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城市,充满着与时代不符的超高的科技感——学园都市——括理事会会长亚雷斯塔·克劳利花费数十年建立。位于日本国东京西部(也包括埼玉县和神奈川县一部分)的圆形城市,其陆地亦被日本包围。
政府将东京西区开发较慢的区域一次全部收购后,建立起这座“学园都市”,面积约东京都的三分之一。这个“学校之城”包含了数十所大学与数百所学、初中及高中,总共有一千个以上的大“研究机构”。人口将近0万,八成的居民(超过一百八十万)都是学生。“学园都市”拥有世界上最尖端的科技,比外界先进二三十年,是科学世界的领导者。学园都市的由统括理事长亚雷斯塔·克劳利花费50年的时间创建,由“统括理事会”全权管理。由于技术、研究多数都是高度机密事项,学园都市内的警戒体制非常严格,对人员进出有严格的限制。
学园都市是一个由二十三个学区构成的巨大的教育机构的集合体,以发掘超能力而提供特殊的教育课程,主要靠从外部招收学生。除了教育机构,还有面向学生研究设施,生产、商业设施,国际展示场,国际机场等等在都市内生活的所需要的生活设施都齐备。
学园都市基本上是采取排外政策,不仅被围墙所包围,而且还有专门阻挡入侵者的警卫部队。学园都市的内外周围随时有人造卫星在监视着。
学园都市的学生,大部分居住在学校的宿舍中,并在各个学校中接受能力开发。学园都市的学生大都借由药物、催眠术与通电刺激等方式取得超能力。有各种类型不同能力,以范围和威力分为无能力者(level0)、低能力者(level1)、异能力者(level)、强能力者(level)、大能力者(level4)、超能力者(level5)、绝对能力者(level6),实际绝对能力者只是理论上存在进化为level6的可能,并没有哪一个角色成功进化为level6。并每隔一定时间会进行身体检查,重新测定一次,但学生中的六成是无能力者,而学园都市中超能力者也只有七人。
学园都市内部的区域划分,从第一到第二十三学区共个,每个学区有不同的功用。此外还有像都市传般存在的“虚数学区”。
天空中的飞船缓缓在夜空中航行着,上面的电子大屏幕上显现出第二天的天气状况。在高中生和国中生为主的第七学区内,黑发紫眸的少年静静地站在宿舍楼的天台上,衣角迎着风随意飘荡。
良久,方才感叹一句:“学园都市么?果然是不同凡响啊,即使在动漫里看了那么多次还是没有现在亲眼看见来的震撼。那么,接下来……”
少年的紫眸闪烁了两下,中性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狂傲的笑容:“就让我来看看这里有多么了不起吧。”
他就是我们的主角风昊,刚刚从型月世界逃脱回来,至于为什么会逃脱,原因还是在于之前那所谓的魔王竟然复活了另一位与他同样强大的魔王,还好风昊当机立断与盖亚和阿赖耶合力将两位魔王赶出型月世界,同时将世界隐藏了起来。
“经历了魔王那一战之后,世界大部分都或多或少被波及了,几个位面可能产生了交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混乱的产生,主人你还是走上一趟吧,更何况这次的奖励很丰厚哟~”
风昊想着想着,脑海中又浮现出系统那张精致的脸庞。
“哈~”风昊想到这里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对萝莉一抵抗力都没有,明知道系统腹黑,坑了自己不下十次,自己却还是要往火坑里跳。等等,这不就承认自己是萝莉控了吗?不对不对,我可没有那么奇怪的爱好。
“哟~主人,你的心声我都听到了哟,能被主人喜欢,我还真是幸福呢~”
“所以,不要老是没事做就偷窥我的心声啊岂可修!”
“好啦,好啦,这不是一不心么,何况这次我可是给主人带来好消息的哟~”
“每次这么,你有哪次带来的是真的好消息了。”少年叹了口气,嘴上这么着,却已经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势。
“嗯……大不了下次给主人暖床,补偿一下。”见风昊又要发飙连忙转移话题,“剧情开始了呢,主人,御坂美琴的位置已经锁定了。”
“哦?”风昊原本布满着不爽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大弧度的笑容,“带我去。”
“还有一件事……”
“嗯?”
“水银灯在召唤空间里她把酸奶喝完了,想出来,记得主人帮她准备好一箱。”
“一箱……亏她想得出来,我现在在学园都市就是一黑户,哪给她去弄酸奶。”嘴角抽了抽,并未理会这条消息,“更重要的是,带我去目标在的地方吧。”
“知道了,主人。”
?“……啧!可恶!可恶!啊~真是可恶!我实在有够倒霉啦!”
?上条当麻发出连自己都觉得很像变态的怒吼声,没命似地一路往前狂奔。
?他在深夜的巷中奔跑,同时往后面瞄了一眼。
?八个人。
?从刚刚到现在都已经跑了快两公里,还有八个人。上条当麻既非待过外籍兵团的厨师,也不是残存于现代的机甲忍者,一次要跟那么多人硬抗当然没有胜算。事实上高中生干架的时候,对手只要超过三个人根本就不可能赢,任凭你有多勇猛也是“没用”的。
?上条一路狂奔着,还像赶走黑猫似地踢翻了肮脏的塑胶水桶。
?七月十九日。
?对,都是七月十九日的错。明天开始就放暑假了,因为被亢奋的心情所影响,所以才会在书店买了看封面就知道铁定是地雷的漫画,明明肚子不饿却想吃好料,所以走进大众餐厅里,然后又看到一个国中生模样的女生,被很明显是喝醉酒的不良少年缠上,自己居然会想上前伸出援手──结果脑袋做出这类脱离常轨的判断。
?没想到从厕所里面,竟走出一大群不良少年的同伙。
?从前还以为拉死党一起上厕所,是女生的特权呢。
?“……我的苦瓜蜗牛地狱千层面都还没上菜咧,连一口都没吃到,却得被当成吃霸王餐的,啊──我怎么会这么衰啊!?”
?上条一路哇哇大叫拉扯着自己的头发,从巷子跑到了大街上。
?在月光的照耀下,面积将近东京三分之一大的“学院都市”里,竟然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一定是因为七月十九日,都是七月十九日的错!单身的上条在心中怒吼。随处可见的发电风车的三片螺旋叶片,在蓝白色月光与夜景灯火的映照下,有如单身贵族的眼泪般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上条像是要硬生拆散那些情侣似的。
?他一路跑着,还瞧了自己的右手一眼。隐藏在右手中的能力,在这种时候根本派不上用场。既没办法打倒不良少年,甚至连用来增加考试分数或去把妹也办不到。
?“呜呜!我真是不幸!”
?如果能把不良少年的“集团”彻底甩开,追丢上条的那群不良少年可能会打手机找人增援,也可能会骑机车过来。所以为了让他们“精疲力竭”,上条必须拿自己当“诱饵”,吸引他们不断地跑,就像在拳击比赛中故意一直挨拳头,藉以消耗对手体力的战术是一样的。
?反正上条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人”。
?根本不需要无谓的斗殴行为,只要能让对手追不上自己,让对手放弃,就算“赢”了。
?原本上条就对自己的长跑本事还挺有自信的。何况对手的体能早就被酒搞坏了,脚上穿的又是毫不实用的长靴,再加上没有保留体力的观念,打一开始就一路猛冲,怎么可能跑得久?在大马路与巷子之间来回穿梭,乍看之下似乎逃得很狼狈,但却清楚地看到不良少年们一个接一个脱队,每个人两手都撑在膝盖上面。真是太完美的计划了,竟然能够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完美的解决这件事。不过……
?“可……可恶……我干吗得把青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啊!”
?真不甘心。放眼望去都是充满幸福美梦的甜蜜情侣,而上条当麻却是孤鸟一只,总觉得有股非常强烈的挫败感。明明一过午夜就是暑假了,自己却是个跟恋爱与欢乐无缘的丧家之犬。
?背后传来了一名不良少年的怒骂声:
?“喂!臭子你给我站住!没种的逃命大王!”
?如此热烈的告白,让上条也火大了。
?“吵死啦!没扁你们就该偷笑了!你们这群iq80的猴子!”
?虽然明知道这样是在浪费能量,上条还是忍不住骂了回去。
?“……你们能毫发无伤真该感谢我!”
?在汗水与泪水中又跑了两公里左右,终于跑出了市区,来到一条大河旁边。河道上有座大型铁桥,长度大约一百五十公尺,桥上一辆车子都没有。造型朴实的钢骨桥梁没有灯饰照明,完全融入在有如黑夜大海的诡谲黑暗中。
?上条跑上夜晚的铁桥,回头一望。
?他停下了脚步。不知何时开始,后面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该……该死……终于甩掉了……”
?上条拼命忍住想一屁股坐下来的冲动,抬头看着夜空吸了口气。
?真的在没有开打的状况下把事情解决了。光凭这一就值得称赞自己一下。
?“你到底在玩什么游戏?当自己是保护不良少年的好人?还是热血教师?”
?一瞬间,上条浑身变得僵硬。
?由于桥上一灯光都没有,所以他刚刚没有发现。就在自己跑过来的方向,距离五公尺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女孩。她身穿灰色的百褶裙、短袖上衣与夏季用薄毛衣,是个看起来非常平凡的女生,大约国中生年纪。
?上条看着夜空,半认真地思考要不要干脆就直接往后倒地算了。
?在大众餐厅被不良少年纠缠的女生,就是她。
?“……这么来,追我的人会一个个消失也是因为那样?”
?“嗯,我嫌碍事,都干掉了。”
?蓝白色的火花闪起,发出声响。
?这并不是因为少女身上带着电击棒,而是她并肩的茶色长发摇曳着,还发出阵阵如同电击般的火花。
?一个便利商店的塑胶袋被风吹向她的脸庞,那一瞬间,如同迎击装置般的蓝白色火花就把塑胶袋炸得飞了出去。
?“哇……”上条用疲累的声音喃喃自语。
?因为今天是七月十九日,所以才会在书店买了看封面就知道铁定是地雷的漫画,明明肚子不饿却想吃好料,所以走进大众餐厅里,然后又看到一个国中生模样的女生,被很明显是喝醉酒的不良少年缠上,自己居然会想上前伸出援手。
?但上条可不记得过他是为了“救那女孩”。
?他是为了去救那傻傻接近那女孩的少年们。
?上条叹了口气。这女孩就是这副德性,前后已经认识一个月了,彼此还不记得对方的名字,因为她不是来跟自己交朋友的。
?少女总是带着“今天一定要打赢你”的气势,热血沸腾地来找上条单挑,而上条总是敷衍了事地应付她。事实上在两人的对决里,上条从来没输过。
?其实只要随便输一场给她,相信少女也会满足了,可惜上条的演技太差。之前有一次他故意认输,结果少女面目狰狞得活像恶鬼,一整晚追着他不放。
?“……我到底哪里招惹到你了?”
?“我不能容许世界上有比我还强的‘人类’,光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如此无聊的理由你觉得就能成为随便欺负人的理由么?”半空中蓦然响起了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刺猬头少年与茶色短发少女两人齐齐抬头。
夜空中黑发黑衣的少年狂傲地笑着,那双紫色的眼眸泛着妖异的光芒……