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离破碎的城市,枝藤密布的墙体。这是十二年前的那场“灾害”留下的结果。
轰轰轰!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在这寂静的废墟城市中此时显得是那么动听,如同天籁。最少这证明这这座弃城还有生人路过。
卡车上,一名较为英俊的年轻人,吹着口哨,双脚放在方向盘上,平稳的向前行驶。也亏是这末世使这城市没有了活人,不然像他这般开车估计分分钟都会被交警叔叔给拦下来。
后箱,十三岁的周隶通过护栏看着前面开车的年轻人一脸沉默。当车子压过不平的道路的时候,车厢中还会响起“哐哐”的声响。
车厢中有着将近二十个生物。为何说他们是生物而不是人呢?因为这些“人”中,有些人鼻子长着一只犀牛角,有的人半边脸都是蛇皮,口中时不时还吐着鲜红的蛇信子,显得异常的诡异。然而,这些现象在十六年钱的“灾难”后,显得在平常不过了。
周隶将视线收回,然后回到角落一名中年人的身旁坐着。
“周隶,有看清楚我们在什么地方吗?”周放问道。
一天起他们在一座小城镇中被这名年轻人抓住,也不知道要对他们做些什么。
周隶摇了摇头,“十二年将这里的一切都毁了,根本不能别辨别这里是哪里。”
周放颜色闪过一丝失落,“也不知道这人抓住我们是为了什么。”
“哼!这人恐怕就是臭名远昭基因工会的基因猎人。”周隶显然有些明白对方是什么身份。“抓我们无非是想将我们卖去分解工厂,将我们分解提取我们的基因标本罢了。”
“哎,我年纪大了,我倒是不打紧,再加上我这副身子。可是我担心的是你。毕竟你还这么年轻。”周放有些内疚,如果不是自己的基因太差,也不会连累周隶。
“周隶,听叔叔的话,等下有机会你一定要逃出去,不要管我。”
“不,我不会丢下叔叔不关的。”周隶摇头,‘“叔叔放心,我如今基因已经稳定,搭配也将近成熟,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释放基因,用我的独角将他刺死,然后我们一起逃出去。”
一旁的一只哈士奇狗看到听到周隶的话后,非常人性化的渺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咳咳”
“咳”
叔叔,叔叔,你没事吧。周隶见周放咳嗽愈发严重。
“水!”
“我要水!”周放来到护栏旁,对着前方开车的劫犯叫到,“给我水,喂,听到没有。”
年轻的劫匪听在驾驶室听着歌嗨得正爽,突然被这名一下打断,不由的一阵恼怒。
“吵死了,小鬼,你知不知道水这种东西有多贵啊?把你卖掉也不过是两瓶水而已。你让我给你水,就相当于让我把我的财产给你,你这跟打劫有什么区别。”
“求你了,我叔叔的青蛙基因混合者,在不喝水的话他会死的!”周隶童真的双眼渴望的望着那个年轻的劫匪。
年轻的劫匪揉了揉额头,回过头看着他,“没听说过做人质的还来打劫劫匪的,小鬼,你还真有意思。”
周隶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希望这位年轻的劫匪大人能够行行好大发慈悲。
“周隶,算了。”周放叫道,他知道这位年轻的劫匪是不可能给他们水的,要知道如今末世,一瓶纯净无基因污染的水可是比一条混种人的姓名还要值钱。
“可恶”
“王八蛋!”周隶用脚踹在车厢的墙壁上,砰砰作响。
突然,先前那只在他们旁白的哈士奇不知从何处叼来一瓶水,来到了周隶面前。
“呃,你是从哪得到的。”周隶问道,不过还是接过来了这只“哈士奇”的水。
“叔叔,水来了。”
“啊,水!”
“有水,他有水!”
“水啊”
“水!”
纯净水的出现,如同波涛汹涌,在后箱中掀起参天巨浪。混种见到水几乎有些失控。
“吼”
“汪!”
先前面容懒散的哈士奇,突然爆发凶性挡在周隶身前。大有一副谁敢上就咬谁的感觉。一时间,先前有些失控的混种们也全部老老实实的退回到自己待的地方。
“这狗好奇怪,莫非它也是基因混合者?就是不懂它是人混合狗的基因,还是狗混合了人的基因。”周隶想道。
两小时后,周隶他们被年轻的劫匪带到了这座废墟城市的边缘地带。
轰轰轰!
两扇巨大的铁门打开发出巨大的声响,任谁也不想想到,在这如此偏僻,荒芜人烟的废城竟然还有一个如此大规模的工厂。
一个粗壮的壮汉带着几人来到车旁,壮汉顶着个光头,脸上一道伤疤从眼角直接划过嘴角,显得异常的恐怖,特别是这壮汉的眼角,被他看着就恍如被一只凶残的恶狼盯着一般。令人瘆得慌。
“嗨,虎老大。”年轻的劫匪从汽车上下来打招呼道。
“易白?”光头壮汉问道,声音犹如鬼魅一般。
易白来到车后,打开卡车的后门,“20个混合体。收货吧”
“很好。”王虎道,有了这二十混合体的,他就能提炼出足够的基因试剂,然后去大城市换一批不错的装备或者提升实力的基因试剂。
“下车!”
“全部排好队”
“统统往这边走!”
几个拿着冲锋枪的人对着车厢内的周隶众人喊道。
“周隶过来。”周放招呼周隶过来,然后如同母鸡护仔一般的护着他。
磨蹭什么!
快点!
看什么看。
“哒哒哒”一个冲着空中开了几枪。
“啊!”混合青蛙基因的周放大叫,这些巨大的声响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快走!不然我现在就让你脑袋开花!。”一个人拿着抢顶着周放,语气非常不善。
“可恶!这些人,好想基因释放直接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可是这样恐怕叔叔也会死在这里了。”周隶双手紧握。
不想挨枪子的就给我赶快走!
…………
一边,一栋小洋楼的二层走廊上面。
“易白,虽然跟你是第一次合作,但是这些基因混种成色都不错,干得漂亮。”王虎一旁道,“不过那只狗的混合种太常见了,卖不出上面好价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