尚往来。”和云淡淡开口,“虽然不知道你和你的主神达成了什么协议,是帮主神夺得神格让它成真神也好,还是之后你们俩联手一起成神也罢,盯上猎物,也得有被猎物反扑的觉悟。”
“你……”
“还好跟璃茉沟通了,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主神就安分了许多,估摸着是不得不安分。”和云看着手里的半块玉石笑道,“除了我们这些已经有了神格的人之外谁会知道其实神格长得这么可爱呢?”
被夺了神格还被和云不轻不重拍了一掌的男人满脸的不甘,“你也是主神选中的人?不可能!你的主神呢?!”
和云淡淡地垂下眼帘,看了男人一眼,“若是我的主神还在我身上,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解决了你呢?纵使是拥有半神格的身体,被另外一个正在成形的灵魂分食着力量……”
“主神脱离系统成真神的途径有两个,但是有共同点,一个是自己塑造灵魂和肉身再夺得神格,第二个就是等宿主得到神格之后夺得宿主的身体,吞噬灵魂变成新的。”和云弯下腰,“是这个楼梯一直往上走吗,我觉得左边的比右边的顺眼一点。”
和云说这话说得十分自然,就好像刚刚抢了人家半个神格的不是自己一样。
男人还沉浸在和云告知他的真相里,咬了牙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所谓的主神竞赛只是主神要夺我们的身体成为真正的神的把戏?我们和其他人不同能够修炼出神格,那主神为什么还要我们来夺神格?”
和云点了点下巴,另外一只手把玩着玉石,“你以为要是等你自己修炼出神格,主神会有机会出手?到时候不被你抹杀就已经是你们关系好了。”
“……”
“啊,至于我,璃茉也问过我呢,”和云说,“谁让我遇到了一个不错的主神呢?”
男人握着拳狠狠地砸着地面。
“我从被珏选中之后就在各个大世界里教导一些被命运选中的人,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教的每一个弟子,我跟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和云在男人面前蹲下,“我将他们教导成各种各样的人,有一条是适用于所有人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男人啐了一口,金色的头发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光彩,就像是它们的主人一样。
他已经不想再开口了。
“对待对自己有敌人的人一定要坚持:趁他病要他命。”和云笑笑,伸出手在男人的额心点了点,“其实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给了我拿你神格的理由罢了。”
站起来转过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还是觉得左边的好像会安全一点。
恩,那就走右边好了!
刚刚带路的男人带和云走过的路不长,还没有到第二层就出手了,好歹你也装装样子大家过一层有‘好兄弟齐享富贵’这样的表示出来让他放松放松警惕也是好的。
但是那人就是出手了,也难怪了,因为人家自己本来就是个半神,再得了半块神格就可以直接成神了,杀了和云拿了神格就直接可以宣布赢了,用得着去每层每层过跟打怪刷机一样往上升么?
都是命。
其实他们这些人都不笨,只要静下来想一想都会发现端倪,无非就是成神的诱惑力太大让人一时迷了心吧。
要说这次的主神竞赛,在弄清楚性质之后再想想,心里面的那点小不安也消失了,要知道主神培养一个有资质有能力成神的备用身躯可是很费时间精力的,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宿主能够在幻境塔夺得神格根本就舍不得让人过来。
这样一想,幻境塔也不是那么危险的了。
和云淡定的走了右边的楼梯。
楼梯是盘旋而上的,扶手干干净净,倒像是经常打扫一样。
和云一边走着一边想谁会有闲工夫打扫,难道是幻境塔内部有专职打扫的还是幻境塔有自动清洗系统?
一边猜测着楼梯上也有了变化,要说是变化还不如说是和云看到了什么,就是类似于时空黑洞一样的门悬在楼梯的通道上,你明明一歪头就可以看到门后面继续向上走着的楼梯,但是除了走进门里却做不了任何事情。
挑了挑眉,和云走了进去,现在不是融合神格的好时候,还是先到最顶上和其他人汇合比较好。
身影渐渐被门的虚影吞没,直到消失。
微微拧着眉看着现场,这里是一处大厅,从地上散落的各种碎片和残害已经墙壁上的被破坏的画像和天花板上海连着一点挂着的庞大的水晶灯残害还是可以看出这个大厅原本是多么富丽堂皇。
和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是不是其他的被选中的人来过了,第二时间想到是是不是自己的那些弟子来过了,第三时间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子里面有谁有打起架来不要命的倾向,第四时间想到的是只要被激怒了谁都一样。
然而和云思考的时间也只有几秒而已,因为他被一阵爽朗的大笑声破坏了思绪。
“哈哈哈哈,一看就知道你没有喝过这种酒!”
和云循声看去,就看到一个红色头发和脸上笑容一样耀眼的青年一边拍着他身边坐着的被盔甲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个头的人一边端着杯子往人嘴边送。
而那盔甲人也毫不客气接了过去,还大口喝了,紧接着感叹道:“的确是没有喝过。”
“我们一船人在原本在海上都是喝得朗姆酒,到了这里谁知道这里的人不会做朗姆酒,好在船上有人能琢磨,做出了味道差不多的,可还是差点劲儿。”红头发的青年脸上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那还真是可惜。”盔甲人也跟着摇头,“我还是很久以前当佣兵的时候喝过味道相近的酒,不过没有你带的这个好喝。”
“哦?”
“虽然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能记得一点味道。”盔甲人感叹道,“很爽快,我都忘了有多少年了。”
“没事,忘了什么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喝酒就要大口喝,大杯满上,爽快!”
“对!爽快!”
和云默默地看着坐在废墟里喝得爽快到不行的两人,只觉得头顶一排黑线滑下来了,他知道香克斯的个性是爽朗直率,认真大度能和所有人做朋友,只要他看得上那个人。
但是不要以为他看不出来现场被破坏成这样子根本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而这里也只有香克斯和盔甲人,用脚趾头想想看都知道这俩人刚刚肯定干了一架,而且声势浩大,只是为什么这俩会坐到一起去喝酒呢?
和云揉了揉眉心,走到盔甲人身后,“喝完了赶紧走。”
盔甲人:“!”
香克斯咧嘴,“老师~哈哈哈,一起来喝一杯?”
和云严肃地拒绝了他,“我刚刚杀了一个蠢货,拿了半块神格,现在要尽快到最上面找个地方安静地融合它。”
香克斯收起笑,猛地喝了一大口酒,“没有想到一遇上老师就是老师需要我的时候,哈哈哈哈好开心。”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和云食指微动,随后出手挡住了盔甲人毫无保留的一枪,长枪。
香克斯退到了一边。
盔甲人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方才的爽朗变成了冰冷,“要想去上面,就得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和云轻蔑一笑,抬手五指骤然合拢,竟是隔空将盔甲人的盔甲捏碎了,“果然如此,我说主神怎么会那么肯定我们这群人能夺到神格,所谓的关卡守护者实力不过是这个水准罢了。”
盔甲人向后退了两步,他其实长得不难看,相反还挺耐看的,听到和云的话这人的眉头已经锁了起来,“你不是交易人为什么会知道它?”
“交易人?它?”和云将这三个字放在嘴里反复念叨了几遍,随后又将目光放回到盔甲人身上,“是不是只要不是交易人,你就不会让我们过去?”
“除非杀死我。”盔甲人回答。
香克斯站在一边没有动作,和云歪着头想了想还是发问了,“你朋友?”
香克斯点点头,“算是谈得来,挺开心的。”
和云也点头,随后再次伸手,这次直接捏爆了盔甲人的脑袋,血浆顺着手滑下来,和云恶嫌地甩了甩手,看看香克斯的表情还是挺淡定的。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师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杀人。”香克斯微微抬头。
和云皱眉,“早已经死去的人,算不上杀。”
香克斯走上起来,无比自然地抓了和云的手,手指一划就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小水球,牵着人的手放进小水球里,倒是一会子功夫就洗干净了。
“老师不知道吧,我现在的种族是海族,虽然说脱离了人类还是挺奇怪的。”香克斯摇摇脑袋,“等我们出去了老师当我的船的大副好不好?我的船员跟着我一起来了。”
和云笑着看他。
幻境塔其实就是一个被创造出来提供给主神成为真神的平台罢了,五千年出现一次,接待一批可能成神的人,只有来自异世界的灵魂才能被幻境塔接纳,真正是奇妙。
连着一开始被只是被作为人工智能创造出来的主神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衍生出人类的思想,妄想拥有灵魂,妄想拥有**,妄想成为真正的神,享受无尽的至高的力量,幻境塔这个被创造出来存放所谓神格的地方自然也可以产生自我意识。
但是它的直觉告诉它,它需要伪装,不能让其他生物知道它能够拥有跟人类一样会思考的能力。
但是它现在很不淡定,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在它身体(……)里面成神的从来都是主神,虽然有的主神在吞噬宿主的时候会不小心挂掉,但是成神的从来都只是主神而已,这次它的身体里面来了一群奇怪的人。
他们有来自异世界的灵魂,符合被放入的规定,但是他们体内都没有主神,还有一个人它甚至觉得就是主神之一,因为怎么样力量还是很熟悉的,但是!这并不是一个乖乖听话的幻境塔该考虑的问题,它只要乖乖的蹲着看就好了。
然后它就看到自己身体内部就像是蝗虫过境一样,被砸的稀巴烂,是那群没有主神的人干的,比如那个红头发的兽族和白头发的剑士,两人一言不合就开打,遭殃的是楼梯,天花板,放出来的障碍总是被打了鸡血一样的兽族杀掉,而那个一脸正义的白头发武士则是一边猥琐地挖着鼻孔一边死鱼眼发呆,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作为专业围观几万年的幻境塔都看不下去了喂。
你要说这俩家伙拼死掉一个也好,奈何每次都是打到一半俩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收手,喊着是为了老师……
还有它第一次看到原来人类的光明教廷可以和魔族相处地那么好,拿出来的针对光明教廷的上等魔物会被魔族帮忙干掉,而针对魔族的圣光会被那个光明教廷的圣子返回去,它都暴躁了,你们完全是弄错了好吗?你们对决的对象错了!奈何这俩背叛自己信仰的人都笑得很虚伪还说彼此之间有师兄弟爱……
到底是什么样的老师能同时教导出来圣子和魔族?
还有一对身体里有主神的和身体里面没有主神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是罕见的混血精灵,一脸温和优雅的笑容,面对放出的障碍也是智取,似乎不怎么喜欢打架,只是为什么这人会一脸圣母笑容还可以那么没有压力的让跟在他后面的有主神的女孩子把一路上只要是看到的能拆下的东西都拆下来装进空间包?能看得不能拆下来的干脆就毁掉了!这是什么情况……
哦,对了,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男人,这俩看上去就很正常了,一个黑长直,一个紫色头发一只眼睛裹着绷带,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们一路上专心刷怪(……)没有拆房子,但是总是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比如第一次放出来的是圣阶的白虎,结果那个黑长直面瘫突然就获得了卖萌背景板,小花开的连墙上都沾满了,最后的结果是白虎被追的到处跑。还有那个紫色头发的男人,每次都是冷笑着看着黑长直到处蹦跶,时不时发出一声听不懂的句子,大概说‘没有你存在的地方就没有意义存在’,难道是失恋了?不过总是觉得有一股子寒流。
至于那个一出场就杀掉了一个主神宿主的男人和他的红头发的弟子就不用说了,这俩人一路走到哪里淡定地杀到哪里,好像一点压力都木有,好吧,幻境塔存在本来只是提供神格。
最后倒是有一个怪咖出现了,他也是没有主神的,但是他身上有主神的力量的气息,不过相比于其他人而言,这人就努力多了,一直沉默寡言往上走,遇到障碍就努力战斗,幻境塔觉得它都快感动地哭了,如果它可以流泪。
至于为什么要把上面的人归在一起,这是由根本原因的!因为这些人把其他的主神宿主宰得一个都不剩了!
一个都不剩!
当然,理所当然的,神格也被抢了。
和云被香克斯拉着手到达了顶层的时候,看到是已经焦灼地不行的战场,自家的二次元世界的各位弟子已经全部到齐,最显眼的要数西索了,虽然他因为太兴奋所以冒出了两只耳朵,但是还是可以认出来的,而且这货身上多处擦伤,好像很惨烈的样子,要说是刷怪留下的和云更加相信他已经把师兄弟们都挑了一遍。
g和r到还是原先的优雅样子,不过看上去g和库洛洛比较谈得来?如果忽视空气里的可以实质性的电流的话。
银时和小太郎一见面就相互吐槽,这时倒是一致对外了。
晋助一个人一脸‘你们这群凡人’的表情,天下之大唯我独尊。
最开心的反而是璃茉妹子,这妹子眼睛里就像是装了小星星,一刻不停的闪啊闪,盯着这个,盯着那个,根本就停不下来。
和云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拉着他的手的香克斯,然后对上了一双黑的彻底的眼睛,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随后缓缓向他走来,衣服上还隐约沾着血迹,连脸上都有细小的伤口。
他在他面前挺住,然后抱住了他。
他在他耳边低喃:“终于……终于……”
后记: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对手不给力,这神格跟送上门的一样,但是要是算上他们在小世界里的辛苦的话倒是也算值得。
在弄垮了这一期的主神进化计划之后,和云淡定的迎来了苦逼的时期,先是被自己一直以来当做是好友的主神珏的惊天告白,比如“还记得是谁陪你走过这些年,还记得有谁时时刻刻陪伴在你身边”“不求曾经拥有,只求天长地久。”
吐槽无能了。
除此之外就是自家弟子接二连三的告白。
其实作者已经淡定了,因为上本书结尾的时候也是通过告白门事件来的,作者表示:攻太多,你要理解。
不过和云表示他现在要专心融合神格,还有其他人也是,考虑到出门在外总是有风险的,于是库洛洛提议说,直接绑架幻境塔,在幻境塔里住下,因为五千年才出现一次,足够安全足够安静,而且地方挺大,完全可以一个人占一个楼层。而等他们完全融合了之后也可以把这里当做是大本营,无聊可以出去玩,累了可以回家滚床单。
全票通过。
不过,了。【通知要说后果也不是没有,大概就是以后的主神竞赛应该不会在雅克博亚举行:请互相转告唯一新地址为]作者有话要说:还有番外……给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