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试刀杀人案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也过上了一段平稳的生活。在那一段时间里,我真的以为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了呢。诶,等等,这句话有点微妙啊?也就是说我事实上不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么?肯定不是,我是遵纪守法的好警察!嗯嗯,我如此坚信着。
当然,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很特殊的意外。
狐尾会在“试刀者人斩似藏”之前就已经被我重新的建立起来,而契机则是那一次去“微笑酒吧”与狐尾会的人巧合相遇。目前为止,整个狐尾会都是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本来是没有什么可交流的事情,但是昨天有一个成员在我给山崎买红豆包的时候告诉我,今天似乎有一个什么事情很紧急,希望我能够出席,而地点则是在我们“狐尾会”所经营承包的“水野屋”中进行。
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不过既然被套上了“紧急”二字我也不敢耽搁。用“因为和曾经朋友决裂,心情很不好”的理由请假,差点被土方一脚踹出去,怒吼着“已经过了多久了,你痴呆么!”之类的话,来不及换上便装随手扯起衣服拽上两把刀撒欢的跑出了真选组。
怎么地,土方那个白痴就不能理解成“我一直故作坚强假装自己没事,但是现在终于忍耐不住底线崩塌”之类的,不行么!虽然想出来这样的理由,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刚走进水野屋的时候,水野平次正在吩咐部下做什么事情,当注意到我来了的时候便匆忙的赶到我这边来,带着笑意搓着手:“清河大人!”
水野平次是一个精瘦精瘦的男人,一看就类似一肚子心眼的家伙,很精明、很能干,只是剑术似乎并不是很厉害。但尽管如此,他也是我们“狐尾会”必不可少的成员,因为我们狐尾会的大部分开销都是由他来的。
听到水野叫到我的名字,周围的几个部下也朝着我走过来。老实说,我看他们几个人比较面生,而我比较熟悉的几个部下竟然都不在这里。
出于礼节我朝他们点点头,看着整个水野屋的一层仅有我们狐尾会的人,并没有别的客人,看来这件事情真的是很紧急,店子都要关上一天了呢。带着笑意,我拢了拢便装的衣服:“真是辛苦你了,水野。不过,其他人呢?”
“清河大人,您严重了。其他人都已经在上面等候好了。”水野说着,伸出手引向旁边的楼梯对我说道:“大人,我来带路。”
我应了一声点点头,然后跟随着率先在前面带路的水野。
顺着阶梯一路向上走,周围的空气有些凝结的安静,给我一种极其不自然的感觉。隐约中,似乎也嗅除了什么不太好的气息来。
水野到了顶楼的四楼才停下来,拐进长廊中,脚步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随着一步步的接近某一个房间,怪异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重。我慢慢的伸向腰间的黑色太刀刀柄之上紧紧的攥住,同时随着步伐的停止,拉门逐渐被拉开,完全在我意料之中的景象展现在我面前。
一排一排的,曾经应该是我的部下,此时眼神却变成了清一色的杀气,盯着我仿佛要将我置于死地。身边的水野也已经拔出了太刀,与我拉开距离。至于刚刚还笑面跟我打招呼的那些部下,也都拿着刀冲了上来。
三面全部都被围剿起来,之所以把握带到四楼,也是因为就算我干掉我前面冲进屋子里,也没有办法从楼上跳下去。这还真是颇有“瓮中捉鳖”的意思……等等,我才不是鳖呢!
“喂喂,这样可不好啊!不是说有什么很紧急的事情么?还是说,你们所谓的‘紧急的事情’就是来杀了我么?”握住的刀柄将太刀全部拔出,双手秉直刀柄。相对干掉他们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难度的,只是如果上让我毫发无伤的干掉他们,倒不是不可能,也稍微有一点难度,难不保的就会摔一个跟头什么的。我现在是请假出来的,如果受伤了的话回去以后怎么和真选组的家伙们解释?!
“我不小心撞电线杆子了”么?真当我傻不拉唧的啊!
还真是能给我添麻烦的家伙。
对敌对能力的分析判断,彼此之间谁也不敢先动手的僵持着。然而就在清一色的凶狠表情之下,我竟然发现了,其中有那么三个是与众不同的。一头银白色的卷毛,站在人群的最后似乎努力想让自己被遮挡住一样,而他身边的两个家伙,橙黄色短发少女和本体眼镜男,呲着牙一副猥琐的笑意朝我招了招手。刚刚还紧张兮兮担心借口的我瞬间就释然下来,
“好吧好吧,”我划开步子:“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吃错了什么药,安着什么心。但是既然想挑战我‘毒姬’的实力的话,你们做好去死的准备了么?!做好了的话,就一起上吧!”
水野显然是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以为自己可以以人数胜出,模样极为神气:“清河八彩,我们一直为了你去卖命,然而你却成为了幕府的走狗,在真选组中逍遥快活,并且也确实杀死了不少我们攘夷的同胞。叛徒,所以,你的这一条贱命,就让我们收下吧。”
一声令下,周围的曾经的部下一同朝我簇拥上来。快速飞旋划过的太刀卷带着一股白色的风,最开始没有准备好的则直接被掀出去好远。在水野持刀冲上来的时候,笨拙的模样单手持刀。轻蔑的嗤笑一声,向后拉开步子,手中的太刀刀尖与对方的刀尖相对。同时身体半旋,抬腿踢开对方的太刀,转侧过身,手中的太刀的刀锋顺着水野握刀的右臂溜了一圈,断臂落地,顿时间鲜血喷涌。
见他痛苦嘶喊着跪倒在地上,捂着不断流血的手臂嘶哑的惨叫。
朝我聚集过来的几个家伙,其中一个男人已经高高的举起太刀。只是还未等我出手,一个银色卷毛就蹿到我身前一脚将其踢开,随即同我背对背面对着爬起来围着我们成一圈的攘夷志士。刚刚神乐酱和新八叽也都气喘吁吁的与我们靠在一起。
因为就一会的功夫,就倒下了一片的家伙。刚刚还想冲上来杀我的,此时已经担惊受怕的退居之后。因为他们害他的不敢靠前,也使得我可以想银时他们询问一点情况……比如说:“我操,你们万事屋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委托啊,委托!”银时的嗓音懒懒散散的,“万事屋嘛,只要给钱的话,不管什么事情都能做。所以说,他们让我来杀一个叫做‘清河’的人。”
我撅了撅嘴巴表情似乎很不满的模样看着旁边,此时新八叽突然间补充上来:“其实阿银在听说这样的委托以后,担心他们所说的‘清河’就是清河小姐你,所以二话没说的就答应了这件事情,甚至最开始就连钱数都没有商量好。”
而另外一个,则是抱着我的手臂,眼睛就跟棉花糖一样柔软的神乐酱,口气完全就像是电视剧里面的老妈子一样:“嗯嗯,看来银酱是长大了,知道疼人、关心人了。妈妈真的很欣慰阿鲁。”
“坂田——”凄厉的嘶吼声,水野原来精明的样子瞬间就变得扭曲:“你杀了你那个女人!我就给你很多钱!你不是武士么,武士、武士应该决不食言的。”
“我从来不食言啊,”银时的口气从刚刚懒散变得似乎有精神了许多:“我之前答应过那个女人,要保护她的,所以我又怎么可能食言呢。再说了,你只是让我去杀一个叫做‘清河’的人,又没说要杀死,更没明确的告诉我那个叫做‘清河’的家伙是男是女,全名是什么。”
——“我之前答应过那个女人,要保护她的,所以我又怎么可能食言呢。”
——“白菜,以后让我保护你吧。”
错愕之间想到了当初银时对我说的话,本来还因为,那样愚蠢的话已经被我自己给抹杀掉了,没想到竟然还被他急着,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表情:“你以为你是一休么,笨蛋!还玩文字游戏。”
“啊啊,白菜啊,亏着我还不问你要钱就帮你,你竟然就这样对我。阿银实在是太伤心了。”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听得出来,银时根本就没有一点“伤心”的意思。
水野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的样子可笑又两倍,握着断臂大喊着:“都给我上!”
就在此时,楼下一阵喧嚣,之后传来焦急的“清河大人、清河大人”之类的叫喊声,随即冲上来的则是一些我信任的部下带着他们的部下,然而当见到一地唉声连连的家伙以及我安然无恙的时候,才终于放下心来。
“把水野给我扶起来带过来,其余叛乱的全部给我绑起来。”我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着手臂仍然在滴血的水野,正准备说话,就被他面部几乎扭曲的嘶吼阻挡住了,不断的挣扎:“清河八彩,你果然是幕府的走狗。高杉大人说的没错,你果然是幕府的走狗!”
——高杉大人说的没错,你果然是幕府的走狗!
——一直躲在幕府,成为他们的走狗!他们是害死松阳老师的元凶,而你却能够心安理得的留在那里。我对这一点,简直是恨之入骨!
高杉!
我注意到银时此时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想要看看我此时的表情。
“清河大人……”一个部下已经把手我在刀柄上准备砍了水野,却被我伸手阻止。
从腰间拔出黑色的太刀,望着刀光一闪而过,这把刀是土方留给我保命的,现在也算是派上用场了。扬起下颚:“以后这把刀,就是干掉你们这些激进派的刀!”
语毕,刀刃就直接刺入了那个男人的喉口,血依稀的喷溅在我的衣服上。
“你们给我听着,”我转过身面对着所有我所信任的部下:“我们的敌人,不是幕府的人,也不是行走在我们江户街道之上的那些天人,而是——!幕府背后的强大后盾——天道众!杀了松阳老师,让幕府投降的,一切最终最强的靠山就是天道众。也许我们的力量很渺小,甚至是微不足道,但是你们听着,我们武士道,不管前方的希望多么的渺茫,只要有一丝希望,就绝对不能放弃目标。”
“是的,清河大人。”在部下的反映之下,我低着头进入了短暂的沉默。依稀的想起在我临走之前对高杉说的话:“我们四个人所选择了不同的路,这路定然是深思熟虑过的。那么,也希望你能在你自己的路上走的长远一点,不要后悔。”
只是已经事已至此了,我也不清楚我所选择的是否正确。
但愿我真的不要后悔吧。
(请忽略细节==)
作者有话要说:改了一下,感觉越来越微妙了。。。
啊,够了QAQ不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