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原地,钱宁的眼眸中微微的有些失神。“真是可怕。”颤抖的低声道,仔细感受着空气中的灰气,他瞬间似乎有种自己这身处在河流当中的错觉。灰气的水流扑面而来,他不易觉察地稳了稳步伐,就像是河水当中的礁石一般。
身旁的另外几个试炼者显然也感觉到了有些什么问题,比如,那个一只低垂着霰弹枪口的耗子,这人用手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幅度有些大的打了个冷战。众人反应各不相同,一边的豺狼和松狮明显像是比耗子与贝雷帽女人的情况好上不少。
“恩?”正打算转身离开,钱宁面不改色的“看”着空气中那些如同浓茶入水的灰气,无意间又看了眼边上的那具静坐不动的尸骸,像是敏锐的发现了什么,他凝了凝神,眼睛本能的半眯了眯。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眼睛打量了下这具在昏亮月光下保持死前盘坐姿势的骸骨,它身上的红袈裟在微风下拂动着,宛若二月的柳絮。
锡杖的阴暗面,两枚岛国铭文字样的东西被他瞧见。“神,泉?”借助空间的翻译能力,他下意识张开嘴唇拼着读了读。而那些渐渐散开来的灰气却被这尊尸骨挡住了一般。
“能量膜吗?”身体再次半蹲下,钱宁面无表情的仔细感受着。空气中,那些随风飘荡的灰点气体在即将要接触到地上这副披着红袈裟的骨头大概还有三毫米的距离时,便又被自动的弹开了,就好像是磁铁之间的同性相斥现象一样。
下意识地竖指向前,他好奇地朝着尸骸表面那层把灰气与空气分隔开来的地方用食指戳了戳。并没有什么异样感,就连最细微阻挡的感觉都没有,仿佛那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就只是把灰气挡在外面一般。
重新站起身来,钱宁摇了摇头,他平静地扫了眼边上的另外几人,明显能从豺狼与松狮的眼眸里看到几丝焦急的神色。这两人看着自己手中的盒匣,许是在掂量与忌惮着这个赤手空拳男人的实力,所以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事?”他对着红色短发的男人问道,让边上的贝雷帽与耗子都将视线转移了过来。
“那个……”这个穿着特种战术长裤的豺狼应道,他咽了咽口水之后,看了眼边上默不作声的松狮,像是在征求着那个金色卷发男人的意见。对方点了点头。
“叫我……”钱宁的目光闪烁了下,他的内心里本能的否定了上个世界曾经用过了的岛国名字。脑袋微微低了低,心里面一个又一个的代号在他的沉吟下略过,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将头重新抬起,与那双有些躲闪的目光对视了下。
“鳟鱼,恩,就叫我鳟鱼。”他面不改色道,像是丝毫不在意对方知道自己用的是假名一般。边上的耗子听见这个从钱宁嘴里吐出来的词语,下意识想笑,但许是看见眼前强者一本正经的神色,这个家伙抿了抿嘴,又将原本要笑出来的声音压了下去。
“鳟鱼大哥,我和松狮是认识的,我们只是装作互相仇视……”豺狼有些慌不择言地说道,却被边上与之对视的钱宁毫不犹豫地给打断了。“这个我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钱宁冷冷地盯着这个试炼者,总感觉这人隐瞒了自己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们觉得两人合力抢不走自己手里的主线任务道具的话,估计他们连告诉自己都不会。毕竟消息要积分。而因为空间的原因,所以试炼者之间的交往都是带有利益交换性质的,无论队不队友。换句话说,试炼者其实都是自私的。像自己之前见到的那种死前善言的老头,基本只能算是凤毛麟角而已。更多的从自己听到的东西来看,应该是死前拉个垫背。
“那个,我之前低价从一个进入考验世界的资深者那里买来了一批关于他所经历的各个世界的消息,其中就有关于你刚刚嘴里所说的神泉的字眼。”豺狼的语速很快而且有时还会吞吐几个字眼,钱宁站在那里倒还能够勉强的听得清楚。
“从那个资深者的描述来看,他在犬夜叉世界做主线任务时就有一个是在神泉寺内帮助一个叫做神泉法师的光头僧人,封印了一只叫做炼狱鬼的鬼怪。那只怪物实力很强,一般经历了四个世界的试炼者根本都不是那只怪物的对手,他是趁着一支三人试炼者队伍将那只炼狱鬼重伤的机会才割下了炼狱鬼的头颅,神泉法师才得以将这只鬼怪封印住。”
“炼狱鬼?”听见豺狼嘴里的名字,钱宁下意识嘴里重复地低喃了声,他眼睛又看了眼地板上的尸骨闪过丝明悟。“地板上的这具尸骨从锡杖来看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神泉法师了。那么,刚刚那股惊人灰气的主人,不言而喻。那只东西既然能够弄死那个试炼者,估计也快破开封印了。看来必须要赶紧离开这里。”心里做着打算,从空间一项的表现来看,自己这伙人未完成主线任务多半是会进那只炼狱鬼或者野外妖怪的肚子里了。
边上的贝雷帽听到这个词汇像是想到了更多的东西,她张了张嘴,见钱宁一脸思索的神色却便又不好再说些什么。或者说,她认为眼前这个经历了不下于五个世界的强者说不定早就想到了自己所想的也不一定。
瞥了眼身后那个刚刚临走前还想着拔走那杆锡杖的耗子,一副贪财雇佣兵的嘴脸。钱宁的眼神让那家伙的手下意识的缩了缩。“我们走。”他抬头看了看远处鸟居那边忽然刺破黑暗的一抹亮色,面无表情的说道。拂晓了,尽管天空大半依旧还是黑暗。朝着鸟居的方向向下,身后神社后面响起了一阵破裂的声音。
地动山摇的,仿佛整座山都要裂开来了一样。一道红光从那边亮起,让这五个人不禁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
大概半个钟头后,一个身穿残破战甲的青色人型生物站在了神泉寺的鸟居前。张嘴咬了口右手爪里抓着的生人类大腿,这个满嘴利齿的鬼怪嚼了嚼,用猩红色的瞳眸看着面前这由几根大红木头搭建而成的鸟居。
又往前又走了几步,几道噼里啪啦的蓝色光弧忽然从空白的地方溅了出来,就有如同一张白蓝色的玻璃罩一般。结界。
“人肉。”目光看向钱宁他们刚才离开的方向,往前又靠近了几步,看着面前反应越来越剧烈有如沸水的光弧,炼狱鬼停止了脚步。颇为忌惮的瞧了面前的白蓝色一眼,它坐下,抓着大腿又咬了口,嘴里自言自语着。“算了,这次刚长出头,就先暂且放过你们了。”
又有些厌恶的抬头看了看那边渐渐透亮的天色,它红眸闪烁的坐在原地,时不时咬一口大腿肉,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东西。身后,那座破旧的神社也在它吃完手里最后的一块肉之后忽然亮了起来。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