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京城
一个规模不小的帮派总坛,中门打开,两扇铜漆大门被雄浑的掌力震裂成几截,与一块破碎的牌匾散落在一起,总坛内,一面象征着帮派荣誉的旗帜黑漆漆的被践踏在地,被穿梭不绝的飞鱼袍锦衣卫无情踩踏。
“踏”“踏踏踏踏……”
络绎不绝的步履急快地汇聚到总坛之中。[]全球论剑114
一批批的锦衣卫层叠聚集到厅堂之外的空地和门廊,刀光剑影,杀气腾腾,将厅堂围得是水泄不通;
墙头四周,大批弓箭手强弓在握
目光所至,箭矢直指厅堂大门
场面剑拔弩张
“宗令大人到”
随着一声高亢洪亮的唱喝,自大门位置,锦衣卫『潮』水般左右分开。
紧接着,三名衣着华丽的锦衣卫头领,一前二后,握剑急行,从满地的尸体之间穿行而过,来到了厅堂之外。
为首一人身材魁梧,太阳『穴』高高鼓起,龙行虎步间,给人以无穷的压迫,站定之后,目光冷厉地扫视一圈,视线最终落到被毁去大半,起不到遮掩效果的厅堂之门的内部。
总坛的厅堂内,大批锦衣男女满面不忿、惊恐之『色』,刀剑相对地朝着外面,身子却不曾往外迈出半步,因为在他们的身前,就有不少『插』满了箭矢的同伴的尸体
“本人京城宗令,奉圣谕,清理一切胆敢劫掠贡品的『乱』臣贼子”锦衣男子面『色』肃然,双手朝天一拱,冷然宣布:“黑雨门,犯上作『乱』,胆敢劫掠天子贡品,罪不可赦今日,本令便让你们知道与朝廷作对的后果。”
“来人”
宗令后退一步,大手一挥:
“黑雨门上下格杀勿论”
话音一落,数百锦衣卫目『露』凶光,杀气腾腾;
“冲”
嗖嗖嗖嗖
瑟瑟不绝地箭雨自墙头四周『射』出,强弓下的箭雨如同一根根夺命利器,轻而易举地洞穿了不算厚实的门窗,将黑雨门一干人等最后的栖身之所搅得支离破碎……
不少玩家没有腾挪闪避的余地,眼睁睁看着无数箭矢『射』来,从身上扎出无数血洞,一批批的颓然倒地;
轰轰[]全球论剑114
一轮箭雨刚刚过去,本就支离破碎的门窗被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撞破,黑压压的大批锦衣卫,如狼似虎地破墙闯入进来,逢人便杀
强攻帮派总坛的都是锦衣卫里的高手,一个个的身手均达到了造化境,配合锦衣卫高级的飞鱼袍、护心境、软甲,防护能力不是普通玩家能够破开的……
黑雨门一众弟子抵抗数秒后便发现根本不是锦衣卫的敌手,几乎是摧枯拉朽的声势,这边的人成片倒毙,剩余的人马越来越少
黑雨门门主被护在最后面。
眼看总坛四面墙壁都被破开大洞,身边之人越来越少,毁帮灭派只是眨眼之间,眼中闪过一丝凄然……
“朝廷鹰犬来杀老子”
怒喝一声,黑雨门门主『操』起手中巨斧,火车一般劈退两名锦衣卫高手,杀入人群
“保护门主”
“大家一起上”
“**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在黑雨门门主的带动下,为数不多的黑雨门门人爆发出惊人战意,破釜沉舟地朝着外面突围。
可才冲到门口……
噗噗噗噗
漫天箭雨飞洒而至,黑雨门门主还未来得及站稳,直接被守候在外面墙头的无数弓箭手万箭穿心扎成刺猬,眼中神采迅速消失,“咚”双膝重重跪倒,高傲而充满了不甘、愤怒的头颅,不自然地垂落。
杀戮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数分钟后,黑雨门总坛基石被毁,锦衣卫撤出去的刹那,帮派彻底从江湖之中除名
这一消息很快震惊整个江湖。
消息传播期间,京城至少有三十多个门派被锦衣卫,东、西两厂,六扇门带了大队人马毁灭,门派上下,无一幸免。
天子一怒,天地『色』变
动员锦衣卫等执法机构力量镇压的同时,力度逐渐加大以京城为中心,迅速向周边城市蔓延。
很快,各大帮派得到这个消息,但凡将贡品劫入到总坛存放的都惊得魂飞魄散周边城市的门派都不敢有半点怠慢,纷纷转移。
极少数的一些门派本来见都是京城的门派横遭不测,还以为只要不在京城就没事,一边小心护着贡品的同时,躲在自己的总坛驻地幸灾乐祸,直到各路朝廷兵马包围驻地的一刻,等待他们的都是飞灰湮灭。
一夜之间,至少上百个门派因为消息闭塞或应对不及等各种情况,覆灭在朝廷庞大的执法机构之下。[]全球论剑114
而在此期间,玩家们发现,但凡只要把贡品送出城,朝廷似乎就追查不到,甚至不会通缉他们的帮派……
于是,越来越多的门派不敢怠慢,所有贡品全部送出城,找寻安全的地方,等待度过天子寿诞。
然而
他们却不知,虽然躲掉了后面的猛虎,城外迎接他们的却是一群比猛虎更加可怕的群狼
……
徐州城,紫阳门数百人马全副武装、如临大敌,浩浩『荡』『荡』地押运镖车离城,紫阳门门主面『色』凝重,带领鬼璇等一众高手亲自坐镇护卫镖车的安
然而。
在经过一片林子的时候,茂密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一道道的惨叫和示警。
“啊……”
“敌袭”
在左右护航的探子接二连三地传来噩耗。
“所有人原地列阵保护镖车”
马背上的紫阳门门主反应极快,长剑出鞘,不慌不忙地高声指挥,让四周略感慌『乱』的门人迅速镇定下来。
“天影带一队人进去看看。”
“是”
一名身材瘦小匀称的男子迅速领命,带了十人进入林中……
进去没多久仿佛就遭遇到了强敌,一阵急促的惊呼响起,紧接着就是纷『乱』短暂地刀剑交鸣,迅速靠近,迅速减少,然后静默无声。
战斗仿佛就结束在靠近山道的地方,很近,很近。
“备战”
这一下,紫阳门门主终于『色』变,手掌高高竖起下令护卫左右的数百弟子团团围聚到镖车四周,刀剑呛然林立,战意十足。
一系列动作刚刚完成,林中却是突然传出密集的弓弦之音……
紫阳门一众骇然『色』变。
来不及反应,密集的箭雨劈头盖脸地从树林两侧攒『射』而至。
最外面的数批人马虽然奋力舞动刀剑格挡,架不住连绵的箭雨,迅速颓倒,一个个一个,一层一层。
当大批气息不弱的匪徒如下山猛虎般自林中杀出的一刻,紫阳门门主瞳孔骤缩,脸『色』惨白,连连策马高呼:
“弃镖”
“突围”
————
兄弟们果然给力
熬夜的采花贼很猛,起床的更是杀戈果断如悍匪
小黑眼泪哗哗的。
再猛烈一点,多爆点大神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