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就是……”安斯艾尔恼羞成怒了,“萨拉查·斯莱特林,你别到处的乱捏,,,”魂淡,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哼,”萨拉查遗憾的收回手,将安斯艾尔圈进自己的怀里,“怎么,这么大声音喊我的名字,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萨拉查装疯卖傻,安斯艾尔冷哼了一声:“现在,偷窥狂我们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
虽说是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但也不免不时会有人过来。如果被别人听到了……他的英明一世估计就完了!
“啧啧,”虽然看不太清,萨拉查还是能够瞅见一点儿安斯艾尔冒着红色的耳朵尖,“害羞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在哪里调\戏,都是一样的。
安斯艾尔瞪着眼睛,气呼呼的耳朵尖泛红的被萨拉查牵了出来。一路的给牵回了办公室里,在这期间有想要上前要求做舞伴的男生和女生,也都纷纷的退了下来。
如此强大的粉红色气场,你说他们还敢跑过去邀请吗?!!如果敢上去的话,那明显的是作死的节奏。
回到办公室,萨拉查将安斯艾尔抵在门上,微微的弯着腰,额头抵在安斯艾尔的额头上。
对于这个别扭的动作,安斯艾尔有些微微的不适应和害羞。伸出爪子推了推萨拉查:“萨拉查,有什么事情坐好再说。这样,好别扭。”
“哪里别扭了?”虽说是在询问安斯艾尔,但是不停安斯艾尔回答,直接的含住了安斯艾尔的唇瓣。让安斯艾尔所有的拒绝的声音,统统的又重新的咽进了肚子里。
萨拉查突然间的动作,让安斯艾尔有些的反应不过来,伸出爪子赶紧的抓住了萨拉查两侧的袍子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此时的萨拉查没有以往的温柔,侵略性的亲吻让安斯艾尔不知所措。知道察觉到安斯艾尔是在憋不住的时候,萨拉查才松开。
萨拉查好笑的看着脸蛋红红,喘息声停不下来的安斯艾尔:“啧,怎么这么多次了还没有学会怎么在接吻中呼吸吗?”
安斯艾尔憋气憋的连眼睛都变得微红,水汪汪的看着萨拉查活像一直想要吃红萝卜主人却不给的样子:“为什么要学!我才不学!”
学会了,依照萨拉查这个禽\兽还不得让他天天下不来床吗?!末世重生之顾唯卿
“好好好,不学不学,”萨拉查拍着安斯艾尔后背安抚,“这个样子也挺好的。”
啧,这个样子才更想让人欺负他。多么乖巧可人,柔软易推倒的小兔子呀。
正当安斯艾尔还想张口说什么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萨拉查抱起安斯艾尔,朝着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坐了过去。
“进来。”
安斯艾尔默默地鄙视着萨拉查,明明刚才就在门口直接开门就好了。干嘛非要坐下来,开口说话让别人自己推门进来。
萨拉查则是捏了捏安斯艾尔的小耳垂,小声的说:“我还是喜欢别人自己进来。”
安斯艾尔大惊,捂住自己的小耳朵不让萨拉查的大手祸害:“你怎么听到的!”
“这叫做心有灵犀。”
说完这句话,萨拉查也不回复安斯艾尔了,因为已经有两个人推门进来。虽然喜欢秀恩爱给别人看,但是这种情况下,萨拉查可不想让别人看到安斯艾尔脸蛋红红的模样。
里德尔和阿布拉两个人一走进来,就看见安斯艾尔和萨拉查两个人那暧昧的姿势。脑袋上同时的冒出来大大的冷汗,相互的对视了一眼,能清楚的发现对方心里跟自己想的一样。那就是:来的时候不对啊……
看着那两个人在门口死磕,趴在桌子上的安斯艾尔受不了了:“喂,我说你们两个还不进来在外面那是干什么呢?”
早进来早说事,说完事不就能赶紧的走了。在门口瞎愣着,这是傻了还是怎么着。安斯艾尔鄙视的瞪了两眼那两个人,继续的在桌子上趴着。
听到动静,无聊的跑去睡觉的格兰芬多也从画像里隐蔽的地方跑了出来。平时他出去,还不准他听听外面来人说的八卦吧?!
好吧,外面来的人,也只仅限于知道他身份的人。其他人,萨拉查现在可不敢把格兰芬多放出来吓到别人。打草惊蛇什么的,那可就不好了。
阿布拉和里德尔两个对视了一眼,默默的叹了口气。得,进去吧,现在想跑也没有借口不是。谁怪他们两个人时运不济,就倒霉了呢。啸西风
走进来,走在后面的阿布拉还很乖巧的将门关紧。顺便扔下了个魔咒。直接阻挡住了外面若有若无的眼神,这其中,要包括邓布利多那想探听八卦的眼神。
对于邓布利多这几天对他们的多加关注,萨拉查表示不在乎,阿布拉和里德尔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看吧看吧,爱怎么看怎么看,反正多看几眼身上的肉也不会掉。更何况,里德尔和阿布拉两个人到霍格沃茨来,在霍格沃茨内部培养的粉丝就不少,邓布利多的小眼神,全当是那些粉丝的吧。
“老师。”看到萨拉查,里德尔还是难免的有些紧张,老祖宗啊老祖宗。这可是斯莱特林的老祖宗啊,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能瞧见自家老祖宗一面的。
唔,除去马尔福家的怪胎们。不光是老祖宗来了,其中的一个老祖宗还直接的把他的小后代给弄过来了。
相对于里德尔的紧张,阿布拉显然就放松多了。虽然不跟安斯艾尔一样,从小是被萨拉查给拉扯大的。但见面的此时可是里德尔的百倍甚至千倍,从小跟萨拉查斗智斗勇争哥哥的阿布拉,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萨拉查是有多么的吓人。
“老师,”阿布拉对着萨拉查点了点头,直接不怕死的去逗弄趴在桌子上软绵绵的安斯艾尔,“哥哥,怎么了这是,这么没精神?”
说完,趁着安斯艾尔还小。不是揪揪安斯艾尔额前的刘海,就是捏捏安斯艾尔鼻子。活似,要把小时候得不到哥哥关爱的情怀今天要补回来一样。
对着阿布拉的欺负,安斯艾尔也明显的不在意。自家的弟弟,拽拽刘海,捏捏鼻子也没什么。只是,你别得寸进尺成不成!!!
看着阿布拉捏完鼻子,扯完刘海,还想去捏自己的耳朵。安斯艾尔怒了,从萨拉查的腿上跳了下来,踮着脚尖揪着阿布拉的领子就往一边拽。
直到现在,安斯艾尔可算是看清楚了。自家的这个弟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祸害!干正事吧,恩,认真的时候也能干几样正事给你看看。说不干正事吧,你看看现在就知道了。不给萨拉查汇报工作区,在那里欺负安斯艾尔是想做什么!
安斯艾尔把阿布拉给揪到一边,免得打扰萨拉查和里德尔两个人的公式。坐到沙发上,看着站在眼前的家伙:“哟,胆子肥了啊,居然敢没事揪着我的耳朵玩了?”
听着安斯艾尔华丽的质问,阿布拉倒是很委屈的瞅着安斯艾尔看着:“哥哥,我这不是太久没见你,想念你吗。”出轨蓝颜,哪里跑
“想念我啊?”萨拉查不在安斯艾尔的身边,安斯艾尔的气势立刻从体内跑了出来。之间安斯艾尔一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装委屈的家伙,“也不知道今天吃饭的时候,是谁一个劲的把他的头往前探,那是看谁呢?”
“咳……”阿布拉轻咳一声,赶紧的制止住安斯艾尔揭他的老底,“那啥,那不是太想念哥哥了,想把哥哥的模样给看清楚吗。”
安斯艾尔冷哼一声,他要是相信了阿布的鬼话,他就不姓马尔福了!
“小丫头最近怎么样?你和里德尔都在霍格沃茨,谁看小丫头呢?”提起自家的那个小侄女,安斯艾尔瞬间忘记了那个爹做的蠢事,担心的问着。
“放心吧,”阿布拉安抚着安斯艾尔,“老师他虽然没有公开身份,但好歹霍格沃茨以前属于斯莱特林家的私有财产。即使当初拿出来当做学校,一些该有的权利还是在……”
不等阿布拉说完,安斯艾尔一个眼刀飞了过去:“废话,这些我都知道,你能不能说重点?!”
阿布拉的脸色一僵,笑着的嘴角往下一掉。完了,他在他哥哥的心里,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这可怎么办啊。
“重点就是,我们把小丫头给抱到霍格沃茨来养了……”
安斯艾尔惊讶了,安斯艾尔和他的小伙伴们都震惊了。抱……直接……抱到霍格沃茨来了?这是怎么瞒过的邓布利多!!!
“你们……是怎么瞒过邓布利多那双精明的眼睛的……”
阿布拉郁闷了,刚才还不让他说呢,现在又问他……
“我刚才说过了,在霍格沃茨里老师他还是有很多特权的……”在安斯艾尔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赶紧的继续的说道,“当然比那个什么校长的权利多得多!”
对于阿布拉的话,安斯艾尔只送给他一个字:真TMD的牛掰……
好吧,这不是一个字,但是能够深刻的反映出安斯艾尔目前的内心!
作者有话要说:谢啦!!☆⌒(*^-゜)v谢谢安安的地雷~~~么么哒
打滚求包养专栏,有新文可以从那里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