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如梦僵住了,玉素新人这是没有算上她吧。
也是,毕竟昨天她一整晚都没有上线,今天上线后也没在帮会聊天频道发言,新人不认识自己也是情有可愿的。
不过她可不想因为帮朋友忙没能参加第二天的副本活动,而让自己被大家抛弃,而且她也相信英雄醉帮会的每一个人,相信大家一定不会抛弃她。
前尘如梦咳了几声清清嗓子,正当她想要刷刷自己存在感的时候,果然有人帮她说话了。
第一个替前尘如梦回答清池浅浅的,不是认识她十多年的闺蜜铜锣烧,不是对她比对别人温柔几倍的师父繁华,不是爱与她研究boss机制的七月半夏,更不是经常跟她讨论奶医治疗方法的青之契约,而是只有在副本里才能见着的“战场狂人”白首天涯。
只见白首天涯夸张地张大嘴,他黑着一张脸,一边用手比划着一个大大的圆圈一边神秘兮兮地说:“你们刚来咱们帮,所以你们不知道啊,昨晚咱们团最最最重要的那个人不在。”
说着白首天涯手一摊,恹恹地叹了口气,“我再也不想打没有她在的副本了!”
“相信在坐的大多数人,也都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在……”环顾了一圈后,白首天涯又用低(沉的语调继续说,“见到昨晚出的那些垃圾之后。”
前尘如梦对于白首天涯对她的维护很感动,不过她不是很明白白首天涯最后的那句话。
不动声色地靠近铜锣烧,前尘如梦想要问那句让她不明白的话是什么意思,但看着黑着一张脸的铜锣烧,她觉得问了多半也是白问。
然而,在这个时候。黑着脸的何止是铜锣烧。
她一抬头,便发现除了新人外,别的人甚至是繁华都摆出了一张阴郁的黑脸。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昨晚大家不是拿到了绝情谷的首甲吗,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而是一件很不幸的事吗?
“啪啪。”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前尘如梦身后的七月半夏拍拍手。她拉着前尘如梦走到人群中间说:“啊哈哈,现在我就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英雄醉的‘黄金手’,如你们所见,她是一名攻医,名叫前尘如梦。昨晚要不是她现实中临时有事,我们可能就不需要再找人救场了。”
随着七月半夏的话,帮里的老成员们纷纷鼓起了掌,在大家热情的鼓掌声中。前尘如梦的脑中只有一个问题。
“黄金手”是什么,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称号?
将话题引出来的清池浅浅好奇地问:“‘黄金手’是什么?”
与此同时,新人中的处于领导地位的鬼魅也开了口:“原来是这样,这个前尘如梦我昨晚就注意到了,我们入帮前帮里装备评分最高的就是她,我之前还觉着奇怪,为什么你们不把她约来打副本。”
在听到清池浅浅的问话后,鬼魅的嘴角抽了抽。“呃,其实我对这个‘黄金手’也很好奇。”
七月半夏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问了个问题:“啊哈哈,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个星期是第一次去二十人副本,但是我们的装备分只比你们低一点点吗?”
鬼魅好笑地看了看七月半夏,自信地答道:“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你们刷起了所有十人本出的装备,包括评分超高的武器。而我们除了半套门派套装之外,其他装备都没法看。”
“话说,你们觉得刷齐十人本的装备很容易吗,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从十人本中毕业了吗?”这一次,接在鬼魅后面再次发说的。是七月半夏的好徒儿自挂东南枝。
自挂东南枝的话把几名新人全都问住了,他们几乎全都睁大眼睛好奇地等待着自挂东南枝的下文,除了……
“不会是你们利用bug每天打一次十人本吧。”说出这种让人哭笑不得话语的是万花丛中过。
不等老帮众们有什么反应,清池浅浅便用自己的胳膊肘朝着万花丛中过的脸砸去。
“嗷呜!”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而清池浅浅则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和善地笑着。
看着已经被暴力镇压的万花丛中过,前尘如梦总觉得这一幕很眼熟,她侧目看了看白首天涯,顿时明白了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七月半夏再次拍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这边,“嗯,既然大家现在都是一个帮的人,这个原因也没必要瞒着你们,反正早晚都会知道。”
七月半夏将前尘如梦带到一旁坐下,她朝着自挂东南枝挥挥手表示具体的内容,还是让自家徒儿来说。
自挂东南枝点头道:“话说,如果你们打副本的时候,每个boss爆的装备全都是自己没有的,你们也一定可以很快拿起装备。”
走到前尘如梦的身边,自挂东南枝拍拍她的肩,激动地对新人们说:“小梦的幸运值高到爆,只要摸尸体的人是她,就不会像昨晚一样总是出没人要的垃圾装备。”
在自挂东南枝解释的时候,白首天涯大摇大摆地走到前尘如梦的椅子后面。
自挂东南枝刚说完,白首天涯就用双手手掌同时指着前尘如梦,像做电视推销一样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要9998,也不要998,只要带上咱们的梦老大,极品装备抱回家!”
当然,这样作怪的白首天涯很快,就被七月半夏师徒俩一同暴力镇压了。
收拾完白首天涯,七月半夏师徒俩也摆出了跟清池浅浅一模一样的和善笑容。
跟闺蜜用密语交流了一下之后,前尘如梦终于明白,原来繁华告诉她的情况里,还少了一件大多数人都觉得很重要的事,那便是boss爆的装备。
她去摸尸体的时候,出的装备不仅是有人需要的,其中还有很大的可能出现武器,这一点早就被大家熟知。
即使摸尸体的不是她,但只要她也在团里,出的装备也不会太差,这一点在某些人手快地抢着摸装备之后,也被大家认可。
昨天,她不在团里,摸尸体的人当然不是她,那么到底出了什么呢?
她的闺蜜是这样告诉她的。
【密】铜锣烧: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必须是“黑”。
【密】铜锣烧:具体的说,就是没武器,每个boss都出两个同一门派的套装兑换卷、三件相同的散件,最关键的是所有兑换券全都是龙腾的,而所有散件全部都是贞明t专用的!
【密】铜锣烧:你家子静轩套装基本上凑齐了,还有咱们的主t小明,也变成了一个超级肉的肉盾,其他人嘛,没有一丁点变化。
这种巨大的反差,也难怪大家的会露出这样一张黑脸。
不过……
【密】前尘如梦:什么叫“我家子静轩”,我和他是清清白白的师徒关系!!!而且我真的不认识现实中的繁华。
很少用感叹号强调的她,终于忍不住连着用了三个感叹号,只希望闺蜜不要误会。
【密】铜锣烧:切,谁信。
在看到铜锣烧对她做的鬼脸后,前尘如梦又收到了一条来自前者的密语。
【密】铜锣烧:别忘了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五万金,别忘了昨晚那一百万金的帽子图纸。
什么?什么!她没看错吧,铜锣烧说的是一百金,是她眼花多看了一个字吧。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前尘如梦再次看向聊天窗口。
“一百万”,真的是“一百万”没错!
天啊,一百万金,繁华疯了吗,他是怎么把一百万金和不贵这个词联系到一起的。
难不成有钱人认知中的不贵,与她所认为的不同吗?
之前她还觉得枝枝白拿那把五十万的武器不太好,现在她自己却白拿了一张价钱比武器高了一倍的图纸,这让她如何自处。
虽然她有心把图纸钱还给繁华,但这可是一百万金啊,换算成现金将近三千五,这要她怎么还,一个月不吃不喝吗?
再者说,如果她把钱换给了繁华,他也很可以还是以钱袋满了为由,把一百万也存放在她的钱袋。
唉,或许在出繁华需要的装备时,由她帮忙拍,是唯一的还钱还人情的方法了,只是到时候,希望繁华不要拒绝。
不过,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样互相帮拍装备怪怪的,但如果要她说具体是哪里怪了,她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也许是她想多了吧。
就在前尘如梦被铜锣烧口中的“一百万金”砸的晕头转向的时候,这次会议讨论的主题也有了结果,而这个结果的产生却和前尘如梦没多大关系。
因为,在八名新人中,有一个名叫凹凸馒的神医谷姑娘,她是一名奶医。
在现在这种打副本带一名奶医都嫌多的时期,身为奶医的凹凸馒和青之契约同时只能有一人出现在团队中。
有一点值得庆幸的,那就是这个凹凸馒和青之契约一样,不是每天都能上线玩游戏。
让大家觉得巧的不能再巧的是,凹凸馒不能上线的日子,青之契约都能上,反之亦然。
那么现在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只要把凹凸馒和青之契约当成一个人,英雄醉帮会的二十人副本固定团就可以把所有人都算上。(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